• 第一百零三章练就好厨艺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59本章字数:3012字

    “咚咚咚!”正在路漫漫犯愁的时候,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路漫漫赶紧跑过去,打开门一看,发现居然是林青宇,不由的有些惊喜:“青宇哥,饭还没好!”想到厨房里的一切,路漫漫的雄心壮志也少了一半,对林青宇的声音也弱了几分,估计要被看笑话了。

    “我知道,我就是提前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林青宇想到昨晚路漫漫抱着菜谱的样子,虽然有菜谱,但是对不会做饭的路漫漫来说,有菜谱也没有多大的用处。

    昨天是为了不打消路漫漫的雄心壮志,林青宇才答应了路漫漫今天过来吃饭的,所以早上林青宇估摸着路漫漫也起床了,便想着过来搭把手,也好过路漫漫一个人不会做饭,到时候挫败感太强。

    说完,林青宇便朝着路漫漫家的厨房走去,当走到厨房门口的时候,林青宇的脚步顿了顿。

    林青宇虽然过来的时候,心里还是准备好了路漫漫手忙脚乱的场景,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居然厨房凌乱成这个样子,林青宇心里暗自的摇头,还好自己提早过来了,要不然这段午饭还指不定是不是连晚饭一起吃了。

    厨房里,路漫漫刚才还正准备收拾的鱼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蹦跶到了地上,现在正一弹一弹的在地上弹的开心。

    林青宇弯腰捡起那条鱼,扔进水槽了里,然后又从傻站着的路漫漫手上拿过那把小刀,便俯身往那条鱼伸去。

    “青宇哥,你小心!”路漫漫忽然出声呼唤道。

    “怎么了?这鱼还会咬人吗?”林青宇停下了动作,有些不解的看着路漫漫,又看了一眼水槽里的鱼,这不过是一条很普通的鲫鱼而已啊,路漫漫干嘛这么激动害怕的样子。

    “咬人倒是不会,鱼比较不好处理,太滑溜!”路漫漫如实的告诉林青宇,其实路漫漫还省略了不少,比如自己刚才已经跟这条鱼搏斗了很久了之类的。

    当林青宇开始动作的时候,路漫漫才是受到了惊吓,只见那条原本还到处跟自己作对,让自己无从下手的鱼,在林青宇的手底下,丝毫不敢动弹。

    只见林青宇麻利的按着鱼的身子,去鳞,洗鱼,不消一会功夫,那条让路漫漫很是头疼的鱼,便在林青宇的处理下,干干净净的躺在了路漫漫家的盘子上。

    路漫漫吞了吞口水,不好意思吱声,原本说好了自己请林青宇过来品尝自己手艺的,可是却连一条鱼都处理不好。

    中午饭,路漫漫又变成了打下手的了。

    “盐……糖,在那里?”林青宇系着围裙,站在灶台前,拿着锅铲,不断的在锅子里翻炒着。

    而一旁的路漫漫跑来跑去,不断的寻找着林青宇需要的材料。

    自那以后,路漫漫虽然受到了打击,但是越挫越勇这句话形容的就是路漫漫,在林青宇的帮助下,路漫漫的午饭总算是顺利出来了。

    但是这并没有让路漫漫打消继续提高自己厨艺的念头,路漫漫只要一口空,还是会经常跑去菜场,买菜做饭,继续锻炼着自己的厨艺。

    而林青宇也时不时的会被路漫漫请到自己的屋子里,有一开始的充当路漫漫的导师,指导路漫漫对每一个菜肴的操作,到最后慢慢的变成了路漫漫的助手,后来,就变成了吃现成的了。

    不过自从路漫漫去了齐家以后,林青宇也没有再尝过路漫漫做的菜肴了,说道这个,林青宇还很是怀念路漫漫的手艺,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路漫漫的厨艺比林青宇更有味道。

    “今天怎么这么晚了还回来?”林青宇跟路漫漫慢慢的朝着家里的方向走去,问道。

    因为林青宇知道路漫漫现在都已经住在齐家,原本这个点,很少看到路漫漫回来,所以不由的有些奇怪。

    “哦。修远的爸爸妈妈从澳大利亚回来了,给我妈带了一些东西,让司机给我送过来了,等一下我就回去!”路漫漫拎着手里的东西,对林青宇说道。

    “原来是这样!”林青宇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地方,果然停着一辆黑色的宝马车,那个就是等会要接路漫漫回去的车子吧。

    路程太短,还没有聊上几句,便到了家门口,林青宇看着正准备要进门的路漫漫,说道:“周末一起吃饭吧,漫漫,好久不见了,好好聊一聊!”

    “好啊,青宇哥,后天见?”路漫漫高兴的点了点头,确实有段时间没有跟林青宇好好的聚聚了,路漫漫也不知道林青宇是不是忙,所以也不敢随意的叨扰,眼下见林青宇这么说,路漫漫当即开心的点了点头,答应了林青宇的请求。

    “恩!那你进去吧!”林青宇点了点头,对路漫漫说道,看到路漫漫走进了自己的屋子,便也开门走进了自己的屋子。

    “漫漫?!”李莉听到门口有响动,正准备从房间里出来看一看,便看到门被打开,路漫漫的身影探了出来,有些吃惊的看着进门的路漫漫。

    “妈,你还没休息吧,伯父伯母从澳洲给您带的东西!”路漫漫提了提手上的东西,示意了一下,便放到了一旁,朝着李莉走去。

    “这么晚了,干嘛还送过来,什么时候送不能送!”李莉拉过路漫漫的手,慈爱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早点送过来,你可以早点吃啊。再说我明天要上班,白天哪里有时间!”路漫漫笑着说道。

    “修远爸妈不是去澳大利亚旅游了,怎么忽然回来了?”李莉还记得当时订婚的时候,齐名书说要带着刘艳出去走走看看,将公司和家就交个路漫漫和齐修远打理了,自己不在管事。

    李莉原本以为没过半年几个月的,齐名书夫妻二人是不会回北林,这才多久就回来了,李莉还真是有些奇怪,难道是齐名书的身体不行了?

    毕竟当初齐名书将齐修远叫回国,就是因为身体状况越来与不好了,想到这个李莉不要的有些担心,毕竟路钟鸣离开以后,自己和路漫漫的生活,齐名书还是很是照顾自己母女俩的,李莉关心的问道:“修远爸爸的身体状况怎么样?”

    “妈,伯父很好,澳大利亚的水土养人,伯父看起来还年轻了不少,这次突然回来,可能是就是想回来了吧!”路漫漫耸了耸肩,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齐名书和刘艳两个人忽然回家,确实是有些措手不及。

    不过齐名书和刘艳一回来,齐修远便不在家,还被逮个正着,不知道眼下是怎么个状况,齐修远可不要误会自己才好。

    不过这也不是路漫漫考虑的问题,齐名书和刘艳回来,路漫漫也是等他们两个到了机场之后才接到的电话,路漫漫当时也没有多想,还以为齐修远是早就知道了这个消息的。

    不过到了饭点的时候,齐修远还没有回家,路漫漫还是有些意外的,她以为齐修远只不过晚点回家而已,哪里想到居然丝毫都不知道齐名书和刘艳回到了北林。

    路漫漫也一直的被刘艳和齐名书拉扯着在唠嗑,路漫漫也抽不出时间来给齐修远通风报信,看到后面齐名书的意思,路漫漫觉得二老回来就是为了查看齐修远的。

    难道是齐名书和刘艳两人在澳大利亚察觉到了什么吗?

    路漫漫觉得很有可能,齐名书和刘艳忽然从澳大利亚回来就是为了看看自己的儿子齐修远将日子过得怎么样,毕竟李嫂还跟自己和齐修远住在别墅里,路漫漫记得刘艳在临走之前,对李嫂千叮咛万嘱咐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让齐修远欺负了自己。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最近跟齐修远的关系有些紧张,李嫂察觉到了什么给刘艳和齐名书打了电话,二老担心自己才从澳大利亚赶了回来。

    想到这个,路漫漫的心里不由的有些酸楚,知道齐名书和刘艳是打心眼里的对自己好,疼爱自己,可是一想到齐修远跟方莲的关系,路漫漫就觉得苦不堪言,实在是有愧于二老对自己的疼爱。

    “漫漫,你在想什么呢?”李莉看到自己的女儿看着窗外黑漆漆的夜景,有些走神,不要的关心的问道,难道是齐名书和刘艳的回来,让路漫漫有了什么困扰不成?

    “没有吗,我只是在想工作上的事情!”路漫漫听到李莉的话,也不想让自己的母亲担心自己,当即挂上了招牌式的笑容,将脑袋埋在李莉的肩上,撒娇的说道。

    李莉抚上路漫漫的脑袋,揉着路漫漫柔顺的长发,带着一丝的宠溺说道:“工作就不要这么操心了,又不是别人家的公司,你齐伯伯的公司又没关系!”

    “妈!”路漫漫抬起头,说道:“话也不能这么说呢,虽然是齐伯伯的公司,但是立达有那么多双眼睛看着,我已经是个空降部队了,总不能让大家觉得我是个白拿工资不干活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