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0章局势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12本章字数:1965字

    青年看到林琛这幅尊容,眉头一皱,感应到其修为后更是皱得厉害,眼中露出无奈之色,走过来道:“这位道友,可是新来的斥候?”

    林琛缓缓点头道:“正是,我叫王玉。可否告知一声,我的住处在哪?”

    青年闻言,心道果然如此,他不禁轻轻一叹,道:“这斥候营原本有十人,只不过上次探查边境一下子死了四个,那空出来的帐篷都没人住了,你随意选择便是。我叫杨申杰,乃是这斥候小队的队长,这位是我道侣,乌霞。”

    乌霞慵懒地走过来,看到又瘦又丑,修为又低的林琛,终于找到了一丝作为修士的优越感,当即笑道:“可惜了,若是王玉妹妹长得漂亮些,找个像帅杰一样强大的男人,日子定会舒坦很多。”

    林琛闻言眉头微皱,但还是点头附和道:“乌霞姐姐此言甚是。”

    在边境,差不多只要是个女修都会选择依附于实力不错的男修换取修炼资源,男修也以能得到女修追随为荣,林琛却没想过这种事,要不然也不会把自己弄得如此丑陋。

    但……她对乌霞的活法却不好说什么,毕竟这是个人的选择,与她林琛无关。

    选了一间帐篷放下军部发放包裹,换上斥候所穿的甲衣,林琛就被杨申杰喊过去。

    斥候所穿甲衣与战场修士并无不同,只不过为了区分开种类,战场修士甲衣为淡蓝色,斥候则为淡红色。

    跟着杨申杰进入中间的帐篷,一章破破烂烂的木桌映入眼帘,在木桌还坐着神态各异的四人,其中一人正是林琛在门口遇到的肥胖青年。

    “王玉,你初来乍到,我身为队长,理应为你介绍一番,这位名叫狼王,使得一手好枪术。”杨申杰面带笑容,指着肥胖青年简略地说道。

    肥胖青年冷哼一声,没有回应。

    杨申杰脸色闪过不悦之色,但还是继续指着下一位,一个长着双下巴,面相老实,身材中等的青年继续道:“王子然,前几日刚到,擅长隐匿之术。”

    王子然似乎与杨申杰关系不错,露出老实巴交的笑容,点了点头。林琛立即回应,随后视线飘到最后一个身材高大的壮硕青年上。

    “他叫阿剑,剑术不错。至于乌霞你们之前见过,我就不多说了。”

    被唤为阿剑的青年冷着一张脸,面色苍白得很,喉咙动了动像是在压抑着什么。

    杨申杰介绍完也坐下,林琛见此,立即开口道:“我名王玉,迫于无奈之下混迹边境,所幸会些木系治疗法术,各位在我之前来此,都是我王玉的前辈,日后还请多多照顾了。”

    说罢,林琛右手一点虚空,立即有一枚拳头大小的绿色光球浮现而出,“嗖”的一声便光速没入青年阿剑的胸口。

    阿剑面色瞬间变冷,嗡地一声身边飞剑剑气暴涨,猛地刺向林琛,其余四人面色都难看得很,谁也没想到林琛会忽然动手。

    林琛装作惊慌却没有闪避,仿佛吓傻了。

    “快住手!”

    杨申杰忍不住出手向飞剑抓去,但那空中的飞剑却忽然自动停下,悠悠打了个转儿飞回了阿剑身边。

    杨申杰微微一怔,阿剑从未听过他的命令,难道受了一次伤突然改性了?

    收起飞剑,阿剑微微红润的脸上带上了愧色,开口道:“让你受惊了,我伤势好了不少,多谢。”

    林琛抚了抚胸口,似乎在舒缓惊吓,过了片刻才回道:“看你面色苍白受伤不轻,我出手莽撞了些,还望恕罪。”

    此话一出,阿剑对林琛的观感更好,看她的面容也不觉得丑陋,当即保证道:“你帮我治好伤,只要我活着,你便安全。”

    众人看林琛的面色立刻亲切了起来,就连一脸冷漠的狼王脸色也带上了些许亲近,原本听她说会些治疗法术,只以为是些治疗小伤口的小法术。毕竟练气二层的修为摆在哪里,实在让人提不起期望。

    可阿剑的伤势他们都知道,若不是阿剑拼了命地逃,早就死在了外边,这几日没有出战命令,他每日疗伤,伤势依旧没有好转。

    可林琛一个法术下去,阿剑的伤势竟然好了不少,这哪里是什么小法术,明明是极为精湛的木系治疗法术。跟林琛打好关系,他们这些人至少不用担心被伤势拖累至死。

    林琛闻言点了点头,道:“那便多谢了。”

    “互惠互利而已,不必言谢。”阿剑的话直得很,林琛倒觉得此人光明磊落,值得结交。

    “如今我们小队算上林琛只有六人,每次出战都会死不少,下一次出战命令也快了,大家可有什么想法?”

    杨申杰招呼着林琛坐在了乌霞旁边,神情也带上了尊重之意,乌霞面上虽未表现出什么,但心中却有些不是滋味,此女竟然靠着一手木系法术赢得了所有人认可,她从未见杨申杰用那种目光看过他。

    “哼……我们这些斥候,跟先锋营的炮灰没什么两样,只不过日子比他们稍微好过了一些罢了。”

    狼王哼声出口道,说得众人一阵沉默,因为他说的一点都没错。王子然看了众人一眼,摸了摸双下巴,接着说道:

    “不管是为了军功还是修炼物资,我们每次出战也得带回些情报,否则……一直呆在这里,早晚都得死啊,你看那些十夫长、百夫长。手下军士组成战阵在战场上冲杀,获得的军功高不说,死亡率还没我们高,唉……”

    “生死各安天命,下次出战,谁也不知道能回来多少,活一天算一天吧。”

    杨申杰似乎想起了上次出战死去的修士,叹了声气,所有人都沉默下来。

    林琛眉头皱了皱,原来斥候营每次出站都要死上一半人,怪不得士气如此低落,在这里想要隐瞒修为混下去,似乎有些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