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4章变故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11本章字数:2062字

    “事不迟疑,赶紧去见峰主师伯吧。”

    林琛出言道,范岳天和叶蔚微微点头,三人同时推开了侧殿大门。

    殿内亮着微弱的烛光,林琛一眼便看到身穿淡蓝色宫装纱衣的峰主云姑,精致的面庞上隐隐有一丝担忧,她端坐于殿内木椅上,在其身边还放着三张空着的木椅。

    “都过来坐吧,你们都是李轻云的弟子,不必客套。今日找你们前来是有要紧事,事关你等师尊,定要好好聆听。”

    云姑挥手布下一道隔音禁制,温和的话声回荡,林琛三人相视一眼,立刻走过去坐下。

    “峰主师伯,师尊难道是出什么事了?”刚坐下,范岳天就耐不住开口问道。

    云姑视线扫过三人,又在林琛脸上微微停顿,轻声问道:“你等可知正道与魔道?”

    此话一出,叶蔚脸色立刻变冷,一柄漆黑飞剑从体内飞出,范岳天面色大变,连忙阻止道:“大师兄,你这是做什么?!”

    林琛在一边默不作声,剑盒已经落到了手中,虽然不知道叶蔚有如此大的反应,但显然……李轻云恐怕与魔道有关。

    “叶蔚,你不必紧张,轻云前辈乃是我救命恩人,即便他是魔道之人,与我而言又算得了什么……”

    云姑神色坦然地说道,叶蔚迟疑片刻,收起飞剑,低头说道:“弟子莽撞。”

    “无妨。”云姑摆了摆手,神情有些欣慰,继续说道:“轻云前辈能有你们三个重情重义的弟子,也算幸运。所谓正道与魔道的差别多在于功法,正道修炼的功法多为中正平和,而魔道多半伴随着杀戮与血腥,可若是不违背本心,在我看来其实没多大差别。正道修士不一定都心存善意,魔道修士也不都是滥杀无辜之辈。轻云前辈虽是魔修,但心底善良,想必修炼魔道功法也有不得已的苦衷。”

    林琛闻言,想起了那日在赵家遇到的绿袍邪修,不管是功法还是品行都是地地道道的魔道做法,可李轻云……不管怎么看都不像是魔修,但叶蔚的反应明显证明了云姑话的真实性。

    云姑眼眸微抬,视线扫过三人,神情肃穆地开口道:“想必你们也察觉到,你们师尊的来历不普通,他躲在紫气宗自然有他的道理,我从未过问,可就在前几日。你们师尊找到我,将你们三人托付于我,想必他遇到了什么,不得不离开,你等也要记住,此事千万不能透露半句,否则不仅是你们,就连整个紫气宗恐怕也难逃一劫!”

    林琛闻言心中一震,师尊离开了?

    这时,云姑又扔出三枚玉简飞向三人,林琛接过却发现上面有一层暗红色的禁制,这道禁制给林琛的感觉,与平时遇到的完全不同,似乎里面充斥着血腥之气。

    “这玉简乃是轻云前辈留给你们三人,你等只有修炼到结丹境界才能打开。”云姑解释道,“轻云前辈的具体修为我不曾知晓,只是当日我陷入险境,你们师尊一招就将三个结丹拍死,绝对不是表现出来的筑基修为,所以他的安危你们大可放心。”

    将玉简收起储物袋,林琛沉默片刻,突然开口道:“云姑师伯又准备如何安排我们三人呢?”

    云姑似乎有些诧异林琛的镇静自若,沉思片刻后,叹声道:“我虽是峰主,但自问无法做到轻云前辈那样,以绝强的修为令掌教师兄忌惮甚至恐惧,所以你们师尊一走,李文彦与钱非长老一脉发难,我定然难以保住你们,所以你们有两个选择!”

    说到此处,云姑语气顿了顿,“第一个,便是与我一同闭关,想来以李文彦的胆子,也不会强行打断我,让我出关,到时候说到掌教那边也没理。数年后等长老们心思淡了,我便宣布你等三人入我门下,这样一来也有理由为你等出面。

    第二个,便是我帮你等改头换面,化名前去边境进入军部,初炎国边境城常年缺少修士,你等前去可得到初炎国奖励的修炼资源,边境战场更是一个能历练人的地方,等到风头过去再回来,你等身上都有了初炎国的功劳,李文彦他们根本不敢明目张胆地刁难于你们。

    这两个办法各有利弊,你们思考清楚后告诉我,也好帮你们安排。”

    “我选第二个!”

    “我选第二个!”

    “我选第二个!”

    几乎是同时,三人毫不犹豫地开口说道,云姑见状先是一愣,面容上的阴霾消散了不少,过了片刻才正色道:“既然你们意已决,我便为你们安排,三日后子时再来这里,我送你们暂时离开紫气宗。”

    “多谢云姑师伯。”

    林琛先行谢道,云姑微微点头,皱了皱眉头,忍不住劝道:

    “叶蔚与范岳天的选择我自不会多说什么,可你一个女修在外多有不便,其实轻云前辈最担心的莫过于修为最低的你,你真要去边境,而不选择与我闭关么?”

    林琛看了眼神色古怪的范岳天,坚定地摇头道:“多谢师伯好意,我选择去边境。”

    云姑似乎早就知道林琛会拒绝,轻声叹了口气,递出一枚玉符,说道:“此物从遗迹中所得,乃是一枚上古传送符,若是陷入绝境,可保你一次性命。可惜我只有一枚,否则送你们一人一枚,我也能安心一些。”

    林琛看着云姑手中的古朴玉符,犹豫片刻才接了过来,低声道:“多谢师伯恩赐。”

    叶蔚与范岳天见林琛接过,目光也安稳了不少,就算范岳天知道林琛的修为肯定比他高,此刻也生不出羡慕的心思,反而感觉很是安心,谁让林琛是他的小师妹呢。

    “都回去吧,今日我们之间的谈话,绝对不能让第五个人知晓。否则将有大难!”

    “遵命!”

    三人出了宫殿,叶蔚神色一如既往的冰冷,范岳天则是十分低落。

    林琛回头看了眼漆黑的峰主大殿,沉思片刻,轻声对他们二人道:“师兄,我们回绝云殿,师尊走得急,说不定留有破绽。”

    叶蔚目光微闪,二话不说向绝云殿赶去,范岳天与林琛立即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