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匠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2:35本章字数:2565字

    司空牧野,小名小司,他虽然出生在一个匠人的家庭里,却一直梦想着成为一名骑士。

    他家的匠人铺规模不大,生意却相当不错,也不知道是因为地处皇城最繁华的地段,还是由于父亲手艺精良的缘故。

    不过匠人这个职业,的确是一门赚钱的营生,因为这个时代并不怎么太平,人人都向往着拥有一两件附过精元的武器装备。

    小司就在这繁华的皇城里过着锦衣玉食的日子一天天长大,太平了二十年,总会有不太平的时候,今天,皇城终于有些骚乱了。

    小司的房间窗户朝东,每当太阳升起,便会有耀眼的阳光从窗户上的五色琉璃透射进来,将流光溢彩的房内逐渐升温成一个动力全开的烤炉。所以今天小司和往常一样,醒得很早,打着哈哈便跑下楼开门营生。

    皇城的街道依旧繁华,青石铺就的道路平坦得有些过分,过往的车马踢踏着,发出咯噔咯噔的声响,仿佛印证着时光的流逝。

    父亲离家已有月余,一直在外搜集精元材料未归,而母亲却又不太爱打理店铺的事情,所以每天都是小司早早起来做生意。

    家里聘请的匠人们也都陆续进店了,门店后面的院子里,又响起了叮叮当当的打铁声,这在旁人听来或许有些吵,但小司却是习以为常的,如果哪天忽然听不见这些声音了,倒会感觉心里空落落的。

    皇城的东大门总是在阳光开始变得炽烈的清晨七点钟开启,伴随着凝重的城楼钟鼓之声,从东门一直绵延向东大殿数百米距离的集市,在一片熙熙攘攘的叫卖声中活跃起来。

    今天的皇城,突然涌入了许多异域人,在皇城里四处寻找客栈住下,这却是二十年来从未见过的,所以引发了一些骚乱。

    这时,小司隔壁家老药师的孙女纳兰蕊芯跑了过来,有些激动地趴到小司家高高的古铜柜台前喊道:“司空哥哥,快看,今天来了很多奇奇怪怪的人呢!”

    小司盯着纳兰蕊芯红彤彤的小脸蛋轻轻嗤笑了一声,缓缓绕出柜台,向外张望。

    其实匠人和药师,放在皇城之外的任何一个地方,到哪里不是香饽饽一个,只是在这富丽堂皇的皇城里,强者密布,平民百姓早已见怪不怪,所以似小司和纳兰这般职业家室的人,也不过是混迹在市井之中,犹如平民而已。

    不过小司的确是没有继承他父亲司空炼星的匠人能力,虽然他从小活在父母的溺爱之中没经历过什么大苦难,但在市井里与玩伴嘻耍时,难免还是会被一些职业世家的子弟欺负和笑话。

    纳兰蕊芯那身为药师的爷爷纳兰念慈,与司空炼星倒是忘年之交,纳兰蕊芯从小便经常串门来小司家里做客,于是与小司自然也是青梅竹马的,倒是没怎么在意过小司不学无术的品性。

    小司站在门旁看了一会儿,心里也不禁激动起来,看来的确像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来了很多异域人呢。

    小司连忙朝着纳兰挥了挥手,说道:“妹,帮我看着铺子,我出去看看!”

    “诶你带上我啊……”

    循着声音,小司已跑得远了。

    小司在繁荣的集市里兜转了两圈,发现这些打扮形形色色的异域人一大早的,就开始找客栈住下,基本也不询价,出手很是阔绰。一阵折腾,小司依然没搞明白状况,只是在外头吃过一顿早点,并打包一些,便纳闷地走回了匠人铺。

    纳兰以手支额,呆呆地有些瞌睡,显然是早早起床还没完全醒神。她见小司回来,立即来了精神,换上了一副笑靥,问道:“司空哥哥,怎么样?”

    小司摇摇头,说道:“不知道呢。”

    正奇怪间,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便悄无声息地挤了进来。那人一袭玄青色法袍,材质似乎非常轻盈,在无风的空间里缓缓拂动着,却更显一种静态的美感。

    没等小司发问,那人却对着纳兰问道:“店家?”

    小司转入柜台,把纳兰挤向一旁,答道:“我是。”

    “哦,不好意思。”那人挥手祭出一副乌光闪闪的断弩,说道,“我的家伙损坏了,现要一副风系四阶的机弩,起码要有三个镶嵌孔洞,半个月之内来提,贵店有能力接订吗?”

    小司和纳兰闻言都是吃了一惊,这里虽是皇城这等奢华所在,但平日里购买武器装备的多半是些千金一掷的皇亲国戚,或是一些职业世家给养尊处优的子弟们成年时置办的礼物,对于普通人来说,一二阶的武器装备便已经是天价的宝贝,哪里有见过张口就要四阶的。而且还要三个镶嵌孔洞,须知孔洞不是在装备制造之前就能够预留的,而是要在装备制造完成之后,再另行开掘的,工序极其复杂,每开掘一个孔洞就是一次大冒险,要是一不小心未与其内的元素回路契合,就会将附过精元的上阶宝贝瞬间变成零阶的寻常装备。

    小司嘴角微颤,隐隐然知道皇城肯定是要发生一件非常轰动的大事了,他连忙说道:“你等等。”

    小司奔入后院,找到匠人总工问道:“拓颜叔叔,外面来了位客人,说要四阶三孔的弩,你来看看!”

    “咦,有这等事儿?”端木拓颜放下手中的活计,让另一个匠人接了,随意在黑漆漆的水缸里净了净手,走了出来。

    这位匠人总工,在小司还未出生的时候,便已经在铺子里工作了,司空炼星经常外出搜集精元材料,无暇打理装备制造的事宜,而他,是铺子里技艺最高的匠人了,评级也是四阶的,所以小司要敬称他一声叔叔。

    端木拓颜走进柜台,对客人说道:“请问您怎么称呼?”

    那人随手抚了抚身上的法袍,有些骄傲地说道:“风之国,机弩世家,高阳逐风。”

    “噢,失敬了。”端木拓颜拱手道,“逐风先生,您要的四阶武器,本店有能力制造,只是我们身在火之国,对于四阶的风系武器,本店风之精元的储量有些吃紧啊,急切间在城内高价收购,那价钱会比较高……”

    “不打紧的。”高阳逐风摆摆手,祭出一截轻飘飘浮在空气中泛着毫光的木头说道,“精元材料,我出,只是你必须保证半个月内能够完工。”

    端木拓颜仔细地看过那截木头,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说道:“功效为【无重量】的五阶材料【浮风神木】……用来制造四阶武器,会不会有些浪费?”

    高阳逐风浑不在意地笑了笑,说道:“呵呵,只要我适用,用来制造零阶武器都不可惜。接不接?”

    端木拓颜沉吟片刻,咬咬牙,说道:“接,我就要这截神木,不收你钱也不补钱给你了。”

    “可以,就照着这把做。”高阳逐风爽快地将他原有的断弩交给端木拓颜,匆匆便要离开。

    “等等!”端木拓颜叫住他,忽然笑了笑,挠头问道,“如果给你开四个孔洞,能不能再给一截神木?”

    小司和纳兰望着憨厚的拓颜叔叔,愕然无语。仅打造这三孔的,失败率就非常高了,如果接连失败,说不定这截【浮风神木】全搭进去还不一定够消耗的呢,居然还想出四孔的,仅半个月时间,这不是等着赔钱嘛……

    高阳逐风也有些错愕,呆呆地问道:“半个月,真能成吗?不成我是要来找你麻烦的!”

    “不成双倍赔你!”端木拓颜郑重地承诺道。

    高阳逐风挥了挥手,再祭出一截【浮风神木】,说道:“莫要食言。”

    “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