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七章露出马脚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7:01本章字数:4217字

    窗外路灯亮着,路边的店上霓虹灯亮着,将这个本来就漂亮非凡的城市装点的更加美丽,迷人……在这样的美景之中有一杯香醇的咖啡,有一首悦耳的好音乐,还有佳人在旁,真是人生美事一件。

    “还不知道小姐姓什么,你看咱们遇到过几次,都是小姐你慷慨解囊,今天还要多谢你呢,要不是你,我可能就听不到这么好听的音乐了。”林清宇尝试着问到。

    方莲微微一笑:“不用客气,这本来就是举手之劳而已,先生你不用这么客气的。”

    “这是我的名片,我叫林清宇,你叫我先生我听着有些别扭。”林清宇再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耳根微红,脸上挂着不好意思的笑容。

    这模样让方莲:“嗤……”的一下笑出了声,林清宇听到方莲的笑声,疑惑盯着方莲看。

    方莲赶忙解释:“我是没有想到你居然不习惯别人喊你先生,更没有想到,你还,害羞了,你真是太可爱了,所以一时没忍住。抱歉啊。”

    “原来是这样啊,没关系的,你叫我青宇就好。”林清宇脸上挂着笑容真的是很可爱。

    “你好,林清宇,我叫方莲,这个是我的名片。”方莲伸出手和林清宇轻轻的握了一下,这表示着俩人友情的开始。

    一连几天方莲出门常常会遇到林清宇,林清宇也会主动约方莲一起逛街吃饭,转眼之间,凌谦和方莲在海南已经呆了十天了,本来应该就是一个星期内就能解决的问题,但是方莲感觉有人在跟他们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他们明明马上就搞定了,却又出来新的问题。

    这一天凌谦实在是忍不住着牢骚说“那个人有完没完,把咱们折腾这半个多月了,他要是想报什么仇,玩儿这么久了,他也应该玩够了呀。”方莲本来以为凌谦会说些什么,但是没想到凌谦只是发了一会儿牢骚,方莲心中也是万般无奈,可是她也没有办法。

    “唉算了,你没理解我的意思,还是我自己来吧,我啊,继续去看你的比基尼美女去吧。”凌谦无奈的摇了摇头对着方莲说道。

    “哎呀我说方大小姐啊,既然我们都知道是有人在捉弄我们,那他一定会露出马脚的,总会有拨开云雾见青天的那天的。”

    方莲见状走到凌谦桌前说:“我也知道啊,可是你看咱来了这么些天了,每次快要搞清楚真相的时候都会半路杀出来个程咬金,我能不急么。”方莲有些着急的冲着凌谦说道。

    “唉,也对啊,你不说我还没觉得,你一说我还真觉得有点奇怪了。你说,这人会不会和咱很熟悉?不然为啥每次都能算得这么准?”凌谦若有所思的对着方莲说道。

    “你是说,这人就在我们身边?或者,这人和我们两个非常熟悉?”方莲也是精神一振。

    “嗯,是的,我们需要仔细想想,虽然我对这边比较熟悉,但打交道的也就那么几个人,这样吧,我明天继续去调查幕后的那个人,你呢,就去调查一下这几个人的来历,希望能有所成效。”凌谦缓缓的说道。

    “嗯,就这么办,希望这次能彻底解决这件事,不然,咱两的加薪美梦就要破灭咯。”方莲打趣道。

    又是一个清晨,凌谦伸了个懒腰,慵懒的走到酒店前台要了两份早饭带着回到了房间里敲了敲方莲的门准备喊她出来吃早饭的时候却发现她早已不在了。

    “唉,这丫头还真拼啊。”凌谦说着抓起一块面包,狼吞虎咽的吃着。

    “今天依旧是那个样子?”凌谦问着公司里的人。

    “是啊,这个单子托了太久了,预算可能不够了。”财务对着凌谦说道。

    “好的我知道了,你们继续工作,其他的,有我在呢。”说着凌谦拿出手机拨出了一串数字。

    片刻后,只听凌谦问道:“你那里怎么样了?”听这话,对方应该是方莲。还没等到凌谦的第二句话说出来,就看到凌谦像疯了一样跑出了公司大门。拦住一辆计程车以后对着司机说道,师傅,去广融大厦。

    “没想到啊,你伪装的还挺像的,要不是昨晚上和凌谦细想了一下,我有亲自调查了一次,不然还真被你给瞒天过海了”方莲有些语气不善的说道。

    “彼此彼此啦,我们都是为了别人做事的,最起码这个,我们是相同的,虽然我们的目的是相反的。”

    凌谦接过方莲的话说道。“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做的事给我们带来了多么大的麻烦?你知不知道我为了能圆满处理这事废了多少心思?你知不知道?你说你为别人做事?那个别人?是谁呢?”

    通过这么些天的了解,林青宇对方莲也是有了充足的了解,原本是为了漫漫排忧解难,殊不知却发现自己真的爱上了她。

    “我,我,我,”林青宇被方莲的直白有些吓到了,一时不知道该说些啥。

    “哎呀我这是要翻船了啊,怎么一见到她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呢。”林青宇心里这样想着。

    “说不出来了吧?我看你就是存心不给我台阶下吧?说吧,这么做有什么好处?”方莲说道。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事到如今我也就不瞒着你了,我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齐俢远他不懂得珍惜,漫漫那么好的姑娘,他伤了她多少次?他有没有在意过她的感受?

    总是不分青红皂白的把所有错误推在漫漫一个人身上,让她承受那么多的委屈,我就是想给他使绊子,让他知道,漫漫他不珍惜有人珍惜。”林青宇缓缓的说着。

    “漫漫?你是说,路漫漫?”方莲有些不解的问道。

    “是的,漫漫是我的朋友,我看不下去齐俢远这么的欺负她,所以我就给他一个警告。”林青宇说道。

    “原来是这样,也难怪了。”方莲如梦初醒的说着。

    “你知道一件事么?”林青宇严肃的问着方莲。

    “额,啥?”方莲被林青宇突如其来的这一举动吓了一跳。

    “本来,我只是想让你们知难而退没法处理这个问题,可是在这么些天和你有交集的日子里,我发现自己喜欢上你了,不然,你认为会这么快就调查到是我做的么?”林青宇有些神秘的说道。

    “你,无耻!之前做了那么些事现在你和我说这个,你不觉得很可笑么?我不想再见到你,因为,你让我感觉到恶心。还有,我希望这件事,你就此罢手吧。”方莲说罢便朝着门外走了出去,此时凌谦也赶过来了,“他没把你怎么样吧?”凌谦问着方莲,

    “我没事,只是心情不好罢了,走吧,事情已经处理了,我们回去准备一下,然后回总公司吧。”

    方莲头也不回的跟着凌谦走了。看着方莲离开的背影,林青宇的心头泛起了从未有过的落寞,他发现,自己真的爱上了她,只是她,什么时候才能接受他呢?这一切,还是个未知数。

    林青宇失魂落魄的走大大街上,突然他拿出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没过多久电话就接通了,他对着电话的另一端淡淡吩咐道:“不要再给他们制造麻烦了。”说完便挂断了电话,并没有给电话另一端的人太多的反应时间。随后又播出了一个电话号码说:“给我订一张,今天回程的机票,订最近时间的。”

    “方莲,这个单子终于拿下来了。我给咱们定的最近时间回程的机票。”在某酒店里凌谦开心的对方莲说。

    “是吗真的太好了,海南虽然风景好空气好,可是我还是感觉家好,这下终于可以回家了。”方莲伸了个懒腰,开心的说。心中却有些空落落的。

    “路漫漫,我要回来了,你来不来机场接我呀,你要知道我可是大功臣呢,我和方莲帮你们家修远解决了多大的一个问题啊,所以又冲着这你还必须来接我好了,就这样。

    我现在已经在海南机场了,马上就可以到了。”凌谦站在海南机场给远在它市的路漫漫通了一通电话。

    “喂,漫漫吗?,我是你清宇哥,我今天回来,你可以来机场接一下我吗,我大概四个小时后就可以到。”坐在机场的候车室里的林青宇也在与路漫漫通电话。

    另一端的路漫漫此时却是纠结万分,凌谦打电话让他接机,林青宇也打电话让她接机,这下她该怎么办呀,她又不会分身术。

    “漫漫,你在听吗?”林青宇见路漫漫,很久没有出声,出声问道。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路慢慢被这一声给惊醒了,她急忙说:“再的,青宇哥。”

    “漫漫,你是不方便吗?”

    “没有没有,怎么会呢,我到时候一定准时在机场等你。”路漫漫连声应到。

    挂断电话后路漫漫才开始想这件事情,她突然想到凌哥哥说他是在海南回来,青宇哥也是,那他们坐的就是一班飞机啦,那我把他们一块接上就好了啦。解决了纠结的事的路漫漫心情愉悦不禁开始哼起歌来。

    “叮咚~叮咚~”

    路漫漫在厨房听到门铃在响就赶紧跑过去开门,门外的齐修远被开门的路漫漫给吓了一跳,看到路漫漫开心的模样,不知怎么的齐修远也觉得很开心,他伸手摸了摸路漫漫的脑袋说:“发生什么事情了,这么开心,说出来也让我开心开心啊。”

    “修远哥哥,刚才凌哥哥和青宇哥都打电话跟我说要我接机,然后我就不知道该接谁的了,然后我突然想到他们俩都在海南,那他们就是一班飞机啦,那样我就可以一块把他们接了。修远哥哥你说我是不是很聪明呢。”

    路漫漫仰起头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齐修远,像一个求赏赐的猫咪一样,齐修远看着这张诱人的红唇从自己进门开始就没停过,现在微微嘟起,好想品尝一下它的味道,心中是这样想的,行动也是这样做的。

    他捧起她的脸颊,低下头,吻上去这张喋喋不休的嘴巴,细细品味着,路漫漫被眼前突然放大的俊脸给吓到了,睁大了眼睛紧盯着齐修远,齐修远看到路漫漫一副吓傻的表情和瞪大的眼睛,笑了笑说:“未婚妻,接吻要闭上眼睛的。”

    路漫漫听到后赶忙闭上了眼睛,俩颊却偷偷的红了,齐修远看到路漫漫这样的反应,笑的更开心了,凑到路漫漫的耳朵旁轻轻的呵着气说:“老婆,都上过床了,还这么害羞啊。”

    路漫漫听到这话羞的脸红的更厉害了,他推开齐修远就准备跑,但是齐修远一见他有动作,就一把拉住了路漫漫的手拽回到自己怀里,一只手在路漫漫的背后摸索着。

    路漫漫哪里经得住这般调戏,此时的脸完全成了一颗熟透的红苹果,羞答答的依靠在齐俢远的怀里。深情地吻住了齐俢远的双唇,见状齐俢远一把抱起了路漫漫,朝着卧室走去,两人就这样吻到天昏地暗。

    齐俢远的手依旧不安分的在路漫漫的身上摸着,只听路漫漫说道:“你们男人果然都一个德行。”

    “嗯?你是说,这个么?”齐俢远把手放在路漫漫的胳肢窝对着路漫漫说道,“哈哈哈,修远哥哥不要啊,好痒的,哈哈哈~~”路漫漫忍不住笑出声来。

    “那,你求我啊,求我我就不了。”齐俢远一脸坏笑的看着路漫漫说。“呜呜,修远哥哥不要嘛,不要嘛。”

    路漫漫一脸娇羞的说道,望着路漫漫楚楚可怜的眼神,齐俢远又是深情的吻了上去……

    “修远哥哥你太坏了,人家一会儿还要去接机呢,你看你把人家的光辉形象弄成啥样子了。”路漫漫一脸羞红的对着齐俢远说。“嗯?坏么?还有更坏的要不要?”齐俢远一脸不正经的对着怀中的路漫漫说。

    “唔,不要嘛修远哥哥,咱们要准备一下去机场接机了。”

    “唉,好像也是哦”齐俢远装作一脸沮丧的说。说归说闹归闹,齐俢远却是并没有忘记正事,只见他环腰抱起路漫漫,朝着卫生间走去。

    “哎呀修远哥哥你放我下来嘛,人家又不是小孩子了。”路漫漫羞答答的说着。

    “在我的眼里,你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小孩子。”齐俢远一脸深情的看着路漫漫回答说。闻言,路漫漫怔住了,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修远哥哥么?她在心里这样嘀咕着。

    一番收拾过后,路漫漫一行人踏上了去往机场的道路,一路上依旧是在和齐俢远说笑中度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