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九章反锁也没用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7:00本章字数:3002字

    刘艳的心思,路漫漫很是明白,所以路漫漫也丝毫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满,当即将眼前的鸡汤用勺子勺着,一勺一勺的往自己的嘴里送。

    “好喝吗?”刘艳看着路漫漫低头喝着鸡汤,不由期盼的问道。

    “恩!好喝!”路漫漫抬起头,对着刘艳甜甜的一笑,点了点头,继续喝着手上的鸡汤。

    “好喝你就多喝点!”刘艳见路漫漫喜欢,不由的很是高兴。

    “好!”面对着刘艳的热情和期待,路漫漫只能是硬着头皮灌下了一碗碗的鸡汤。

    坐在主位上的齐名书看着刘艳往路漫漫的碗里加菜,路漫漫也是满脸堆笑的吃下了一盘盘的菜,不禁无奈的摇了摇头。

    但是齐名书什么也没有多说,毕竟妻子的一片热情齐名书是知道的。

    刘艳的出发点也是为了齐修远和路漫漫好,想让齐修远和路漫漫生个孩子,也能让两个人的夫妻关系因为孩子而更加的紧密和牢固,所以齐名书也不忍心阻止刘艳的举动,害怕伤了妻子的积极性,毕竟难得看到刘艳对什么事这么的上心。

    不过看着路漫漫来者不拒的将刘艳给的菜肴全都塞进了嘴巴里,齐名书也有些看不下去了,齐修远和路漫漫的婚事虽然当初自己也很是强硬。

    但是这是为了当初的约定,不能失信于人,所以才强行的要求齐修远从英国回来跟路漫漫订婚。

    但是订婚之后两个人的感情发展,齐名书也没有刘艳这么着急,倒是觉得可以让孩子们自己去慢慢的接触,去了解彼此。

    齐名书想了想,决定过几天在将刘艳带走,要不然让刘艳留在家里,对路漫漫和齐修远来说,反而是一种折磨。

    晚饭路漫漫就在不停的吃吃吃当中结束了,路漫漫只觉得自己的肚子都要撑爆了,好久都没有吃过这么多的东西了。

    路漫漫是很想不吃了的,但是刘艳这么热情的一直给路漫漫布菜,路漫漫也不好意思当着刘艳的面拒绝。

    吃晚饭,李嫂忙着收拾,齐修远觉得待着也没有自己什么事,便早早的躲到了自己的房间。

    齐修远上了楼,便坐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发呆,忽然想到了什么,便重新的走到了房门边上,将房门给关上了,还从里面给房门上了锁。

    不是齐修远多此一举,实在是齐修远觉得晚上按照自己母亲回来后的表现,齐修远觉得很有可能,晚上路漫漫又会被自己的母亲给塞到自己的房间里。

    虽然昨晚齐修远并没有对路漫漫做什么,但是两个人在房间里,多多少少总是尴尬万分,而且无论是谁睡在沙发床上都是一整晚的休息不好,所以齐修远索性就提前将房门锁好,也省的刘艳将路漫漫送进来。

    进不来,总没有办法了吧。

    路漫漫在楼下陪着刘艳和齐名书看了会电视,齐名书和刘艳毕竟上了年纪,精力不如年轻人们旺盛,这个点,刘艳便哈欠连天,准备休息了。

    关掉电视,齐名书率先回到了自己和刘艳的卧室,路漫漫也朝着楼上走去,但是路漫漫前脚刚踏上楼梯的台阶的时候,就感觉到身后有声音。

    路漫漫不禁的回头一看,看到了刘艳站在自己的身后,对着自己嘿嘿的笑着说道:“漫漫,你先上去吧!”

    路漫漫心里一咯噔,难道齐伯母是想看着自己是不是去齐修远的房间吗?

    路漫漫很想说,自己想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但是刘艳一直站在自己的身后,面对着刘艳的期盼的目光,路漫漫实在是开不了口。

    但是没有办法,路漫漫只能是硬着头皮,一步一步的迈上了台阶,朝着房间走去。

    齐修远的房间靠走廊的口子,路漫漫的房间在里面,就在齐修远的隔壁,路漫漫站在齐修远的房间门口,顿了顿。

    要不要进去,难道要自己主动打开房门进去吗?齐修远会怎么看待自己,万一自己晚上又控制不住的爬上了齐修远的床怎么办?

    微微的握着拳头,路漫漫咬着牙,脑海里不断的盘算着是不是该找个什么样的好理由,回绝刘艳的好意。

    路漫漫微微一扭头还没开口说什么,刘艳已经站在了边上,正满脸期待的看着,看着刘艳那充满期待的小眼神,路漫漫的心里就泄了气。

    “漫漫,进去呀!”刘艳看着路漫漫停在了齐秀云的门口,对着路漫漫努了努嘴巴,示意路漫漫赶紧进去。

    看着平时一直疼爱自己的齐伯母,那期待的样子,路漫漫实在是说不出来让刘艳扫兴和失望的话语,没办法,只能是咬咬牙,慢慢的抬起了手,双手握着齐修远房门的门把手,深深的吸了口气,轻轻地转动房门的门把手。

    “咦?”路漫漫发现门锁纹丝不动,在空出一只手,在房门上推了推,还是纹丝不动,路漫漫当即明白了过来,齐修远感情下手为强,将房门反锁了起来,进不去的话,是不是自己就不用跟齐修远共处一室了。

    “伯母!修远可能上班累了,已经休息了,不想我们去打扰他!”路漫漫不知道为什么,既为了能不用跟齐修远共处一室而松了口气,却又因为齐修远提前将房门反锁了而在心头涌上一丝的难过。

    看来齐修远也很不愿意跟自己呆在一起吗?一想到这个,路漫漫的心里就有着淡淡的失落,刚才还为了跟齐修远在一个房间里共处一室,该怎么相处,说些什么而烦恼的时候,现在自己连房间都进不去了,根本就不用想太多。

    “睡了?房间进不去吗?”刘艳上前一步,路漫漫赶紧的退后了一步,松开了握着门把手的手。

    刘艳上前握着门把手,拧了拧,发现门锁拧不动,看样子齐修远已经从里面将房间反锁了,当即毫不客气的抬手在门上拍了起来。

    “修远,开门?”啪啪啪,刘艳在齐修远的房门上拍的啪啪作响。

    “嘶……”齐修远皱着眉头倒吸了口气,伸出左手的小拇指在耳朵里掏了掏,刚才自己正在一门心思的看着恐怖小说,这刘艳突如其来的敲门声,让齐修远不由的吓了一跳。

    “哎呦,妈呀?你这是要吓死我啊!”齐修远拍着胸口,安抚着自己还在砰砰乱跳的小心脏,不由的说道。

    “修远,你开门!”;刘艳见齐修远没有出来,也不离开,更加没有放弃的意思,继续在门上拍着,有一种势必要让齐修远开门,势必要将路漫漫送进去。

    “伯母,要不算了吧?”路漫漫看着刘艳一直在门上拍着,而齐修远也没有出来开门,担心刘艳的手拍痛了,当即说道。

    “算了?漫漫呀,你不能这么惯着修远,这孩子打小我是惯着他,但是你不能惯着他!”刘艳对路漫漫摆了摆手,说道:“哪有你还没进房间,就将房门锁起来的道理,太过分了!”

    “臭小子,你开门!”刘艳继续拍打着房门。

    刘艳在门外一个劲的拍打着房门,齐修远想继续专心看小说也看不下去了,恐怖小说也变得不恐怖了,一点意境都没有了。

    “唉!”齐修远看着自己的母亲好像完全不想罢休的样子,担心自己的母亲在这样拍打下去,第二天她的手该肿成熊掌了,只能是叹了口气,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将手上的小说放回到了桌子上,朝着门口走去。

    握着门把手,齐修远双手轻轻的一个转动,便将房门的锁打开了,继而齐修远还没有拉开门,刘艳便感觉到了门把手的动作,提前一步的将房门打开,推门而进。

    站在门后面的齐修远一愣,当即一个快步后退,门框险险的擦着齐修远的鼻尖而过。

    “妈?你是想用门拍死你这个唯一的儿子吗?”齐修远摸着微微有些刺痛的鼻尖,哀怨的看着进门而入的刘艳。

    不知道为什么,齐修远觉得从澳大利亚回来以后,刘艳好像变得野蛮了许多,不在是那个温柔淑女的母亲了,难道是因为澳大利亚的风土热情太热烈了?

    自己的母亲被那里的风土人情给感化了?

    “瞎说什么?”刘艳无视齐修远一脸哀怨的看着自己,径直的拉着身后的路漫漫走了进来,对着齐修远说道:“漫漫都还没进来,你就把门反锁了,晚上让漫漫睡哪?”

    “家里又不是没有房间!”齐修远捏着鼻尖,嘟囔道。

    刘艳瞪了齐修远一眼,什么也不说,当即便转身离开了,然后亲自的将房门带上。

    齐修远和路漫漫正好站在门边,在看到刘艳将房门关上以后,便听到了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

    齐修远和路漫漫对视了一眼,彼此都明了,刘艳肯定是又将齐修远的房门用钥匙给锁上了,再一次的用这个方法将齐修远和路漫漫锁在了一起。

    看样子,自己的母亲是有备而来,现在连钥匙都随身而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