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暴露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08本章字数:2118字

    这话是什么意思?!

    金薇情不自禁地后退数步,面色微微起了变化,她有种事态超出掌控的不妙感。

    她一直没把林琛看在眼里,一个任人欺凌的小绵羊罢了,可一接触,却感觉有些不对。

    “家主到!”

    容不得金薇细想,侧屋内走出了三个人,她立马换了一副恭敬而沉痛的神情,上前行礼道:“见过家主大人、二少爷、吴伯!”

    吴达点点头,目光越过金薇落到林琛身上,“抬起头来让我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敢勾结刘老四杀我吴家商队?”

    林琛面带微笑,缓缓抬头,当三人看清她的脸,时间在这一刻似乎停顿了。

    吴达呆了,吴铭愣了,吴伯傻了。

    怎么是她?!

    “家主,我需要一个解释。”

    林琛淡声说道,随后站起身,身体微微一震,绑在身上的麻绳顿时断裂,纷纷而落。

    “你!”金薇的眼睛猛地瞪大,吓得后退数步。这可是掺着天蚕丝的麻绳,怎么可能被她如此轻松地挣断?

    “你放心,我可能会查个水落石出,不会让你受委屈。”

    吴达迅速冷静下来,点了点头,厉声道:“来人!将金薇押入地牢!”

    金薇身子一颤跪了下来,失声道:“家主,您可不要被王玉儿骗了!她见自己实力弱小,心生嫉妒,便勾结刘老四,意图谋夺玉石,家主,奴婢对吴家忠心耿耿,可不要轻信小人之言啊!”

    吴伯和吴铭站在一旁,俱都是懵了,完全没弄清到底发生了什么,林琛是内贼?家主怎么又如此相信林琛?

    家主一听金薇说林琛“实力弱小”顿时笑了,正欲开口反驳,没想到院外突然传来一道爽朗的笑声:“哈哈哈……吴家主近来好?”

    听到传进院内的声音,吴达眉头微蹙,移步过去,竟见到血云寨当家张辉张虎二兄弟就站在门外,不由心中一震,面上却立即挂着微笑迎了上去,朗声道:

    “两位当家的真的稀客啊,今天夜色已深,若是有什么大可明天再谈,何必如此心急呢?”

    说这话时,林琛和吴伯等人也走了过去,唯独金薇远远地吊在后头,看见血云寨诸人,小脸立马白得跟纸一样,这血云寨今夜兴师动众,且来得如此蹊跷,若说跟林琛没有关系,她自己都不信。

    “哈哈,家主客气了,此番只为向王玉小姐道个歉,并无他意。”张辉上前一步微笑道,随即大手一挥,轻喝道:“带上来!”

    身后武士立刻将满身是血的刘老四丢了出来,扑通翻滚了几下,也不见他动弹,显然已经死了。

    一听霸道地血云寨竟然是专程来向林琛道歉的,吴伯和吴铭顿时有种在做梦的感觉,就连知晓一些内情的家主吴达也不由心中一惊,想不通林琛到底有何能耐,竟如此受血云寨重视。

    “两位寨主,这份情我王玉记下了,夜色已深,还请回吧!”

    林琛走到吴达身边,看了眼地上刘老四的尸体,淡声说道,转头却见吴达神色变化,隐隐有些难看。

    张辉两兄弟等的就是林琛这句话,立马带着人马离开。待得血云寨等人离开后,吴达立刻命人将金薇带下去,这次金薇倒没有反抗,显然知道已经无力回天。

    “王玉侄女儿,此间事了,早点歇着去吧。金薇那个叛徒我会好好惩治,替你讨回公道!”

    见吴达如此温和,林琛觉得古怪,嘴上却没多言,点了点头径直离开门。自始至终,林琛都没有跟吴伯吴铭二人说话,甚至都没有看一眼,与往日温和的林琛截然相反。

    吴铭正想追上去,却被身边的吴伯拉住,见吴伯微微摇头,眼光看向一旁陷入沉思的自家父亲,他神情一滞,脚步停了下来,心中升起了一个念头。

    父亲和林琛恐怕并非表面那般,反而更像是相互利用的关系,要不然父亲何至于如此忧愁?林琛正是因为如此,才没有将他和吴伯牵扯进来。

    想到这里,吴铭心中五味杂陈,脑子乱哄哄一片,呆立片刻,连招呼都没打就此离去。

    “吴伯,你说这王玉可信吗?”

    家主突然开口问道,还未离开的吴伯心中微微一震,转身低头道:“老奴觉得,此女为忠孝之辈,是可依靠之人。”

    吴达闻言不由冷笑道:“忠孝之辈?吴伯,她可曾告诉你她的真实修为堪比一流高手?甚至王玉这个名字也多半是假的,如此欺瞒你怎可当得了‘忠’一字?对救下她性命的你尚能不屑一顾,又怎能当得了‘孝’一字?可不要被她骗了,此女心机深得很!”

    吴伯心知林琛的作为起到了效果,吴达当局者迷,非但没有迁怒与他,反而还对他诉苦。可吴伯活了大半辈子,相处多日,哪能不知道林琛的性子如何,吴达一番策反倒是起了反效果。

    为家族可以不择手段,但孙女是他的逆鳞,就算是吴达想动,他也不会同意!

    “我会注意的。”吴伯回答道,吴达满意地点了点头,却没注意到前者神色颇冷,转身回房休息了。

    是夜,林琛回到自己院子洗了个澡,却没睡觉。吴伯踏入院子,见到房门开着,不由苦笑,走进去道:“你这丫头,早知道我要来。”

    林琛笑着露出两颗虎牙,少见地俏皮道:“爷爷恐怕肚子里积了一堆问号吧?所幸今夜事发突然,吴达将周围的探子都叫了回去,今夜大可畅谈一番。”

    吴伯哭笑不得道:“行了,此地也不安生,不必跟我说太多,你自己有数便是。不管你要做什么,我这把老骨头还能替你动动,你还年轻,千万注意自身安危!吴达掌控吴家多年,生性多疑,可不是好应付的。”

    林琛自复生以来,从未情绪化过,可今日她怔怔地看着眼前这张满是慈爱的脸,心中却是一阵悸动,眼眶热热的,一行清泪就这么流了下来。

    低头擦去脸上咸涩,林琛深吸一口气,笑道:“爷爷,你居然弄哭我了。”

    前一刻还悦耳的声音,突然变得沙哑沉重,吴伯收起笑容,莫名心疼,恐怕他这个认识不久的孙女,背负的比他想象的还要多。

    仅仅呆了片刻,吴伯便离开了,什么也没弄清,但已经没必要再问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