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达成协议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5:40本章字数:2152字

    狄青羽言罢回身望着商子衿,商子衿则饶有兴趣的看着狄青羽,邪媚的说道:“继续,我看你还能说出些什么。”

    狄青羽继续说道:“母妃不争气自然需要皇子自己努力了。你原本的乡野顽童,一朝成为皇子,内心应该是高兴的吧!可是皇宫生活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容易,明争暗斗,母妃吃了不少苦吧!你这么努力不过是想让自己毫无地位的母妃过上好日子对吧!”

    “闭嘴!不要扯上我的母妃!”商子衿有些发怒。

    狄青羽却根本不把他的话放在心上,而是继续自顾自的说道:“其实你特别讨厌皇帝,更加厌恶皇位。你根本不愿意变成一个与你父王一样的人,面对这大片江山变的毫无底线,毫无人性,毫无尊严!”

    “可笑至极!”商子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狄青羽的身后,他一把将狄青羽的手腕捉住,狠狠的将她扯回自己的面前,表面上微笑,可是狄青羽能够感受到他牙齿间的传来的愤恨。

    他极力的否认道:“有谁不会想要成为皇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只有拥有了这至高无上的权利,才能让所有的人臣服在我的脚下!”

    狄青羽被迫与商子衿对视,她的双眼阴郁望着眼前的商子衿悠悠的说道:“不,那是对于别人!对于你而言,皇位是抛弃,皇位是践踏,你感受过被别人踩在脚底下的悲哀,你经历的是被皇位所赋予的权利的蹂躏,所以对于你而言,皇位既是你想要的得到的宝座,又是你为此感到肮脏和不耻的见证!”

    商子衿彻底被狄青羽激怒了,他愤怒的将狄青羽推倒在地,一转身抽出了挂在墙上的宝剑,剑刃直指狄青羽的咽喉,目光如火般的喷涌道:“一派胡言,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就能立刻要了你的命!”

    狄青羽努力让自己的内心平静,她成功的激怒了商子衿,说明她也就把握住了商子衿的软肋,只要能够加以利用,她就能够获取商子衿的信任,与他达成协议。

    “当然,你现在杀死我,就像是碾死一个蚂蚁一般容易。”狄青羽肯定的说道:“如果你根本不想坐上皇位的话,就动手吧。”

    原本盛怒的商子衿听到狄青羽这样说,情绪渐渐缓和了下来,他决定再给狄青羽最后一个机会,如果她还敢满嘴胡言的话,就一定会杀了她。

    狄青羽见商子衿没有说话,便继续说道:“你可知道我是谁?”

    “呵呵,不过是乌伊的一个将军罢了!”商子衿满眼不屑。

    狄青羽继续问道:“那么你一定听过乌伊嫡女狄青羽吧。”

    商子衿满眼疑惑的看着狄青羽,看着她自信且傲慢的神情,一瞬间想明白了,他不敢相信的质问道:“你是狄青羽?”

    狄青羽点了点头。

    “不可能!”商子衿又急忙推翻了自己的理论,他俊朗的眉宇紧紧的皱在一起,缓缓的蹲下来,一只手捏着狄青羽的下巴,仔细的端详。

    狄青羽没好气的将头别了过去,慢慢的站了起来,伸手拍了拍裤子上的尘土,幽幽的说道:“我就是狄青羽,我对于乌伊的重要性不用我跟你多讲吧!现在只要我答应帮助你取得皇位,你就得到了整个乌伊的支持,那么还有什么是得不到的呢?”

    商子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冷笑着自言自语:“没想到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啊!但是……你为什么要帮我?就因为你是我的阶下囚?”

    狄青羽真是被商子衿这种多疑的性格打败了,她只好耐着性子解释道:“其一,如果我不帮你我能活着离开这里吗?其二,祁东足够强大,但是宫廷内部混乱,如果我帮助了你,你登上皇位之后,还需要得到乌伊的支持。有了这个时间,我乌伊就能全身而退,而不是你一登基,就灭我乌伊!”

    “哈哈哈!”商子衿将手中的剑插回了剑销,仰头大笑上前一步将狄青羽抵在墙上,一张脸无限的接近狄青羽,满脸暧昧的笑容。

    狄青羽有些烦躁的别过脑袋,商子衿缓慢的靠近她的耳畔,鼻息间温柔的说道:“一言为定!”

    晟北皇宫,勤政殿。

    “报!”八百里加急的通讯官气喘吁吁的跑进了勤政殿,直接跪倒在地。

    堂下站着的各位官员被突然而来的通讯官弄得一惊,但是皇帝没开口,大家都不敢说话,只能悄悄看着那通讯官手里的急件,暗自猜测究竟是什么样的急件。

    “何事?”皇帝还没开口呢,太子殿下突然站了出来,看向通讯官,眼里满是不满。

    “三殿下回来的时候,于三国交界处遇上来自祁东八皇子的伏击,重伤!”通讯官被太子殿下的语气弄得心里有些忐忑,但是他还是努力平静下来,将要说的事情说了出来,恭敬递上来三皇子欧阳修洛的信件。

    通讯官这话一出,堂下登时哗然。

    这在家门口被人打了,祁东未免也太过分了些吧!这简直是生生被打脸啊!晟北国力虽然不如祁东,但是也不是好相与。

    要是被逼到这个份上,还不做出什么来。祁东还当真以为晟北好欺负么!?

    其中有几位素来与欧阳修洛交好的大臣站了出来,直接跪倒在地:“皇上!”

    他们的话没有说完,但是大家都明白他们的意思。这几位大臣一跪,大臣们都纷纷跪了下来。

    整个堂上除了几位皇子们,竟然全部跪倒在地。

    太子看着这一幕,突然心里有些不爽快起来了。这事情若说出在其他人身上,他倒是觉得没什么。

    可是偏上出到了欧阳修洛身上,这让太子的心情很是复杂。

    虽然是太子,但是他的位置没有那么稳。尤其是欧阳修洛,绝对是他的眼中钉,现在听到他重伤的消息,太子只有开心,甚至有些不太愿意,大臣们出面求情去救欧阳修洛。

    他这一迟疑,倒是比大臣们晚了一拍,就算是想跪下去,也是刻意了些,只能够硬着头皮继续站着了。

    太子身后的几位皇子对视一眼,也站着没动。太子都没有跪下去,他们何必要跪呢。太子素来睚眦必报,他们又何必当个出头鸟呢。

    堂上的皇帝皱皱眉,将视线从太子身上收了回来,看向跪倒在地大臣们,沉吟片刻:“三皇子现在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