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8章坦白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12本章字数:1939字

    斜眼修士恭恭敬敬地退到帐外,等到帘帐落下,立刻收起奴才相,轻哼着小曲儿走了回去,他修为虽低但懂得做事,那二愣子去了险地战区就等死吧!

    只可惜了那女修,斜眼修士想到林琛的脸,立刻打了个寒颤,忽然觉得一点都不可惜,这种丑女早点死了算了!他宁愿去春花苑找那些庸脂俗粉,也不想与那种丑女双修。

    “啧啧,脱胎换骨之后还能丑成这样的,也不知在炼体期的模样又是何等的惊天动地啊……”

    另一边,林琛三人被带到一间营帐中,此刻营帐内不过寥寥十几人,见到有人进来立即抬头看过来。看到三人中竟然还有林琛这个女修后,众人纷纷露出惊诧之色,随即看清了林琛的长相有忍不住浮现出嫌恶之色。

    林琛心中却很满意,如此一来倒不用担心有人因为她是女修找她麻烦。

    月华在路上交代过,边境女修极少,就算是有也基本沦为其他修士的身下物,若要逃过逼迫,要么有男扮女装的秘法,要么就得让自己变得足够丑陋。

    隐匿气决只能稍微改变形貌,更不提女变男,好在月华师兄精通易容术,稍稍修饰一番,林琛立刻歪鼻斜眼,就算再神识下也看不出端倪,毕竟易容术乃是俗世做法,修饰用惯了神识辨别真伪,至少绝大部分人都不会特地用肉眼观察林琛的外表。

    闭目休息了不到半日,营帐内又多了几人,勉强达到了二十之数,不多时一个身材高大的将领走了进来,双眼扫过帐内修士,目光特地在林琛三人身上停留片刻,而后冷喝道:“都给我站起来!你们现在是我初炎国军士,从前就算你有再高的身份,到了这里都给我统统忘记!只有在战场上拼杀,你等才能获得自由,获得更高的地位和修炼资源!”

    一番洗脑后,将领看只有寥寥几人目露狂热之色,心中诧异不已,修真者心志坚定,不会轻易相信他人之言,特别是他讲的都是鬼话,没想到这都有人相信。

    “东乙区战事紧张,急需修士补充,你等稍后会直接被遣送过去,那地方可是迅速积累军功的好地方。”将领口吻中带着蛊惑,目光却是渐冷。

    林琛心中一沉,东乙区恐怕不是什么好地方,能快速积累军功……换个说法,那地方每天都要死不少人。

    时间不长,运送修士的灵舟便回到了军部内,上边还残留着不少血迹,在军士的呵斥下,林琛等人乖乖上了灵舟。

    登上灵舟的那一瞬间,林琛心脏紧紧收缩,连呼吸都变得时有时无,从现在开始,她的性命就要交给虚无缥缈的命运。

    “谁也不知道,在明天的战场上会遇到什么,但只有一天可以确定,嚣张炫耀、贪功冒进只会死得比别人快。”

    想起月华的嘱托,林琛蹲在船舱内,眸子缓缓闭上,气息也随之沉寂下来。

    范岳天虽然还在傻愣愣的四下观望,但已经将气息隐藏,他虽然看上去愚钝,但光从为林琛隐瞒修为从未露过马脚一事来看,便可知他不是真傻。

    叶蔚看着林琛和范岳天,眸子里闪过柔和与歉意,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灵舟外时不时响起喊杀声,灵舟也会出现震荡,但很快声音就被镇压了下去,没有让船舱内的修士动手。林琛看了眼一片模糊的船舱外界,想必灵舟上又新添了不少血迹吧。

    日月轮转,转眼间过去了七日之久。

    这几天,林琛明显感觉到灵舟外发生战斗的频率变高,有的甚至可以连绵不绝持续数个时辰。

    “东乙区果真战事紧张,也不枉我选择从军!”

    “就你这修为也想建功立业?”

    修士中有人小声说话,但很快就引来一阵嘲弄,林琛沉默不语,她只想活命,其他什么都不想。

    终于在第九日,再也没有任何震动和声音传进来,林琛猜测恐怕已经到了东乙区的军部。

    果真,过了不久,船身微微一震,随即停了下来。

    不多时,舱门哐当一声大开,出现在门口的是个甲衣修士神色冷漠地扫了眼舱内,神色平静地说道:

    “东乙区已到,你等皆随我出来,中途不得喧哗,否则军法处置!”

    在船舱内的修士三三俩俩地起身走出,林琛等人也等着起来跟在后边,甲衣修士看到这幅松散的样貌,目中闪过蔑视之意,也不多言,转身在前边带路。

    时间不长,林琛等人来到一间极为宽敞的石殿中,只见殿内还有数千个甲衣修士在此地等候,神情皆是冷漠,抑或是充满警惕和不善之意,还有不少人三五成群的盘膝交谈,看模样也是今日刚到此地。

    三人找了一处空地,盘膝坐下,叶蔚视线扫过殿中之人,发现大多数人气息都在练气三层以上,他很皱了皱眉,开口道:

    “师妹,你跟着我!”

    林琛微微一怔,随后反应过来,叶蔚这是担心她一个“练气二层”活不过第二天。

    “大师兄,你应该先担心我才对啊!”知道实情的范岳天立马委屈地嚷嚷起来,看着林琛的目光颇有些“恨得牙痒痒”的意味在内。

    叶蔚神色微冷,觉得范岳天这是无理取闹。

    林琛到了现在也没有继续隐瞒的必要,连忙抢先解释道:“大师兄,你不必担忧我的安危。虽说一起行动有个照应,但……月华师兄说过,战区边境线囊括数十万里,我们分配到一起的概率太低太低,强行乱来说不定会惹出更多麻烦。而且我的修为也不止二层。”

    “大师兄,你有所不知。师妹在入宗时就已经是练气修士,现在的修为恐怕比我还高!”范岳天跟着补充道,神色竟有些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