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叛徒,杀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5:40本章字数:2223字

    穆勒这才将剑收回,转身面对狄青羽解释道:“我只是想知道,我们为什么要停下来,这马上就要到晟北国境内了。况且今日起身并未走多远,士兵们皆都有此疑问。原本几天的路程,我们却拖了这么久,到底是问什么啊?”

    狄青羽闻言,正准备开口向穆勒解释,欧阳修洛却主动开口说道:“因为,我们怀疑前面不远处有埋伏。”

    狄青羽与穆勒闻言同时回头看欧阳修洛,只不过狄青羽觉得他多嘴多舌,而穆勒却认为他完全在胡说。

    “不可能,这风平浪静的哪儿有什么埋伏啊,再者说了会是什么人伏击我们呢?祁东商子衿?他不好好带兵驻守贸易通道,为何会跑这么远来我们此处埋伏?”穆勒质疑到。

    欧阳修洛闻言转过头看着狄青羽,眼神中分明写着,“你看你的属下在质疑你,快给他解释吧!”

    狄青羽则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回看过去,那意思分明就是“你不是喜欢插嘴吗?那就索性全部解释了呗!”然后转过身,双手背在身后,眯着眼睛望向远方。

    穆勒完全不理解这两个人眼神中到底传递着什么意思,茫然不知的看看这个,再看看哪个。

    “喂,问你们俩话呢,倒是有个人给我解释一下啊!”穆勒不满的埋怨道。

    欧阳修洛看着狄青羽给自己耍小性子,倒也不恼,反而心中多了一些窃喜,好像多一份只属于两个人的小秘密似的。

    欧阳修洛收敛起嘴角的笑容,认真的对穆勒解释道:“商子衿的心思缜密,而且行为做派十分难以揣测,既然我前来乌伊搬救兵,那么商子衿一定不会愿意让我活着回去,自然会选择这么一个三国都管不到的交界处动手。如果我死了,还可以将这个罪名安在乌伊的头上,引起晟北与乌伊的战役,祁东坐收渔翁之利。”

    穆勒听罢,只觉得事情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复杂许多,虽然穆勒是乌伊的勇者将军,可是却是一个有勇无谋的人,天生神力的他,总是觉得任何事情都能靠一双拳头解决,所以他及其厌恶拖拖拉拉的事情。

    “既然咱们知道他们有可能埋伏于此,我们为何不直接迎了上去与他们大战一场,而是拖拖拉拉的守在十公里之外呢?”穆勒还是不解。

    “额!”欧阳修洛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狄青羽只好回身,耐心的说道:“我之所以让部队前行缓慢,就是为了养精蓄锐,一旦打起来能有足够的精神。其次前方交界处是一处峡谷,如果我们进入的话,极其容易被包了饺子,全军覆没。所以最好的是离他们不近不远,做好准备,让他们来攻打我们,而不是我们主动送上门。”

    “可是你怎么知道商子衿一定会攻打我们呢?”穆勒问道。

    狄青羽回答说:“这就要从商子衿的生世说起了,他的母妃原本就不是什么大家闺秀,而是民间的一个布衣女子,商子衿在民间出生,民间长大,一直到了成年时,才被祁东皇帝接回宫中与一众皇子抚养。而他的母妃虽然也被接进了皇宫,但是并不受宠,加上没有背景过的十分凄惨。商子衿能力超群,自幼喜爱学习,刚回皇宫就是中众位皇子中的佼佼者,虽然没有大臣们的支持,但是深的皇帝的喜爱。所以他桀骜不驯,玩世不恭,行事作风更是雷厉风行。如果知道我们驻守此地,商子衿最迟今晚就一定会带兵攻击。”

    穆勒听完这才恍然大悟,心中对于狄青羽更是刮目相看。虽然欧阳修洛对于狄青羽本身就另眼相看了,但是还是会被狄青羽清楚的逻辑,缜密的分析而震惊到。

    “报!”一个士兵慌慌张张的跑了上来,跪在了狄青羽的面前。

    “回禀!”狄青羽英姿飒爽的回应道,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征战多年的将军。

    “属下发现军中有人四桶敌军!”

    “什么?怎么可能?”穆勒简直不敢相信,他自己带出来的军队怎么可能存在叛徒。

    欧阳修洛也显示出震惊,可是只有狄青羽眼中是早就料到的神情。

    “说,是谁?我要把了他的皮!”穆勒愤恨的说道。

    跪在地上的士兵支支吾吾的回禀道:“启禀副将,叛徒并不是我乌伊将士,而是……而是来自晟北。”

    欧阳修洛闻言更是不敢相信,他上前一把提起士兵的衣领质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不然我要你好看!”

    士兵有些害怕,狄青羽含笑上前,拍了拍士兵的肩膀说道:“你且如实说来,欧阳皇子是一个正直的人,他绝对不会冤枉任何好人。”

    士兵闻言,咽了口口水,然后从衣袖中掏出一只已经死了的小蛇,说道:“属下发现有人偷偷往这条蛇的嘴里塞了一个布条。而属下恰好知道这条蛇的种类来着南方,是南方有名的巫蛊蛇,专门用来运送情报。所以属下怀疑此蛇与祁东有关。所以不敢耽误,特意来报。”

    “那么你说的那个叛徒呢?”狄青羽好像早就知道了这一切一般,淡然的问道。

    “当属下发现的时候,他意图逃跑,被属下及时扣下,此刻正由将士看押,只等将军下令。”

    “好!很好!”狄青羽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目光如血,淡定的说了一个字:“杀!”

    “是!”将士领命后迈着坚定的脚步离开了。

    “羽……不是,狄将军,这件事情还没有弄清楚,就这样杀掉欧阳皇子的人,恐怕不太好吧!”穆勒差点喊错,还好及时改正了,他对着狄青羽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狄青羽没有说话,而是淡淡的笑了笑,然后回头看了一眼欧阳修洛,递给他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之后慢悠悠的说道:“暴风雨就要来了,我们好好准备吧!”

    言罢,就转身向山谷下走去,穆勒顿了一秒也急忙跟了上去,独留欧阳修洛一个人立在风中,满脑子的羞愧和不甘心,他羞愧是因为竟然自己的人出了错,他不甘心是因为就这样被一个女人比过。

    狄青羽带着众将士彻底在山谷下安营扎寨,她自己则是一副悠哉悠哉的样子待在军营了品着茶。

    直到夜幕悄悄的降临,整个山谷被月光染上一层薄薄的冰霜,看上去晶莹剔透,狄青羽立在高马上,戎装之下是蔑视一切的面容。

    欧阳修洛同样戎装在身,立在高马上待在狄青羽的身边,他们的所有将士,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只等商子衿的部队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