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章练气!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08本章字数:2142字

    又是一波石灵攻击,林琛喘着粗气,不得不停下来休息,其实这些石灵以她的速度大可躲过去,但凯岳没办法躲,林琛只能一波波打回去。

    “师妹,吴鹰他们也该担心了,我还是回去吧!”

    凯岳也知道自己拖了后腿,找了个借口离开,跟着林琛开了眼界倒也不虚此行。

    林琛闻言点了点头,道:“也好,你从原路回去没有危险。这里的事情……还请师兄帮我保守秘密。”

    凯岳郑重地点了点头,转身离开。林琛休息片刻,深吸一口气,身形立刻化作一道虚影飙射进去,速度不知比原来快了多少倍。

    穿过最后一条是道,视线陡地豁然开朗,来到一个大溶洞内,林琛脚步一滞,看着洞顶密密麻麻的晶莹玉石闪烁着迷醉光泽,不由深吸一口气。

    好多纯净的玉石!

    林琛眼中闪过一丝可惜,她修为没到筑基,根本飞不上去。

    到了溶洞后,反而没了危险,林琛走到溶洞中央的池子,竟看到满满一池子玉髓液,不由大惊失色,心中瞬间充满惊喜。

    在池子中央嵌着一颗碧绿色的玉石,只有拇指般大小,正是玉髓心。

    将玉髓心收起,林琛二话不说便坐入池子内,进入了修炼状态。玉髓液对炼体期修士来说,根本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至宝,直接炼化灵液即可提升修为,并且没有任何后遗症。

    如今林琛见到这么一大池子玉髓液,又带不走,若是不将玉髓液全部炼化干净,她可不甘心。

    不知不觉过了十日,林琛依然一动不动地坐在池子中央,玉髓液已经少了一半,身周气息隐显霸道之意,竟已臻至炼体九层!

    十天,直接跨越六层境界!若是放在平时,根本想都不敢想。

    修为提升后,林琛炼化灵液的速度越来越快,又过了十日池子中的灵液已经见底,林琛的气息变得极为恐怖,可境界依旧停留在炼体九层。

    林琛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吃撑了,丹田内涨得难受,又迟迟得不到突破,深吸一口气,林琛反而冷静下来,脑海中掠过传承中记载的应对之法,双手连连掐诀,不断收缩、碾压真气。

    但这种过程却极为痛苦,即便是以林琛的韧性,也忍不住闷哼出声。

    原先如同棉絮一般的真气,在一遍遍收缩中越发精粹,不知过了多久,耳边突然“啵”的一声轻响,林琛手中机械动作一顿,下意识地内视丹田,却发现原先的无色真气缓缓产生了质变,带上了乳白色。

    这一刻,所有多余的真气都好似找到了宣泄口,疯狂的向那蜕变的真气中涌来。

    “轰隆!”

    林琛体内响起雷鸣般炸裂的声音,一股极为舒服的感觉扩散至全身,一丝又一丝真气发生蜕变,直到最后丹田内只剩下一层可怜的乳白色灵气,但她知道这点灵气的威力恐怕是原来的数十倍不止!

    练气期!

    林琛蓦然睁眼,精光射出足足半尺才收敛下去,她查探一番新破开的传承,发现果然多出了练气修炼功法和不少术法,闭上眼,周围的景象自动倒映在脑海中。

    神识已成,且能覆盖方圆百米。按照传承中的说法,初入炼气期形成的神识一般都在十米左右,神识范围越广,说明天生灵魂力越高,林琛足足是十倍的范围,就算是在传承中的那个天才云集的修真界,也算是中上等了。

    “不知那齐家的修真者神识范围有多少,不过就算打不过,我也有能力逃走。”

    想到这里站起身,林琛才发现满身油腻,一下子突破这么多层境界,肉身排出的杂质极多。

    随手捏了个清风术,将全身污秽去除干净,林琛的皮肤变得极为白皙细腻,若是仔细观看甚至可一看到血管流动,一头黑发竟长到了脚边。

    此时的林琛从外表上看,虽然与原先差不多,但却比之前的面孔清秀了不知多少倍,瞳孔更是黑漆漆的,宛如婴儿一般纯净无暇,若是说之前的林琛容貌算是中上之姿,而如今可称之为绝美。

    修士无论之前长相如何,一旦到了炼气期便成为先天之体沟通天地吸纳灵气,容貌都会上升数个档次,所以在修真者几乎找不到丑男丑女。

    就比如范岳天在晋入炼体期前,从外表上看就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但一突破炼气期身形样貌立即发生蜕变,任谁看都是一个高大不失儒雅的青年。

    并指截断长发,留到齐腰长度。林琛左右没找到衣服,不得不穿上原来的脏衣服,又运转隐匿气决恢复原来样貌才离开。

    堵上洞窟后,林琛走到矿洞内,发现不少正在挖矿的奴隶,她脸色微微一怔,二十多天过去若是再不重新开采,吴家的生意恐怕也会受影响。

    出了矿洞,正是正午。

    大半月不见阳光的林琛眼睛微眯,随即便看到一人疾步走来,却是许久不曾会面的吴铭。

    见林琛平安归来,吴铭脸皮子抖了抖,最后木木地说了一句:“洗澡水准备好了”便转身离开。

    林琛神色怔了怔,便跟着下人去了澡房。

    等到林琛走远,吴铭才停下脚步,转身看向林琛,满脸复杂,喃喃道:“多日不见,仿佛变得更加漂亮了呢……”

    换上一身黑衣,将头发随意束在背后,林琛走出了石屋,便吩咐下人备马,没过多久就有人牵着两匹马过来,林琛定睛一看,竟是吴铭。

    “你也回去?”林琛皱眉问道。

    吴铭面无表情地点头,“父亲派我来等你,你出来了,我便也跟着回去。”

    “好。”林琛接过马绳,没再说多余的话。

    自从上次金薇之事后,吴铭就没在林琛面前出现过,两人的关系疏远了不少。

    两人一前一后启程,直到夜幕降临已经出了北山,进入了一座无名森林后决定停下休息。吴铭在林内找到个空地生了火,又抓来了两只野兔烤在火上,时不时撒点香料。

    林琛坐在火堆旁,暗自诧异吴铭身上还带着这些东西,却也没多问,除了森林深处不时传来的野兽叫声,也就只剩下眼前的火堆在“噼里啪啦”地响,说不出的静谧。

    没过多久,就有一阵肉香味传来,差不多一个月没吃过东西的林琛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虽然声音不大,但在这静谧的氛围中异常响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