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五章打翻五味瓶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7:01本章字数:3510字

    “正确的方法是这样的:”路漫漫边说变动手演示,“因为虾肉都在虾尾里,所以再虾尾摘下来以后,你就捏着虾尾不断的用拇指揉搓着,将虾肉和虾壳分离开来以后,你只要拿着露在外面的一点点虾肉,轻轻的一拉,便能将整条虾肉扯出来。你看就像这样。”

    路漫漫手机捏着一块完整虾肉,眉飞色舞的,眼中流露出满满的高兴和自豪,还给了林青宇一个我很厉害吧的眼神,看到这时,林青宇无奈的笑了笑,说到:“也只有在吃东西的时候能看到你这么开心的笑容了。”

    听到这话,路漫漫的手不自觉的抖了一下,只见她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有些怅然的答道:“青宇哥你看我那天不开心啦,虽然这么多年了,他还是那么看我,有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才是正确的。

    但是我还可以在你这个死党蓝颜的面前可以吐露一下心里的苦闷了。”

    林青宇接过话头说:“我也不懂了,为什么他那么不相信你,老是觉得你是个专横跋扈的大小姐呢?再说了,他的脑袋是摆设吗,就不会仔细分析一下每一件事的前因后果么,要我说啊,他就是个榆木疙瘩,有你这么好的姑娘追着他,他倒好,还不稀罕起来了,要我是你我早就把他给踹了。”

    说着还用手指擦掉路漫漫吃小龙虾时不小心沾到嘴角的酱汁。

    路漫漫笑嘻嘻的说:“修远哥哥不是那样的人,那些事我知道是修远哥哥误会了,可是没关系的,我爱修远哥哥。”

    两人正说的起兴,却被一阵轻咳声打断,俩人转头望去看到了一张充满怒气的面孔,齐修远以往挂着吊儿郎当的表情的脸上此时充满了怒气,身旁站着一位像是小时候邻家大姐姐的美女,还有凌谦在哪里尴尬的笑着。

    当路漫漫看清楚来人时内心的感觉是一下子从天堂到了地狱,而林青宇却并没有太大的反应,脸上挂着得体的笑容对着齐俢远说到:“你好,你是?”

    听到这话,齐修远心里冷笑一声,原来路漫漫都没跟他提过自己是他的未婚夫吗?想着他的表情又凝重了几分,却是没有说什么,只见他走过来一把拉过路漫漫的手说道:“跟我回去!”

    路漫漫吃痛呼说道:“你干嘛啊,拽那么狠要人命啊?”

    “是啊,我今天还就这样了。”齐俢远不冷不热的回答说。

    还没等路漫漫接出下一句,就把她给拽到餐厅门口停着的嚣张的蓝色跑车上。车不紧不慢的开着,路漫漫看着胳膊上的手印冲着齐俢远说到:“修远,今天是青宇哥打电话约我出去谈点事情的,你别误会。”

    齐俢远冷哼一声说道:“我误会什么了,我亲眼看到你和那个男的在哪里说说笑笑。还动手动脚。”

    路漫漫一听心中悲喜交加,喜得是齐修远因为青宇哥给她擦嘴而吃醋,悲的是齐修远有一次误会她了,连忙解释:“修远我没有,我没有,刚才青宇哥就是帮我擦了一下嘴,我们真的没有什么,我们只是兄妹关系。

    就算谁跟谁有事也是你吧,前几天公司里沸沸扬扬都传的是你跟方莲的绯闻。今天又带着一个女人。”

    嗤~~

    齐修远突然踩了刹车,路漫漫的脑袋猝不及防的撞上了挡风玻璃,她用手捂着脑袋,疼的眼泪花都出来了说道:“修远哥哥,我们真的没什么。”

    却看到齐俢远略带戏谑的笑着说“呵呵,路漫漫,我只相信我眼睛看到的,我耳朵听到的,我就是不相信你。”

    看着车窗外淅淅沥沥的大雨,路漫漫心头一痛,强忍着泪水说道:“好,修远看来我说什么你都不相信,既然如此,我们还是不要结婚了。”

    说罢,路漫漫退开车门,毫不犹豫的走进雨幕之中。

    “路漫漫既然我们已经订婚了就不可能在退婚。”齐俢远留下这样一句话之后一脚油门飞驰而去。

    在餐厅内,留下的众人确实尴尬重重,凌谦和林婉儿虽说是大学同学可是在大学也并没有多少交集,不然的话也不至于会同住一个小区那么久互相没认出来,而林清宇跟凌谦他们更是互不相识,还好凌谦作为一个大集团的总裁助理还有的专业素养让他撑起了场面。

    “你好,我是和漫漫一起长大的好朋友,这位是我的大学同学林婉儿,刚才那是漫漫的未婚夫,我们都是一块长大的,他之所以会这样可能是因为俩人刚订婚不久感情正到好的时候,修远他看到漫漫和你一块吃饭可能吃醋了。还望你不要建议。”

    “你好,我是漫漫的邻居林清宇,没关系,不过我听漫漫说,她未婚夫并不待见她。”林清宇心中是一种说不出的怒气,见有人上门便开口话语中夹棒带刺。

    路漫漫在雨中失魂的走着,泪水夹杂着雨水打湿了她的脸庞。脑海中浮现了这些年她经历的所有,又不自觉的想起了她和齐俢远的种种。

    终于失去力气蹲在了街角,任由雨水冲刷着她的肉体和灵魂。

    路漫漫在满天的痛苦之中挣扎着,此时齐修远也并不好受,这么晚了,这个时间公交车地铁早就下班了,外面又下着那么大的雨,出租车也早就回家了,路漫漫一个女孩子家家的,一个人在外面万一被不轨之徒顶上了怎么办,万一她要是……

    想着又不由自主的调转车头开了回去,当他看到在雨幕中蹲在街头瑟瑟发抖的路漫漫时,心不经意的痛了那么一下,走下车来到路漫漫旁边抱住了她说道:“你怎么还在这里啊。”

    路漫漫泪眼婆娑,一把推开他的胳膊说:“修远哥哥,我肯定是睡着了在做梦,不然修远哥哥怎么会抱我,修远哥哥最讨厌我了,修远哥哥,我好爱你,修远哥哥我爱你。”

    说着往齐修远身上钻,然后只觉眼前一黑。

    看到昏过去的路漫漫,齐俢远心头一紧,慢慢的伸出手将手轻轻抚在她的额头,发现路漫漫的额头正烫的厉害,随后将路漫漫抱上了车,飞也似的朝着家里开去。

    只消一会功夫,车子便停在了庭院之中,只见他飞快的下车然后打开后车门抱起昏迷着的路漫漫飞快的跑上楼,顾不得太多的齐俢远一脚踹开了卧室的房门,把路漫漫放在了床上,吩咐李嫂给路漫漫敷上了热毛巾,又飞快的跑到了厨房给路漫漫熬姜茶去了,李嫂看着慌不择路的齐俢远,嘴角不经意的泛起了一起笑意。

    “好你个路漫漫,竟然让本少亲自下厨伺候你。”齐俢远嘟哝着,却并没有停下来,也没有半点不耐烦的意思。

    看着躺在床上的路漫漫,齐俢远轻轻走到了旁边,弯下腰给她喂自己熬制的姜茶。

    “修远哥哥,你不要离开我,不要,我真的好爱好爱你,我离不开你,求求你别离开我好不好。”

    听到路漫漫的呓语,齐俢远怔住了,片刻他轻轻的趴在她的耳边说道,“不离开你了,再也不会了,来,先把姜茶喝了,要乖。”

    说完便将路漫漫搂入怀中一勺一勺的喂她喝了下去,看着渐渐平稳的路漫漫,齐俢远的心里泛起了从未有的波澜。

    “我明明不喜欢她的啊,可我为什么会这么着急,甚至心痛呢?”他在心里这样想着。想着想着他爬上床抱住了路漫漫的腰,不知不觉昏昏睡去。

    翌日清晨,路漫漫被清晨的阳光唤醒了,想要伸个懒腰,却发现有双手紧紧的抱着她,仔细一看,竟然是他,路漫漫的心里像一下子打翻了五味瓶。

    “这么早就醒了啊,有没有好点?”正在神游中的她被一句话唤回了现实。

    “修远哥哥你这是关心我?你不是巴不得我死么。我死了就再也不会烦你了。”路漫漫随口说道。

    听到这话,齐俢远心头一痛,“想来还是因为昨天的事和我呕气呢。”他心里这样想着,紧接着他又说:“昨天的事情是我不好,我不该那么做的。”

    “修远哥哥?你没错不需要道歉。”

    “唉,罢了罢了,知道你正在气头上呢,就不和你争了。你先躺着,我去给你准备些早饭去。”还没等路漫漫开口,齐俢远已经走出了卧室的门到厨房去了。

    “修远哥哥他理解我了?修远哥哥他真的理解我了?”路漫漫虽然语气不好,但是却在心里这样自言自语着。

    “喂!又在想啥呢?不会是对我有啥不轨企图吧?”齐俢远冲着又在神游九天的路漫漫说道。

    “想的美,谁要想你了,你又不是我的谁。”路漫漫语气不善的说着。

    “好吧好吧,算我自作多情了好吧,来来来先不说了,先吃早饭,天大地大吃饭最大。”齐俢远依旧一脸和气的说道。

    “天啊,我的修远哥哥真的回来了么?他真的不在恨我了么?”路漫漫又开始神游了。

    一晃眼的功夫,几天就过去了,路漫漫的病也好的差不多,在这些天里,齐俢远都寸步不离的照顾着路漫漫,对她百般呵护,哪怕路漫漫冷眼相待齐修远也没有表现出一点都不耐烦的表情。

    路漫漫在闹脾气不吃药的时候齐修远都会柔声哄着路漫漫,和哄小孩子一样,这些天的种种让路漫漫都有种自己是不是死了到另外一个世界了的感觉。

    虽然她依旧对齐俢远冷言冷语的,但是在心里,早已乐开了花。

    “我的修远哥哥心里果然是有我的”她在心里这样想着。脸上也展开了绚丽的笑容,眼睛里闪着光,这让站在门外的齐修远失了神,这还是他记忆里的那个路漫漫吗?那个专横跋扈的大小姐,那个不择手段的大小姐,那个心狠手辣的大小姐吗?

    再说到林青宇,他一边为自己的好友感到不值,又一边在动用自己的力量给齐俢远使绊子。还主动创造自己和方莲相遇的机会。

    “是吗?那你们就继续做,记着,不能轻易便宜了齐家。”林青宇在电话里不知对谁说道。这

    天下午,路漫漫见到齐俢远一脸凝重的回来了,坐在客厅沙发上一句话也不说。她轻轻的走过去问道:“修远哥哥,是不是公司出啥事儿了?给我说说好不好?”看着路漫漫一脸关切的表情,齐俢远说道:“海南的那边又出问题了,还很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