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7章重回练气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10本章字数:1989字

    “……你!”

    铁双双微微瞪眼,这话的含义太过惊人,她一时间竟无法相信。

    之前她便对林琛的修为有诸多猜测,也曾猜过林琛可能已经是炼体修士,可怎么也没想到她竟然已经是练气修士,放在紫气宗便是地位更高的正式弟子,可林琛为什么甘心呆在记名弟子里?

    铁双双心中疑惑,见林琛又扔出一枚小元丹,这次她不再扭捏地一把接过,感叹道:“也不知重山那家伙在哪,要是他也在这里那该多好。”

    林琛沉吟片刻,道:“你们二人都是我带来紫气宗,待我近日将灵兽阁那边的问题解决,自会去寻他,你不必担心。你修炼吧,我也需要疗伤早日恢复。”

    见林琛入定,铁双双拿着丹药,心中满是感慨,遇到林琛真是她这辈子最大的造化。

    接连两日下来,林琛都在寻求破解鬼脸之法,但最后却总结出,只有炼气期修为才能勉强破开,现在她虽然体内也是灵力,但却不纯粹。

    得到结果后,林琛干脆对白狼不闻不问,就在一旁默默炼化莲子,如此不眠不休地炼化下来,终于赶在两天内将修为恢复到巅峰。

    是夜,林琛在床榻周围布下阵法,阵旗是她抽空去山下坊市买的,当然也要乔装打扮一番,否则一个记名弟子购买阵旗必定会引起他人注意。

    铁双双好奇地盯着林琛动作,她今天是第一次看到林琛动手,没想到却是深奥无比的阵法。

    弄好了,林琛就开启了阵法,铁双双立刻就发现林琛明明就在眼前,却完全感应不到气息。

    “修真手段,当真神奇!”铁双双眼中闪过艳羡之色,但因为什么都感应不到,很快就无聊起来,便也开始自己修炼,林琛已经交给她一瓶小元丹,在林琛的影响下她也变了性子。

    放在以前,她肯定会将丹药留着,修炼到最关键的时候再吃,可现在……丹药不就是用来吃的吗?反正还有很多!

    林琛倒出剩下的莲子,一口塞入最终,慧心莲子入口即化,立即化作一股澎湃汹涌的药力冲向瓶颈,已经突破过一次的瓶颈在药力作用下瞬间被重开,林琛轻轻松松就再次进入练气期,整个过程中除了周围灵气有些波动,再无任何影响。

    药力在筋脉流过一周后汇入丹田,丹田内的灵气立刻暴涨,仿佛干涸的湖水焕发新生,直接将林琛送入练气一层巅峰的境界,只差一点便能破入练气二层。

    “破后而立!”

    林琛睁开眼,吐出一口浊气,这次不比在北山用玉髓液多次突破,需要过很长时间才能再次突破,受秘法影响重修之后,根基比原来要扎实很多,就算直接突破到练气二层都没关系。

    只不过这一次,林琛长了教训,硬生生将突破气感压下,她知道下次自行突破才是保证根基不损的最好方法。

    第二日一早,林琛来到灵兽阁,虽然依旧是一身灰衣,但微胖女子总觉得林琛变得不同了。

    “师姐,还有几天更换阵法灵石?”

    回想一边传承中的破解之法,林琛突然开口问道,那微胖女子闻言一愣,转过头来才发现是一直没说话的林琛问她,当下回道:“还剩三天防护阵法就没了,你可要抓紧,说不定那黄管事气消了呢!”

    三天……林琛眸光微闪,又沉默下去。那微胖女子见她无动于衷,微微摇了摇头,回头做自己的事。

    面对缩成一团的白狼,林琛双手缩在袖管里暗暗捏诀,灵力很快在指尖汇聚,随即化成一面符印,感应到黄管事不再,林琛迅速在虚空中一点,符印立即凌空飞出,落入那白狼眉心。

    白狼身形一颤,眼中闪过迷茫之色,随后短暂地清醒过来,看着林琛的神情充满感激,但很快又恢复原状,凶厉不安地发出低吼。

    “有效!”

    林琛见状不惊反喜,下术之人的修为比她要强很多,一道符印根本破不开,她早就想过这个问题,一道符印破不开,那十道、百道呢?

    她本就准备用水磨功夫,因此才急着突破,所幸今日问了那微胖师姐还剩三天,抓抓紧应该够了!

    接下来,林琛不停地捏诀,之间汇聚的符印越来越多,但只到了十枚就好似到了控制极限,即便再捏出一枚来也会立即散去。

    林琛皱了皱眉,将十道符印投入白狼眉心,又立即继续下去……

    如此过了整整一天,林琛指尖控制的符印达到十三道,白狼眉心的鬼脸也消散了一小半,但却以一种缓慢的速度在恢复,白狼不断地清醒模糊,早已疲累不堪地昏睡了过去。

    林琛缓缓站起身,忽地感到天旋地转,不由紧紧靠在墙边,一股极为虚弱之感从丹田之中升起。

    一整天不断的消耗精神和灵力,已经双双到了极限。

    林琛苦笑,自从用了秘法之后,她还从未如此疲累过,倒像是和修士大战了三百回合一般。不过……也不是没有收获。

    林琛看了眼沉睡中的白狼,转身离开。

    在俗世之时突破到练气期后,术法、手诀不能暴露于他人眼中,独自练习远远没有实战掌握得快,如今借着解决白狼身上的咒术,也好锻炼灵力控制,之前符印从十道涨到十三道,便是进步的表现。

    如此一来,林琛也有了个盼头,在隐藏在记名弟子这段日子中总算不再无聊。

    暴露秘法一事林琛从未忘记。那日摩罗门逃走的弟子是个祸患,若真的暴露,他人最多查到紫气宗正式弟子身上,而她现在混迹在记名弟子中,断然查不到她。

    她也与范岳天通过气,只要自己躲在记名弟子中,计划就是完美的。

    “自仙人大典已经过去了七八日,范岳天也快回来了。”

    扶着门林琛气喘吁吁地想到,在今天之前,她从未觉得灵兽阁到往住处的距离如此之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