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四章那些年的回忆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7:01本章字数:3503字

    “嗯好的,修远哥哥,我洗耳恭听哦。”路漫漫一脸俏皮的对齐俢远说。

    “你啊你,还真拿你没办法,好吧,谁让我这么爱上你了呢,傻丫头你就好好听着吧,哥那之外的生活,那才叫生活呐。”齐俢远装作一脸怀念的说。

    “咦?不是谁刚才还对我说满是落寞么?”路漫漫插嘴说道。

    “哎哎哎,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老是揭我底。”齐俢远一脸无奈的说。

    “哈哈哈,就是说说嘛,修远哥哥你继续嘛,人家错了还不行嘛。”路漫漫撒娇的说道。

    “唉,真拿你没办法,果然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啊……”齐俢远捂着脸说道。

    “哈哈哈,修远哥哥你好可爱,唔嘛……”路漫漫趁着齐俢远没注意一口吻了上去。

    “你偷袭我。”齐俢远装作委屈道。

    “怎么?就偷袭了,你不乐意啊?再说了,就只许你偷袭人家么?”路漫漫说道。

    “可以呀,伶牙俐齿的傻妞。”齐俢远摸了摸路漫漫的头说着。

    “哼……人家才不傻呢。”路漫漫接着说道。

    “好好好,不傻不傻,好了啦,听我给你讲吧。”说着,齐俢远又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

    “那个时候,我基本上已经适应了国外的生活,有了自己的圈子,同学之间也不像出来时那个样子了,慢慢变得融洽起来,当然也少不了一些聚会之类的,我推过一些,有一些实在没法推辞就只好去了,去了之后才知道原来外国人就是开放啊,那身材,那甜甜的声音,实在是有些把持不住啊。”齐俢远意犹未尽的说着。

    “哼,就知道修远哥哥没做好事,肯定祸害过不少花季少女吧?”路漫漫嗔怒道。

    “额……嘿嘿,漫漫你生气的样子好可爱哦。”齐俢远一脸坏笑的说。

    “哼哼哼,别转移话题,快点老实交代。”路漫漫说着一把揪住齐俢远的耳朵说道。

    “哎呀疼,哎呀哎呀,疼疼疼,老婆轻点,我都交代,都交代,嘶……”齐俢远吃痛的说道。

    “嗯,这样才乖啦,好啦,继续说吧。”路漫漫也是一脸坏笑的说。

    “就拿那次的聚会来说吧,是我们那个班里的一次集体聚会,因为有不少人有情侣,所以也可以带来一起参加,于是我就拉了方莲一起去,至于原因嘛,就是怕我喝多了做错事,拉着她稳妥一些。”齐俢远深沉的说道。

    “哼……才不是吧,修远哥哥你是想把人家灌醉以后做坏事吧?”路漫漫一脸不相信的表情说道。

    “哎~果然啥事都瞒不过你啊。”齐俢远也是玩性大发了,竟然不自觉的说出了这句话,当然,很快他便遭到了来自路漫漫的惩罚。

    “哎呀老婆轻点,疼,哎呀疼。”果不其然,又被揪住了耳朵。

    “哼……让你长点心,继续说吧,不许放过任何一个细节。”路漫漫装作嗔怒的说道,她哪里不知道齐俢远也是玩儿心起了才说出口的。

    “也就是那次聚会啊,我喝了好多酒,也是在国外唯一的一次喝酒,不得不说,那洋人的酒就是厉害,喝的整个人都晕乎乎的,快有点分不清东南西北了,还好我之前拉方莲一起去的,要不然,还真估计会做出对不起你的事儿来呢。”齐俢远拍了拍脑袋说道。

    “嗯修远哥哥,你不能做那些事,要是做了,人家一辈子也不会原谅你的。”路漫漫躺在齐俢远的怀中应声道。

    “嗯我知道,这辈子,我只要你一个人,以前没有好好爱你,好好珍惜你,现在,就用我余生的时光去补偿你。”齐俢远摸摸路漫漫的头说。紧接着,他又开始给怀中的路漫漫讲述那些过往了。

    那次聚会,方莲看我喝多了,就拉着我对众人说先带着我回去了,让他们继续玩儿。

    这时有个人对着方莲问说我是他的谁,迫于压力方莲只好说她是我女朋友,不然还真没办法把我带走,如果不把我带走的话,也就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事儿了,方莲直接把我带回了她住的那个地方,然后给我熬了些醒酒茶让我喝,当时的我烂醉如泥,竟然错把方莲看成了你。

    然后拉住方莲的手说着你的名字让你不要走,方莲也知道我神志不清了,就没和我计较太多,最让我感动的是她就那么坐着陪了我一晚上。

    第二天醒来后看到她坐在床边打盹儿,心里一阵苦恼,就把她抱到了床上让她休息了,她也是累了,竟然没有醒来。

    于是,我就有了时间去给她做些吃的东西了,等到我做好以后,就叫她起来一起吃了,通过这件事,我彻底了解了这个心地善良的姑娘,这也就是为啥我要把她也带回国到我们公司里的原因了,她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可惜外人对她的误会太深了总是以为我俩有些说不清的关系,这对她的伤害太大了,我一直都觉得愧对与她。

    现在才想起来,原来我是一直都喜欢着你的,本来我也并没有发现,但是之后方莲告诉我在那天晚上喝醉了之后,嘴里一直喊着你的名字,还说不要离开,我一直觉得这是不可能的。

    因为你是一个专横跋扈的富家女,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你呢,你还害得小春双腿高位截肢,让他失去了走路的资格。齐俢远缓缓的说着。

    “原来是这个样子啊,看来我们对方莲姐姐的误会太深了,我真该死,竟然还那么想方莲姐姐。”路漫漫有些懊恼的说道。

    我不许你这么说自己,虽然我有些怪你那么想我和方莲,但是我也不许你这么说你自己,因为你是我的人。

    不过逍遥哥哥我很早就知道你是喜欢着我的了,不然我怎么会从小就开始霸占着你呢,不让别的女生接近你。

    修远哥哥,小春的事情真的不是我的错,当时的情况,那是我和小春因为什么事情跟你吵架了,然后我就很生气的先跑了,然后我跑到了马路边上,然后就停下来,后面小城镇上的追上来了,他推了我一下,我害怕自己冲出去,我抱住路边的电线杆,然后我还被晓春的推荐给带转半圈,然后我也不知道怎么的小春就飞出去了。我真的没有推小春。

    齐俢远一把捂住路漫漫的嘴宠溺的说道:“傻丫头,我早都知道了,我们家老头子早就告诉我这些事情了,我只是不敢相信,也不能相信你只单纯的小春是那个样子的,所以我宁愿相信小春的话,是你把他推出去的。但是慢慢我现在跟你道歉,是修远哥哥错怪你了,修远哥哥跟你说对不起。”

    “嗯,修远哥哥,我知道,找个时间,叫上方莲姐姐,然后我们一起把这些外人的猜想和误会给解开。”路漫漫抬起头对齐俢远说道。

    “嗯好,都听你的。”齐俢远答道。

    “不过修远哥哥,为什么上次你喝醉了,方莲送你回家还对你干那样的事情,还是当着我的面。”路漫漫突然想起了那次方莲落在齐修远脸上的那个吻,追问到。

    “啊?漫漫,你说的是哪件事情?”齐修远一脸的懵逼。

    “修远哥哥忘记了啊,就是上次修远哥哥有一次不是喝醉了嘛,是方莲送你回家的,我开的门,方莲看到我后,问我是不是路漫漫,然后我说是,他就很高傲的外面。在你脸上亲了一下,还留下了一个口红印。”路漫漫很难过的说。

    “忘记了,可能是某个酒会把,然后之前酒会都是方莲陪我去的呗。那次也一样啦,他亲我可能是因为那会我刚回国,然后我跟她说我很讨厌你,不想和你结婚,然后你还使绊子给我。他可能是想气你一下。不过不管怎么样,方莲啊,他就是一个孤傲的姑娘,很单纯很善良。”齐修远半推测半真的的说着。

    “嗯,这样啊,那修远哥哥,后来怎么样了,你国外的那个公司啥事后开的?”路漫漫问道。

    “不远了,就在那次聚会之后,我俩算了一下积攒的钱,预算着差不多了,于是就申请注册了,只是没有想到的是,我在国外遇到的第一件大事也在这时发生了……”齐俢远沉思着说。

    “嗯?啥事?”路漫漫有些好奇的问道。

    “别急,听我慢慢给你说吧。”齐俢远缓了口气说道。

    “那个时候,我跟方莲他们一起开的公司刚刚开张,正准备着施展身手的时候,却被人诬告我们的公司帮人洗钱。”齐俢远说道。

    “啊?怎么会这样啊?修远哥哥你怎么没和你家里说过?”路漫漫一脸吃惊的说。

    “唉,后来我才知道是有人嫉妒我和方莲才那么做的,我没想着给家里说,因为我欠老头子的太多了,总有一天我要靠我自己,不能什么事儿都依赖他,再说了,我也能解决这事,只不过费些心思罢了。”齐俢远依旧在回忆之中说道。

    “嗯,修远哥哥,我没想到你在国外经历了这么多,请你原谅我之前的不懂事。”路漫漫像个犯了错的小孩子一样说道。

    “傻丫头,别说这些,如果换作我那时估计比你还不懂事呢,怪就怪我以前没有好好珍惜你。”齐俢远抱住路漫漫说道。“再听我给你慢慢讲我是怎么处理的那事吧。”齐俢远望着路漫漫的眼睛说。

    “嗯好,修远哥哥,你说吧,我听着呢。”路漫漫应声而答。

    这是齐修远,人生中最艰难的一段时间,他还是一个在校大学生,人脉有限能力有限,什么都是一个萌芽状态的公司,靠几个一腔热血的年轻人顶着,那段时间齐修远磨的嘴起泡。

    嗓子发炎,吃不好睡不好的,二十来岁的人,瞬间就感觉老了很多。

    可是这些他都没有跟路漫漫说,他只挑有趣的有惊无险的路漫漫说,虽然说那些事情已经过去了很久了,可是他的内心告诉他,他不想让她为自己担惊受怕。

    这个夜晚,和过去的那么多个夜晚是一样的,也是不一样的。

    在这个夜晚,路漫漫和齐修远都坦诚了自己。

    在这个夜晚,他们才是真正的坦诚相见。

    这个愿望在此后的夜晚中也是很特殊的一个夜晚。所有的平静和美好都只是暂时的,危险,在暗处潜藏着,等待着时机像一头狩猎的猎豹一样,危险,在等待着他的猎物等待着时机一击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