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5章守株待兔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11本章字数:1929字

    稍稍松了口气,林琛打出一道“木”字神通,将右臂的筋脉恢复,目光狠色一闪,又毫不停留地重新沉浸在吸收灵玉矿脉之中。

    杨烜无聊地坐在门口,他已经连续修炼超过了四个月,可里边依旧没有任何动静。按捺不住的时候他想进去看看,结果洞口仿佛有一扇看不见的门,他怎么用力打都打不开。

    心知这恐怕是林琛设下的术法,说明林琛还在里边,杨烜心中微安,乖乖守在门口。摸了摸胸口中的瓶子,里边还有一枚辟谷丹,也就是说再过一个月,林琛还不出来,他就要离开去找食物了。

    洞窟内,林琛正在一旁打坐,地表上的灵玉矿脉依旧还剩下一小片,她闭上眸子片刻,又睁开眼,识海中的金纸的厚度已经变成原来的两倍,而且从中间裂处一个缝隙,仿佛要分为两页。

    可整条灵玉矿脉,除了地表面林琛特意留下来的一小片,其他所有已经被玉典吸收得一丝不剩。

    轻轻叹了口气,林琛摸了摸泛着一丝碧玉光泽的右臂,顿时有种冰凉之感传出,这条右臂的肉身强度已经远超身体其他部位,连续三个月被灵玉精髓不断冲刷,筋脉断裂了又被林琛以神通恢复,如此不断地破后而立,若是没有提升才是怪事。

    起身掐诀将身周的灰尘震开,林琛右手一招,驭物术展开,那约莫十平米方圆的玉石块立刻震动起来,坚持不到半刻钟,中间突然传出一阵“咔嚓”声,灵玉整块从矿脉上分离而出。

    打开储物袋将这一大块灵玉装了进去,整个洞窟内的灵气消散一空,这玉石矿也变成了再为普通不过的凡玉石矿。

    林琛沉吟片刻,目光一闪,伸出左手展开驭物术,但这次即便只是强度略低的凡玉,林琛搬动起来也颇为吃力,远远没有右手来得轻松。

    见此林琛眼中闪过果然之色,右手不管是强度还是施展术法的威力,都是左手的数倍,以后平时可用左手对敌,右手也可看作成一个杀招,这样再加上剑修招式,与人斗法更有把握!

    “若是再出现一个灵玉矿脉,倒可将左手也洗练一番……”

    林琛如此想着,又不禁失笑,遇到这么一个灵玉矿脉已经是天大的气运,她竟然还不满足。

    至于整块震下来的灵玉,倒让林琛有些头疼,想要将之切成如灵石般大小,至少也要颇为锋利的飞剑,而她这里实在没什么像样的法宝,就算是动用剑修杀招,也只有极为寻常的精钢剑罢了。

    将痕迹消除,林琛扫了眼这片矿脉,转身想外边走去,走到洞口,看到还守在这里的杨烜,她轻哼一声。杨烜吓得猛一转身,看到林琛后,眼中的担忧立刻消失不见。

    “走吧,带你回宗门。”

    林琛淡淡的说了一句,就往前走,杨烜见她什么都没解释,暗地里撇了撇嘴,快步跟了上去。

    紫气宗山下的紫气镇是一个凡人城镇,林琛走到这里,就停了下来,找当地居民租了一间屋子,住了进去。

    杨烜眼巴巴地看着林琛,见她有没有任何解释,不由叹了口气,愁眉苦脸地跟着进屋。赶路的这些日子他也看出来,林琛的性子跟他想象的有很大的出入,路见不平也不见她上去相助,说话简直少得可怜。

    他倒想去帮助一番,可一想到自身实力,最后肯定要麻烦林琛,若是惹怒了她可就糟了。

    他很庆幸当时身上有一枚那样的玉,正是林琛需要的东西,否则她肯定也不会管他死活,不管是救他还是杀人,都是交易,可最后为何带着他拜入宗门,这一点他却不懂。

    他看得出来,林琛不像是多管闲事的人,可带他来紫气宗的的确确是一个吃力不讨好的闲事。而且这一路上,林琛也没少指点他修炼,如今这半年过去,他已经成为练气四层的修士,比原来龟速般的修炼速度,快到不知道哪里去。

    勤快地收拾一番屋子,杨烜让林琛住下,就跑出去酒楼大吃了一顿,总算到了一个有人气儿的地方,这一路上天天吃辟谷丹,他的嘴里真是要淡出鸟了。

    林琛静静地坐在屋内,看着外边热闹的街市,眼中闪过丝丝追忆,但这丝追忆很快就消失不见,化作淡漠。

    林琛租下的屋子并不是很好,至少在杨烜看来,连个门都是破破烂烂的关不上,屋内更是什么都没有,只能坐在地上。

    可这个屋子在林琛看来,却是再为合适不过,若是紫气宗弟子有人下山,定然会从此处经过,这里是唯一的出路。

    李轻云有没有回来,林琛不知道,但她在外界已经逗留了差不多一年之久,想必那李长老的心思也淡了。就这么回去……林琛不敢。

    所以她想了一个笨办法……守株待兔。

    就在这山下等着,只要有紫气宗的弟子过来,实力没有超过她,完全可以抓住问话。只不过这个计划,在时间上完全不确定,谁知道这段时间有没有弟子下山,若是没有,林琛就需要更多的耐心去等。

    但林琛不怕。

    她现在身上有大量灵玉,就算此地人多眼杂无法布置阵法,也可以徒手抠下一块来直接吸收炼化,灵玉中的灵气温和,玉气也极为纯净,二者相辅相成之下,修炼速度也慢不到哪里去。

    夜幕将至,杨烜在外边疯了个够,终于乖乖回到了木屋内,看到林琛像个木头般坐在地上修炼,心中暗暗叹气,也坐在一旁修练起来。

    就算林琛性情冷淡,可在他杨烜心中,早已经将林琛当做师父一般的存在,帮他报仇,教他修炼,光是这两样就足够他报答林琛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