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章血云寨后事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09本章字数:1998字

    “如此多谢范兄。”林琛心中松了口气,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画面,又道:“不知选择势力可否让我来。”

    “当然!这令牌便交予你了,我们俩这次可是过命的交情,再说谢字我可要生气了,哈哈……”范岳天毫不在乎地将黑牌扔给了林琛,笑着转身回到屋内休息,一场战斗下来他也累了。

    其实这个令牌一直没用,是他没选好合适的世家换取利益,只不过能帮到林琛,他心中却不觉后悔,这次要是没有林琛,他范岳天早就身首异处,哪里还有命享受令牌带来的好处。

    林琛也回到房内,捂着隐隐发痛的胸口一直皱眉,传承中的增强秘法果然强大,只不过这后遗症也同样令人难受。

    若是范岳天能堪破林琛的隐匿气决,便会发现这次林琛跌落境界,回到了炼体九层,以一层修为换取两个时辰的爆发,按照秘法中所讲,练气境界一层修为最多可增强三层修为。

    可林琛体内的玉髓精华还有不少残留,毁去一层修为直接增加了五层实力,直达练气六层,再加上剑修剑术,那花白青年不敌林琛实乃情理之中。

    “毁去也好,这次我实实在在地修回练气一层,想必修炼速度又能回到从前,有失有得,倒不遗憾。”

    虽然有了经验,再重修回去没第一次那么艰难,可丹田灵气亏空得厉害,若是按照寻常方法补回灵气起码要半年时光。

    想到这里,林琛从怀中拿出一个玉瓶拔开瓶塞,一缕极为淡雅的清香立刻弥漫开来,深吸一口气,她便感觉丹田内灵气恢复了一丝,盖上玉瓶。

    “慧心莲”顾名思义,有永久提升悟性之功效,莲子便是其全部精华所在。除此之外,亦是固本培元、补充灵气的绝佳灵物,林琛相信只要将玉瓶中的莲子全部炼化,不但能恢复修为,还能更进一步。

    只可惜,眼下她根本没实力找人炼丹,若是能将莲子炼成“慧心丹”,效果还能大大提升。

    慧心莲就算是放到筑基修士甚至元婴修士中,也是绝对的宝物,毕竟悟性越高,修炼速度也会变快,更可对冥冥之中的悟道有帮助,对修士来说可遇而不可求!也正是因为如此,林琛根本不敢暴露。

    将一粒莲子塞入口中,林琛缓缓入定。

    一夜无话,第二天辰时过后,林琛结束修炼离开了屋子,范岳天早就屋外,看到林琛脸色好看了不少,他也放下了心。

    二人出了灰山镇,一路走到血云寨底下,范岳天这才脸色古怪地问道:“你选择的势力不会是打劫的山寨吧?”

    林琛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道:“正是!”

    “这……”

    范岳天无言,紫气宗名义上自诩为正派,管辖势力内多了一个世俗山寨虽说不是什么大事,但这个势力一旦打上他的名字……他已经能够想到被同门弟子嘲笑的场面了。

    林琛看到范岳天的脸色不好看,心中一片雪亮,当下也不点破,脚尖一点便飞上了山崖,范岳天立即跟上。

    上得山崖,林琛却问道一股血腥味,当下神识一扫,神识中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躺在床榻上。

    “什么人?敌袭!!”

    守门的青年一声大喝,寨子内霎时涌出一大批人,其中不少身上都挂彩。

    “都给我散了,来的是贵客!”一道温文尔雅的中年人从人中走出,一记爆栗打在守门的青年头上,“敌袭什么,谁会这么光明正大的敌袭,长点脑子!”

    青年委屈地抱着头站到一边,这时人群也散了开去,张辉走到林琛面前,脸色凝重道:“你来的正好,进去看看吧。”

    林琛点头急步走了进去,范岳天摸了摸脑子,没想明白一向镇静林琛今日怎么如此浮躁莽撞。

    血云寨内除了诸人居住的地方,也就一间上房,此时上房内,一个半大的黑脸丫头正端着碗给床上的老人喂水。

    “我来吧!”

    正在这时,一双葱白的双手伸手接过碗,丫头闻声抬头,目光立即一亮,好漂亮的姐姐。

    “姐姐你是谁?”

    丫头脆生生的问道,林琛一边将怀中的药散撒入碗中,微微一笑道:“姐姐是床上老爷爷的孙女,你呢?”

    “我叫小雪,从小在寨子里长大,爹爹是二寨主,姐姐不是坏人吧?我听寨子里的人说,小时候我差点在雪地里冻死,是爹爹捡回来的,爹爹虽然是强盗,但是一点都不坏。”

    小雪慌忙解释道,眼中满是担忧。

    将药散灌入吴伯体内助力划开,林琛转头露出温和的笑容,“姐姐当然不是坏人,小雪想不想住去镇上?想不想变得漂亮?”

    “当然想啦,小雪想变得跟姐姐一样漂亮,和爹爹,和寨子里的大叔大婶们住在镇子里的大房子里!”

    听到林琛不是坏人,小雪恢复常态,眼睛亮晶晶的想象住在城里的生活。

    林琛温柔地摸了摸小雪的头,本来还想试探一番张辉,眼下倒是没必要了。

    牵着小雪的手,林琛走了出去,张辉早就在门外等候,独独不见那个五大三粗的大寨主张虎。

    “你的大哥呢?”

    林琛眉头一挑,张辉见她牵着小雪的手,心下诧异,但一听到她问起张虎,心情瞬间沉重起来,良久才吐出一句:“被吴达杀了。”

    “怎么回事?”林琛心中隐隐有个猜测,但那个猜测太过寒心,若是不从张辉口中说出,她根本不愿意去相信。

    “我与大哥一直在关注你的动向,自从昨日后,我便担心吴达有所动作,一直都在吴家周围。最后果然发现吴达要逃走,而且还想杀了吴伯,我便带着人进去阻止,没想到吴达身边还有高手,大哥一时大意……”

    张辉没往下说下去,往日沉稳的汉子此时眼眶却是通红。林琛眼中闪过一丝杀意,但又想到吴铭临死前的交代,最后只能深深地叹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