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买玉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08本章字数:2160字

    下得山崖后,林琛不作停留,立马离开了山脉,到达灰山镇中已是日落斜阳。

    算了算时辰,林琛暗暗叫糟,飞快地向吴府方向掠去,吴伯快过来喊她用膳了。

    “吱呀——”

    轻轻推开院门,里面空无一人,林琛松了口气,立即回到屋中换衣服。

    等到她入了屋去,院中树下阴影中才走出一道熟悉的身影,吴伯走到院落之外,吐出一口浊气,轻声叹道:“人老了啊,居然差点被这丫头吓得出声……”

    换上斗笠打扮的林琛就像变了一个人,那股凌厉的气势,无坚不摧!宛如绝世剑客!

    震惊之余,吴伯更多的是欣慰,玉儿越强,即便没有他,在这乱世之中一样能活得很好。

    思及此,吴伯呵呵一笑踏入院中,高声道:“玉儿,今晚二公子相邀前去望月楼,你且准备一番。”

    “嗯?”

    刚换好衣服的林琛动作一停,忍不住皱眉。

    望月楼,那里是……

    入夜,凉风习习,往日早就歇息的居民今日却未曾睡下,整个灰山镇都灯火通明,张灯结彩,到了镇中心更是热闹,喧嚣不已。

    “上好的冰糖葫芦啊,三文钱一根,不甜不要钱哪……”

    吴伯拉着林琛,生怕她走丢,拉住小贩买下一根糖葫芦递过去道:“今日正是初炎修真国大庆之日,国主大赦,举国庆祝。”

    林琛接过糖葫芦咬了一口,甜味嘴中慢慢化开,吴伯明显还当她是个孩子,但这番举动却让她感到温暖。

    “原来如此,可为何二公子和吴伯不与家主一起过,反倒和玉儿在一起,这恐怕不妥吧?”

    想了想,林琛问道。吴伯呵呵一笑,“你且安心,主院晚膳结束得早,院中表演不看也罢,老朽想陪孙女儿逛一逛的心情,想必家主也能理解。”

    “可二公子又是……”林琛话说到一半,吴伯便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林琛顿时无奈。

    将林琛送到望月楼门口后,吴伯一个人离开了,显然不想当电灯泡。林琛静静站在望月楼前,却迟迟没有进去。

    沉默半晌,林琛戴上背后的斗笠,走了过去,方向却不是望月楼正门,而是望月楼旁边的黑暗的巷口。

    一入巷,满地垃圾残渣映入眼帘,浓郁腐烂味道冲入鼻孔,巷子两边都蜷缩着十几个乞丐,目光警惕地看着突然闯入的林琛。

    林琛眉头都没皱一下,迅速地往里走去,她记得巷口尽头里有一个小木屋,三年前打死她的那群乞丐就住在那。

    “站住!”林琛脚步一顿,回头便看到三个衣衫褴褛的中年汉子气成三角之势包了过来,手中各自拿着生锈的刀刃、铁棍,一步步逼近。

    巷道两边的乞丐见到这三人,立马像见了鬼一样撒腿就跑,瞬间整个巷道只剩下林琛四人。

    “今天运气真不错,竟然有个嫩娃娃送上门!”中间的黄瘦汉子邪邪一笑,旁边两个男子也立马哈哈笑了起来。

    林琛冷哼一声,身影一晃,飞掠而出。

    砰砰砰!

    一个照面,三个乞丐被打翻在地。

    林琛一脚踩在那中年汉子的胸口,“王三,三年时间,别来无恙啊。”

    黄瘦汉子满脸惊恐,完全没想到一个林琛竟是个硬茬,“小姐,您是谁,您怎么会认识我一个乞丐?”

    林琛闻言,拿下斗笠。

    黄瘦汉子看到林琛的脸,感觉有些面熟,但当年的林琛只不过是个衣衫褴褛的小乞丐,跟眼前的华服女子一时间联系不到一起。

    但一想到三年前,黄瘦汉子身子一震,剧烈颤抖起来,“你……你是林家的大小姐,不……不可能!你早就死了,鬼啊!”

    噗嗤!

    一颗头颅飞起,黄瘦汉子倒了下去

    剩下的长发男子一个激灵,立马爬起来跪在地上,指着黄瘦汉子颤抖着道:“女侠饶命啊!当年我站在旁边,真的没打过你,我……我还有用处!我带你去找其他人报仇,绕我一命吧!”

    半个时辰后,林琛带着斗笠从暗巷中走出,虽然杀光了三年前出手的乞丐,但她的心情却愈发沉重起来。

    月光笼罩之下,寂静的暗巷多了几分恐怖色彩,躺在血泊中的长发男子眼睛睁得大大的,似乎死不瞑目。放他在就多一丝泄露身份的可能,林琛又怎么可能会放过此人。

    等到林琛离开,巷子外缓缓走出一个人,正是吴铭,他脸上露出无奈的笑容,但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冷声对身后之人说道:

    “将尸体处理掉,顺便对外散布一些小道谣言,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属下知道!”

    回到院中后,林琛早就将吴铭抛在脑后,一直修炼到第二天早上。

    用过早膳后,林琛出府来到镇上的吴家玉石商行,乔装打扮一番后才走了进去,小厮见有人进店,立马小跑过来笑脸相迎:“客官有何需要?”

    “十枚拳头大小的上等璞玉,若是质地不错,我下一次还会买。”

    小厮听得林琛所言,立马点头道:“原来阁下是位雕琢匠人!您放心,我吴家商行卖的玉质量都是同价位最好的!10两黄金一枚,您看如何?”

    10两黄金一枚玉石,比市价贵了一倍,但质地确实好上不少。而且林琛现在也不缺钱,血云寨的张家兄弟足足赔给她三万两黄金,短时间内不需再为玉石发愁。

    付清100两黄金后,林琛即刻离开,有如此多玉石支撑,她心中徘徊已久的想法终于可以试试了。

    想着这些,她走近一条偏僻的巷子,正准备抄近路回院子。

    蓦地!林琛脚步一顿,目露寒光。

    巷子里立即窜出来五个蒙面人,手上拿着明晃晃的长刀,招呼也不打一声直接砍了过来。

    蒙面人眼里露出不屑轻视的目光,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玉匠居然也要他出手,快点结束吧!春华园那小娘皮可还在床上等他……

    林琛就像是被吓傻了一样一动不动,蒙面领头人见她丝毫没有反应未反应,顿时咧嘴一笑,全力劈下。

    刀风呼啸,一股割裂的感觉扑面而来,这一瞬间,林琛动了,险之又险的侧身竟然就让刀面贴着侧脸传过去!

    攻击落空!

    蒙面人霎时亡魂大冒,高手!

    奈何招式用老根本来不及变招,林琛重击后颈,他顿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解决了领头人之后,林琛身形毫不停滞,裹挟着剑光掠过还在发愣的四个蒙面人。

    噗!噗!噗!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