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好还是不好?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5:40本章字数:2243字

    狄青羽一把抓住狄言的手臂,强迫他注视着自己严肃认真的双眼说道:“言儿,不许胡闹!这件事情是关乎两个国家的颜面,你必须上。”

    狄言委屈的哭诉道:“可是,可是……那姐姐为什么不去。”

    狄青羽心中一沉,其实她现在心中的感受不比狄言简单,各种五味成杂的滋味在她的心头翻涌,再次要见到这个男人了,狄青羽不知道自己能够把持几分。她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姐姐是郡主,身份不如你的尊贵。别怕,姐姐会在屏风后面指点你的,你只需要记住父王生病了,暂时不能接见他,宫中已经替他收拾好了一处宫殿,让他先住上几日。听懂了吗?”

    狄言真是被赶鸭子上架,此刻他真的只想在宫中抄写经文。可是没有办法,嫡姐说的话那就是真理啊,狄言无法拒绝,只好皱着眉头,点了点头。

    一双手早已被汗湿透,紧紧的握着狄青羽的手嘱咐道:“嫡姐请一定要在言儿身后啊。”

    狄青羽微笑着安抚道:“放下吧,有什么不懂的,你就靠近屏风而立,我会小声告诉你的。”

    养心宮内。

    一个一袭青袍的男子,负手而立。手中拿着一把折扇,俊美绝色的容颜上,看不出一丝一毫的厌烦与不安,一双如明珠般的黑瞳,淡然的扫视着宫内的一切,好看的嘴唇,弯成微笑的弧度,就仿佛是天匠之手雕试过一般。

    这样玉树临风的男子,任凭世间任何一个女子看上一眼,便都得是一生难忘。

    狄青羽向狄言递了个眼色,狄言便从正门下轿撵,狄青羽则绕到后门,款步来到屏风后。

    狄青羽稍稍探出身子,可以看到狄言已经与欧阳修洛开始搭话了,欧阳修洛显然没有想到来见自己的不是乌伊王狄肃,而是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

    狄言上来就将狄青羽给他交代的事情,像是背典籍一样哇啦哇啦的说完后,目光就被欧阳修洛带来的一个稀奇玩意儿吸引了目光。狄青羽一眼就认出那是上好的青花瓷摆件,精致无比。

    欧阳修洛有些尴尬,顿了顿重新调整准备再次与狄言说话,狄青羽看到他的嘴巴刚刚张开,就被狄言无情地打断了。

    “欧阳皇子,这是什么瓷瓶,简直太漂亮了!”狄言头也不回的盯着青花瓷瓶问道。

    欧阳修洛一脸黑线,但是却不能发作,毕竟他此次前来的目的就是借兵,只要乌伊肯借兵给他,别说是等待了,就算是侮辱,他也绝对不会有任何意见。

    “这是上好的青花瓷瓶,来自最好的官窑瓷镇……”欧阳修洛还真的以为狄言对这件瓷器感兴趣呢,正准备好好的为他介绍一番,可不曾想狄言只不过是看它好看罢了,根本不想了解那么多。

    “那能送给我吗?”狄言一脸无邪的问道。

    欧阳修洛愣了一下,狄言不了解。但是狄青羽太清楚了,欧阳修洛生气前眉头都会皱成这个样子,曾经的她,为了熨平欧阳修洛的眉角,不知道付出了多少,此刻时过境迁的狄青羽,第一次因为看到他生气而窃喜。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笑的太明显,总之欧阳修洛突然回头,目光如炬的盯着狄青羽眼前的屏风。狄青羽内心一沉,身体不自觉的后撤了一步,呼吸都有些急促。欧阳修洛的神情仿佛透过了屏风,看透了狄青羽一般。

    一直不靠谱的狄言,也看到欧阳修洛的眼神,连忙上前一步挡在了欧阳修洛的面前问道:“你还没有回答我呢,到底能不能拿走啊!”

    欧阳修洛心中生疑,却也没有多想,便微笑着回答:“当然了,只要你喜欢,这里的一切你都可以带走。”

    狄言一听开心坏了,一边游走在金银财宝之间,一边头也不回的对欧阳修洛说道:“那个我嫡姐说了,让你这几天先住在陵容宮中等候,待过几天我父王病好了,自然会接见你的。”

    欧阳修洛还想要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放弃了,他无奈的摇了摇头,礼貌的回应道:“多谢小王子费心,可否派人带我前去?”

    狄言此时正被一串翡翠夺去了目光,随口就说道:“那陵容宮就在我嫡姐琉璃宮的旁边,她的轿撵就在外头,等下让她带你过去吧!”

    听了这话狄青羽差点儿没有一口鲜血喷出来,真是笨的像猪一样的弟弟啊。

    “那就有劳郡主了!”欧阳修洛起身说道。

    狄青羽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然后转身离开,走到门外对着青玉吩咐道:“等下你带着欧阳修洛去陵容宮,如果他问起我的话,你就说不知道,只是我嘱咐你们等候于此,知道了吗?”

    青玉点了点头,狄青羽就步履匆匆的离开了。

    狄青羽刚走没多远,狄言就带着欧阳修洛出来了,欧阳修洛无意识的向右边看过去,只见一袭紫蓝色衣角擦着墙角逝去。

    狄青羽走出去很远,气息却都无法调整。自从叶心瑶进入皇宫后,她都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见过欧阳修洛了,此番再见,各种滋味陈杂于心。

    心思极重的狄青羽慢慢悠悠的来到了狄肃的书房,狄肃正坐在伏案前等候她,狄青羽款步进来,狄肃起身问道:“事情办的可还顺利?”

    狄青羽深吸了一口气道:“还不错,欧阳修洛此时应该已经到陵容宮了。”

    狄肃闻言点了点头,他注意到狄青羽的神情涣散,坐在哪儿里像少了一丝兴趣。

    狄肃来到狄青羽身边,伸手拍了拍狄青羽的肩头,漫不经心的说道:“羽儿长大了,越发的乖巧懂事了,只是人年龄大了许多,就会不如小时候一般开心洒脱,但是父王希望我的羽儿永远都是快乐的。”

    狄青羽闻言回过头看着狄肃,发现狄肃的眼中别有一番寓意,便微笑着打趣道:“父王这是说什么呢,羽儿能够在你的保护下长大,自然是快乐的。父王何出此言呢?”

    狄肃本身就是一个个性爽快之人,最讨厌弯弯绕绕的说话了,既然狄青羽这么问了,他索性将心中的疑惑全部问清楚,免得憋在心里难受。

    “父王只是觉得很奇怪,你为什么突然会关系起我们乌伊与晟北的事情了,而且先前的分析还头头是道,令父王很是吃惊。这与之前的你太不相像了,羽儿可是有什么别的想法不成?”

    狄青羽这才明白了狄肃的意思,于是她起身,将狄肃搀扶着坐下,并且为了添上一杯热茶,微笑着解释道:“原来父王担心的是这个。可父王先回答羽儿,羽儿这样的变化是好,还是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