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二章假装恩爱一下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7:00本章字数:3004字

    齐名书端着手里的热牛奶,只觉得眼眶有些湿润,自己给刘艳的实在是太少了,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日后的生活中,能给刘艳一个安定的生活。

    不过刘艳多年来对齐名书的照顾也是付出得到了回报,后来齐名书的事业越来越好,从刚开始的一家小公司,慢慢的发展到现在的立达企业,刘艳也不用在忙碌家里的家务,一切都有保姆佣人在打理。

    而齐名书不管面对着商场中多少诱惑和吸引,始终都对刘艳不离不弃,对刘艳有着当初的那份感恩。

    房间了,因为刘艳和齐名书还在别墅里,路漫漫依旧是走进了齐修远的房间。

    两人照旧是没有什么好交流的,齐修远躺在自己的床上,玩着平板电脑,一副悠闲的样子,而路漫漫照旧是回到了那张沙发上。

    不过路漫漫这一次,没有再将沙发围了起来,毕竟昨晚自己起床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从床上摔下来的那一瞬间的疼痛,还是让路漫漫觉得浑身酸痛。

    所以,路漫漫决定不管晚上是不是还是爬上齐修远的床上,自己都不管了,就这么睡吧,反正也就是最后一个晚上了,明天齐名书和刘艳就离开这里,到时候路漫漫也可以回到自己的大床上去了。

    最后一个晚上,路漫漫无论怎么样也将就一下。

    齐名书在路漫漫进来的时候,并没有多说什么,甚至连多看路漫漫一看都没有,但是在路漫漫就要渐渐的进入梦乡去与周公约会的时候,齐修远忽然开了口:“明天,一起送我爸妈去机场吧!”

    “咦?”路漫漫迷迷糊糊间睁开眼睛,不解的看着齐修远,不明白齐修远的话里面的意思是几个意思。

    明天本来就是周末,路漫漫本来就有这个打算,和齐名书和刘艳一起去机场,但是齐修远邀请自己一起是几个意思?

    “我妈这次回来也为我们操碎了心,我想让他们在新加坡能安心的度假,所以明天我们在他们面前就算是装也要装一下!”齐修远抬头看向路漫漫,齐修远可不想刘艳和齐名书在外度假还一直记挂着自己和路漫漫的两个人的关系。

    时不时的从国外飞回来查岗,这让齐修远太措手不及了,就像这次一样,而且齐修远也不想让齐名书和刘艳为自己操心了,一把年纪了,就让他们安心的在外面享受他们的日子。

    所以,齐修远想和路漫漫明天一起去送机,就算在他们面前假装一下恩爱也好,至少能让他们放心下来。

    也不用对自己天天盯梢查岗的,让自己很是困扰。

    假装恩爱,只是假装,路漫漫扯了扯嘴角,想扯出一丝笑意,但是路漫漫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肯定非常的难看,不过好在自己躺在沙发上,齐修远在床上也不一定能看到自己的表情。

    所以路漫漫也不想假装毫不在意的样子,便闭了闭眼睛,点了点头说道“好,我也是这么想的!”

    齐修远淡淡的看了一眼路漫漫,路漫漫躺在沙发上,脸上隐藏在阴影里,齐修远看不到路漫漫脸上是什么表情,是喜悦,还是失落。

    齐修远无从知道,只知道自己的内心中有着淡淡的失落,知道在齐名书和刘艳离开以后,自己和路漫漫也要恢复到以前的那样关系,虽然这几天因为刘艳和齐名书在,路漫漫和自己的关系视乎缓和了一些。

    第二天一大早,路漫漫便早早的起了床,今天是周末,齐名书和刘艳早上要去登机,飞新加坡,所以路漫漫正好可以给他们送行。

    原本也不用这么早起来,但是考虑到齐名书和刘艳到新加坡以后也有许多需要安排的事宜,所以便打算早点出门,一大早的便起来收拾了起来。

    楼下李嫂已经准备好了早餐,待齐名书和刘艳等人起床以后,便可以用早餐了。

    “公司的事情你还是需要多仔细一些!有些决策要多思考一下!要慎重!”齐名书在餐桌上对齐修远嘱咐道。

    毕竟卡其顿的事情虽然有了挽回的法子,但是齐名书还是在临走之前不忘对齐修远嘱咐道。

    “漫漫呀,你们要不在家休息吧,这难得的周末!”刘艳看着路漫漫拖着行李,要和齐修远送自己和齐名书去机场,不由的说道。

    机场反正有司机在,也完全不用路漫漫和齐修远亲自上马,但是今天是周末,两个孩子便决定要一起送自己去机场。

    刘艳也是知道上班有多辛苦,每天都要早起,难得周末,倒是恨不得在家睡懒觉,眼下让齐修远和路漫漫早起送自己和齐名书去机场。

    “伯母,我和修远昨晚都已经商量好了,这次我们都周末,正好可以和你们一起去机场!路上也可以多陪你们二老一下!”路漫漫笑着将手上的行李挪到门口,方便等下司机过来拿。

    “对呀,妈,我们和漫漫反正也休息,没什么事,正好可以送送你们!再说了,你们在机场候机多无聊,难道不想我们陪着你们吗?”齐修远听到刘艳和路漫漫的对话,走上前,长臂一搭,很自然的将路漫漫搂在了自己的怀里,说道。

    “好好好好,你们能有这个孝心,我们当然开心,不过是心疼你们,想让你们周末就好好多睡一会!”刘艳见齐修远和路漫漫亲密的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很是欣慰,看样子齐修远和路漫漫的感情在慢慢的增进,既然这样自己也没有什么好不放心的了。

    就是说嘛,两孩子,在一起久了,终归是会产生感情的。

    正在路漫漫和齐修远等人闲聊时候,一阵敲门声响起,刘艳上前将门打开,原来是司机已经到了门口,准备来拿行李。

    一行人看时间差不多了,便开始上车,准备赶往机场。

    司机提着两个大箱子,路漫漫在后面挪了一个小箱子,齐修远也拎了一个箱子,刘艳挽着齐名书,几个人便跟着司机朝着门口的车子方向走去。

    司机老张打开后备箱,将自己手里拎着的两个大箱子率先放了进去,然后再赶紧的折回身子,从路漫漫和齐修远的手上接过另外的行李,往后备箱里放好,在将后备箱盖上,然后回到后排的车门便,打开车门,一手拉着车门,一手挡在车门框上,等着齐名书等人入座。

    齐名书在刘艳的搀扶下先上了车,然后刘艳也进了后排,再后面是路漫漫。

    等齐名书和刘艳,路漫漫做好后,司机便将后排的车门轻轻的关好,然后就准备转身去副驾驶室给齐修远开车门。

    齐修远倒不是这么扭捏的人,一定要司机给自己开好车门才能显示出自己的身份地位似的,所以他对司机老张摆了摆手,示意老张自己上车就好,便大长腿一迈,自己朝着车子的另一边走去,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便钻了进去。

    司机老张见齐修远也稳妥的在车子坐稳了,便上了驾驶室,发动了车子,稳稳的驶离了别墅区,朝着北林郊区的国际城机场驶去。

    到了机场的停车区,司机老张停好车,赶紧麻溜的从车子上下来,打开了车子的后备箱,将里面的行李箱一一的拿了出来,路漫漫也从车子里下来了,转身去扶从车子里探出头来的刘艳。

    那边,齐名书从另一边的车门中自己下了车。

    司机已经推着两个大的行李箱往机场里面的走去,齐修远便很是自觉的拉过了那两个小号的行李箱,路漫漫原本想去接齐修远手上的一个行李箱,但是齐修远说:“你去办理登机手续吧!”

    “好。”路漫漫点了点头,便转身对搀扶着齐名书的刘艳说道:‘伯母,您把护照给我吧!

    刘艳点了点头,当即低头拉开了自己手上的手提包的拉链,然后从里面找出了文件袋,里面装着的是齐名书和刘艳的护照以及机票等一些证件,交到了路漫漫的手上。

    路漫漫拿着这个文件袋,便跟着齐修远的身后朝着机场里面走去。

    刘艳则搀扶着齐名书有条不紊的跟在他们两个的后面。

    路漫漫拿着齐名书和刘艳的机票和身份证的资料,四处看了看,找到了出国登机的相应的柜台,然后将机票和身份证交给工作人员领取登机牌。

    齐修远和司机则拿着几个行李箱去做了托运,到了新加坡那边,齐名书和刘艳早就已经有秘书在那里提前安排好了一切,等着齐名书和刘艳上了飞机,便在那头等着两个人下飞机。

    路漫漫和齐修远给齐名书和刘艳办好了手续以后,便重新的回到了齐名书和刘艳的身边。将机票和登机牌交给了刘艳。

    换号了登机牌,便可以进入登机厅了,刘艳搀着齐名书起身,朝着登机的通道走去,“漫漫啊,你们两个要好好的照顾好自己知道吗?”刘艳不忘对路漫漫和齐修远嘱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