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覆灭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08本章字数:2132字

    齐家后院,一个身穿华服的青年慌慌张张地打开机关,书橱后顿时出现一个地道,那青年面色一喜,就要进去。

    忽地吹过一阵清风,血腥气味传来,青年瞳孔一缩,转头便看到满身是血的林琛,青年恐惧地咽了咽口水,飞快地说道:“前辈与我齐家到底有何恩怨,这其中定然有所误……”

    林琛一言不发,没等他说完,一把长剑便瞬间贯穿青年心脏,转眼间此人气绝身亡。

    不到两炷香,整个齐家惨叫声和奔逃声都消失不见,只剩下一群晕过去的丫鬟仆人,齐傲一脸绝望地走到齐家堂屋内,见到林琛已经换上一身干净的黑衣,正在低头喝茶。

    “前辈!我齐家到底犯了什么错,为何要赶尽杀绝?”

    齐傲的恨意表露无遗,他知道自己活不过今天,诺大家业毁于一旦,即便是林琛不杀他,他也不想活了。

    “犯了什么错?齐家主真是贵人多忘事呢。”

    林琛的声音样貌恢复正常,齐傲神情一怔,抬头看到林琛的正脸,立马跟见了鬼一样。

    “你是……林函真之女?不可能!不可能!”齐傲满脸不敢置信,“你早就死了!我亲手葬的你,怎么可能出错!”

    林琛伸手一招,长剑便刺穿了齐傲的脖子。

    “我是死了,可我又活得好好的,你是唯一知道这个秘密的人,若是在这之前,你上报到冷云洞,我便会陷入危险,但现在……一切都晚了,不是么?”

    “嗬嗬嗬……”齐傲鼓瞪这双眼,拼命捂着脖子不让它流血,可没到十息时间,便眼前一黑,气绝身亡。

    之后,林琛又呆了三天,将回到齐家的弟子屠了个干净,整个齐家不服往日繁华,尸体挂的到处都是,满目血腥,鬼气森然。

    在第三天,莲花池下的慧心莲也成熟了,林琛用玉瓶将莲子精华全部剥出来装好,晶莹欲滴的莲花瞬间枯萎,生机全无。

    走出洞窟将莲花池复原,又将齐傲的头颅割下包起背在身后,这才离开了齐家。

    戴着斗笠走在官道上,林琛身上的血腥气极重,行人纷纷慌乱避让开,林琛就这样慢慢的走,眼底一片茫然,灭了齐家她没有半分喜悦,反而有一股揪心的痛感从心中传来,就算再怎么复仇,父亲也回不来了。

    现在就算拿着齐傲的头颅,她也不知道去哪里祭拜,因为林家的坟……根本没人去立,尸骨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就这般胡乱走了半天,林琛也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不多时,她停下了脚步,望着眼前不起眼的民房门口挂着的铃铛,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自孩童时她就与其他人不同,五六岁正是玩耍的年纪,她却沉迷练剑,也只有父亲开口,她才会玩上两天,而那铃铛便是父亲亲手做的,样貌极为独特,是天底下再无第二个,她喜欢将它挂在门上,只要有人来,铃铛便会“叮叮当当”的响。

    林琛咬紧下唇,忍不住推开了院门,木门吱呀一声,缓缓打开。院子内有一个石桌,旁边有几个石凳,在石桌右边,放着一个木制剑架,上面放满了各式各样的木制长剑,林琛地看着这一切,眼泪默默地流了下来。

    这一刻,林琛仿佛感觉一切都是梦,父亲并没有死,这里就是林家,只是以她现在的修为,神识早就看到屋内摆放的灵位。

    走近屋内,林琛就看到桌上两个牌位一上一下地摆放着,上面牌位上刻着:“亡弟林函真之灵”

    下面的牌位,则刻着“长女林琛之灵”。

    牌位下放着香炉,旁边还有一些没有点燃的香支,林琛露出悲哀之色,解下背后的包裹扔在地上,点起三炷香,慢慢地跪在地上,狠狠地磕头。

    “不孝女林琛,今日带齐傲头颅前来祭拜,林家大仇已报,只剩林素素,再给孩儿一段时间,待报得大仇,琛儿定会再来!”

    将齐傲头颅一掌拍成血雾,林琛起身沉默少许,直接离开,也不忘带走门上的铃铛。

    这牌位显然是父亲的兄长所立,院子布置估计也请到了从前的工匠才得以复原。可她从未在父亲口中听说过还有什么兄弟。林琛对这个莫名其妙多出来的叔叔没半点感情,眼下他们既然认为她已死去,倒也不必去认亲,免得徒增麻烦。

    而且,林琛还发现,没有娘亲的灵位。

    她只听父亲提起娘亲姓琛,一个极为稀少的姓,至于具体叫什么却是不知,而且族中人都说娘亲在她出生时便难产死了,现在想来疑点重重,因为她从未在家中见过娘亲的灵位,父亲也没有祭拜娘亲的习惯……

    父亲已逝世,林琛也不可能知道答案,再不愿多想。

    眼见天色已晚,林琛祭拜一番后,顿觉心中少了一桩牵挂,心情也明朗了许多,没有急着赶路,慢悠悠地向灰山镇方向走去,也好让满身血气散散干净。

    第二日一早,阵旗自动破去,压抑的血光直冲天际,赶来的人发现齐家除了丫鬟奴仆全部被杀后,立即在溪云镇嫌弃轩然大波掀起大地震,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正坐在溪边烤肉。

    当兔腿散发出淡淡的肉香,林琛撕下一片扔到嘴里,却忍不住一掌熄了火堆轻轻叹气,她果然不是做厨子的料。

    到了傍晚,林琛出现在了灰山镇,吴家遥遥在目,她左右观望两眼,便走进一家小酒楼,选了一个靠窗的座位坐下,背后四个武者之间的谈话顿时飘入耳中。

    “听说溪云镇有发生了大事,镇山最大的齐家被灭口了!”

    “也不知道是哪个势力干的,我有个朋友正巧经过,进去一看,好家伙,连池水都被染成了血色!”

    “虽说活下来不少奴仆丫鬟,但没一个人记得那几天发生了什么,我估计这事不简单!说不定也是仙人……就跟三年前的那家一样!”

    说到后面,声音就小了下去。

    林琛吃了一口菜,心中却有些诧异,阵旗应该是昨天才崩解开来,没想到消息居然传得如此快,灰山镇的武者都已经知晓,想必吴家早就得到了消息。

    林琛却不知道,当年的林家覆灭之事同样如此,虽说俗世传递消息速度较慢,但若是遇到大事,武者之间消息传播速度还是相当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