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吴达的算计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09本章字数:2056字

    来到林琛所在的小院儿,范岳天一脸惊奇,“你竟然住在这种地方,这也太不符你身份了,那吴达干什么吃的……”

    “我住这习惯了,倒不是吴家主的错。”林琛打断道,转身从屋里拿出几碟茶点,放在院中桌上,二人围着坐下。

    “范兄来吴家,莫非就是所谓的宗门任务?”

    林琛试探着问道,范岳天点了点头,“这事对其他人而言是机密,但对你说倒也无妨,吴家的大公子吴浩本是我紫气宗弟子,吴浩跟着师兄他们出了一次门,结果得罪了魔罗门的人,虽然吴浩也因此身死,但那件事对摩罗门影响太大,有可能会对吴家动手,我与吴浩相识,便接了宗门任务过来帮一把。”

    林琛听完前因后果恍然,随即又眉头皱起,问道:“范兄也说那事对摩罗门影响甚大,若是派来境界更高的修士,你岂不是要遭殃?”

    “玉姑娘你是散修,对宗门之间的恩怨有所不知。”范兄解答道,“凡是修真宗门都不能对世俗势力明着动手,这是所有修真宗门内不成文的规矩,因此若是想要暗中覆灭世俗势力,必定不会派太厉害的人过来,而且必定会找其他世家掩饰,不敢明目张胆地杀人。”

    林琛一听便懂了,想到自己的遭遇,不由冷笑道:“这些修真宗派又岂会对凡人性命真正在意,只怕这规矩也是苍白的,稍稍掩饰后,只要不让上属宗门丢了面子,随便怎么来都行。”

    范岳天闻言不由苦笑道:“话是这么说没错,这些话可不能在宗门内讲,日后玉姑娘若是入了宗门,还得管好自己的嘴,免得惹祸上身。”

    “这些我都懂得,多谢范兄提醒。”林琛点了点头,道:“恐怕再过不久,家主就要请你过去试探我的身份,还望范兄隐瞒一二,我还不想与吴家有太多纠葛。”

    “都是小事,我答应了。”

    范岳天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不多时,范岳天果然被人请走,临走前那主事丫鬟还忍不住多看了林琛两眼,想不通为什么高高在上的仙人会和一个凡俗女子相谈甚欢。

    送走了范岳天,林琛脸上笑容收起,关上房门神情变得凝重,虽然做了一些布置,但齐家的事早晚都会暴露,若是冷云洞这点事情都查不到,也就妄为修真宗派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林琛对自己身份和实力的暴露也就不那么在意,只要再过半个月时间,通过仙人大典躲进紫气宗,冷云洞就暂时拿她没办法,她也有足够时间修炼强大。

    一切都在林琛的掌握之中,与修真宗派做对,林琛每一步都要思考许久,考虑周全,所幸一直到现在都没出大的差错。

    收起杂念,林琛将注意力转移到修炼上,与王竹对敌之时,她本以为会有一场恶战,没想到下意识使出剑术,剑气竟然与灵气融合在一切,威力呈几何倍数提升,一间便破了王竹辛苦布置数月的阵法。

    “那王竹说出了剑修二字,难不成领悟剑术便是剑修法门?”

    在传承记忆中,林琛曾见过对剑修的描述,“同阶无敌”、“越级挑战”等等字眼都用来形容剑修的强大,可传承中的功法只是气修,却没有对剑修的修炼法门有所提及,林琛对修真的所有了解都来自于传承,既然传承中没说,眼下便只能靠自己摸索。

    所幸,已经使出过一次的招数,林琛已经记住了感觉,若是多多练习定能做到百分百的成功率,只是那一招消耗极其恐怖,上次对敌王竹不经意间使出,只是出了一剑便消耗了三分之一的灵力。

    也就是说,林琛最多只能出三剑,三剑之后只能任人宰割,这样的招式威力其他,可当做底牌使用,不到万不得已,林琛不准备动用。

    吴家正厅内上了极好的茶水,吴达一脸笑眯眯地虚引道:“这是我吴家亲自炮制而出的茶叶,上仙请用。”

    范岳天依言端起抿了抿,放下微笑道:“味道不错,只是比起宗门内的灵茶就差多了。”

    见范岳天话里带刺,吴达脸色一僵,但转瞬间就恢复过来,厚着脸皮道:“不知吴某有句话当不当问,上仙与那王玉到底是什么关系?”

    “既然知道不该问,家主何必多言,我还有事,告辞了。”

    范岳天神色淡漠地说完,站起身直接离开。虽然林琛没说什么,他也能感觉到这吴家主和林琛的关系并不是那么友好,既然如此他还需要给吴达什么好脸色看?

    毕竟对他们修真之人来说,凡人就如同过眼云烟,根本没什么好在意的,重要的还是与林琛之间的关系。当然,他本就将林琛当做朋友,朋友受欺负了,他也有义务收点利息不是么。

    直到范岳天完全消失在视线,吴达满脸笑容立刻变作阴沉,这范岳天上次过来明明彬彬有礼,可自从见过了王玉就像是换了一个人,若说他与王玉之间没有关系,恐怕连鬼都不信。

    “仙人怎么会跟王玉扯上关系……”

    吴达紧紧皱着眉头,隐隐感觉自己下一步错棋,虽不至于一步走错,满盘皆输,但似乎失去一个绝好的机会。

    一夜无话,第二日清晨,彻夜未眠的吴伯接过探子传来的情报回到书房内,神情凝重得很。

    齐家上百口人一夜之间被杀,若是不调查清楚他心里难安,谁也不知道这样的祸事会不会突然掉到吴家头上。

    “吴伯,王玉姑娘求见。”

    外面的管事传来话声,吴伯顿时放下手中纸张,朗声道:“赶紧让她进来。”,心里却寻思着今天玉儿怎么如此正式。

    不多时,林琛就来到了书房内,穿着一身干净利落的黑衣,与平时懒散的模样大不相同。

    见到林琛,吴伯早就将情报藏好,满脸的担忧全部化作了微笑,道:“怎么今日突然过来,昨天听你回来我扑了个空,后来才知道你去看仙人去了。怎么样,仙人长得跟我们这些凡人没什么两样,要老头子说,就是气质不同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