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7章入楼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12本章字数:2011字

    林琛见毒禁已经崩溃,走到门边闭目片刻后,微微一笑,略带邪异的声音传遍了修士耳中:“这道禁制可维持两个时辰,可不要怪我没提醒尔等。”

    言罢,林琛消瘦的身影消失在门内,两国修士纷纷暗骂一句妖女,若是这门上的东西没解开,他等虽不甘心,但也只能离开。

    可眼下……进退两难!

    “罢了,富贵险中求!”

    练气七层的修士面现狠色,蓦然冲出,一个闪身就入了石楼之内,门上的绿光果然已经消失。

    有了这修士带头,仿佛连锁反应一般,立刻有大量修士跟着冲出!

    修真本就充满凶险,若是连一个洞府都不敢进去,还谈何修真!

    再说林琛,进到了石楼里边后,立刻撤去隐匿气决,将衣着里里外外换了个遍。若是在这里还保持这隐匿气决,无异于此地无银三百两,生怕别人不知道是她设下禁制似的。

    这洞府内却没什么危险,林琛穿过了数个石室,俱都是空空如也,多半已被前面两拨人搜刮干净。

    林琛立刻加快速度,向里边掠去。

    第一层除了一间石室无论如何都打不开,其余都是空荡荡的没有东西,林琛在那间石室上浪费了一些时间后,立即踏上了二层的台阶。

    “找死!”

    最后一层台阶还未上去,一声冷喝忽然从上边传出,紧随之到来的是两道璀璨剑光。

    林琛目光一冷,向后退开两步,伸手一指前边,碧绿飞剑瞬间冲出,在途中一分为二,向剑光冲去。

    “轰!!”

    二者相撞,立刻有无形波动向四周传出,随后那剑光似乎承受不住压力,自行崩溃。

    站在二层的修士见到这一幕,二话不说向后逃去。

    林琛凝立片刻,却没有追上去,四下看了看,选择了另外一个方向。

    过了片刻,大量修士从底层冲进了二层内,不管是北未国修士还是初炎国修士,俱都混到了一起。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此时此刻,还停留在第一层内的修士早就杀红了眼,若不是这石楼够结实,早就被轰得稀巴烂。

    眼见着遇到的修士越来越多,二层也渐渐混乱,林琛却很满意,这样的环境下才适合浑水摸鱼,至少李元奇和元沭那群人,无法针对她一人。

    将第二层内逛了个遍,林琛依旧一无所获,不禁暗暗咋舌,李元奇那群人难道是强盗出身?怎么收拾得如此干净。

    剩下两间石室无法打开,林琛这次没再执着下去,直接走上第三层的楼梯。

    此刻的三层内已经有不少修士上来,不是每个修士都跟林琛一样把低层全部搜索一遍,大多数修士则是直接重往高层。

    眸子闪了闪,林琛直奔炼丹室而去,这石楼一二层的结构一模一样,若第三层也如此,那她林琛完全可以避开无用的石室,只搜索炼丹室和炼器室便可,毕竟这两间石室內有宝物的概率最高。

    走到炼丹室门前,石室门却是关的,林琛眼睛已经一亮,上前转动机关。

    “轰隆隆……”

    石门内发出沉闷的机关转动声,随后缓缓打开,林琛立即闪身进去。

    一股沁人心脾的丹香扑鼻,林琛双目一扫,这间炼丹室内的古朴木架上放满了丹药瓶,显然还没人来过。

    拿起一个玉瓶到处一枚丹药,林琛还未来得及辨认,丹药便化作飞灰。

    林琛动作一顿,随后再看丹药瓶内,只剩下些许痕迹,剩下的丹药也全部逸散开。

    “年代太久,竟连丹药都失效了。”

    林琛皱眉自语,怪不得石室內的东西都没人动过,原来不是没人来过,而是这屋内的丹药全都是无用之物。

    “三层尚且如此,看来一二层内的东西,那个李元奇和元沭也没得到多少收获……”

    林琛暗道。

    突然间!

    “轰隆隆……”

    石室门打开,又窜进来一个中年修士,那人看到林琛,感应到其修为只在练气五层,神色下意识放松了不少,但还是戒备地走到木架边拿起玉瓶,跟林琛作出同样的动作。

    丹药化为灰飞,中年修士先是一怔,脸上的惊喜之色立即消失无踪。

    林琛见此也不再多留,转身就欲离开。

    “站住!”林琛转过头来,看到中年修士阴沉着脸,命令道:“把你储物袋拿来给我看看。”

    林琛眉头一挑,扫视了眼中年修士,练气七层。

    “快点扔过来!若不是我时间有限,你岂有命在?”

    中年修士脸上浮现出不耐之色,林琛冷冷一笑,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右手招出飞剑向中年修士刺去。

    那一股灵力波动,根本不是练气五层!

    中年修士心中骇然,慌忙间招住飞剑抵挡。

    砰!

    他的飞剑刚一与那碧绿飞剑触碰,立刻崩开老远,碰到石壁后又被弹开,落在地上发出清脆之声。

    中年修士眼中瞳孔收缩,一咬牙,扔出数枚珍贵玉符抵消林琛的飞剑轰击,略一犹豫,又张口吐出数枚金红血珠,这血珠刚一出现,便统统钻入飞剑之中。

    飞剑立刻由原来的蓝色化作金色。

    中年修士面色阴沉,伸手一招,飞剑重新落入手中。口中念念有词,一抹红光渐渐从剑身中逸散而出,飞剑在半空中盘旋一圈后,终于带着强烈的煞气,冲向林琛。

    林琛眼中寒光一闪,双手法诀立即变化,碧绿飞剑立刻发出强烈的剑鸣,微微颤动之间,一柄柄绿色小剑在其周围浮现而出。

    心念一动,立刻有三枚小剑飞出,呈品字形将那红光飞剑困在其中,红光飞剑剧烈颤动,三枚小剑立刻显露出碎裂的预兆,见此林琛又加上一剑,红光飞剑立即被稳稳困在其中,不得动弹。

    中年修士见到这一幕,脸色大变,失声尖叫道:“剑修!你竟是剑修……”

    林琛冷笑,却不言语,右手指尖一点,剩余的金色小剑立即一字排开,向中年修士冲去,玉符护盾还未完全建立,便在金色小剑的轰击下纷纷爆裂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