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得狄丘者得乌伊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5:40本章字数:2180字

    “三皇子殿下重伤,行军速度缓慢。便着奴才先行回来汇报情况,静候天听。”通讯官沉声道,“三日后,三皇子大概可以回城。”

    “此事容后再议。”皇帝一听,摸了摸自己的胡子,一脸高深莫测,“凡事等修洛回来再说。叶猛!”

    皇帝突然叫了一人的名字。

    从跪倒在地的人中,突然出来一个身披盔甲,面目硬挺的年轻人来:“臣在!”

    “传令下去,调集晟北北部重兵,随时待命!”皇帝站了起来,拂袖而去。

    堂下鸦雀无声,纷纷在揣度皇帝的心思。

    若说是不准备管这件事情的话,又何必叫叶猛调集兵马呢。

    可是若是要管这件事情,为何要等到三皇子回京之后,再做定论呢。

    一时间,大家都觉得皇帝这决策,有些高深莫测起来了。

    其中与欧阳修洛交好的几位臣子纷纷对视一眼,眼里满是忧虑。

    与此同时,距离晟北国都三百里的一座镇子上边。

    “殿下!”苏粟推门进来,便看见自己的主子捂着伤口,正准备翻身下床。他不由得惊呼一声,赶紧上前扶住了欧阳修洛。

    “主子,军医说了,您现在最后不要有太大的活动,免得崩裂的伤口。”苏粟眼里满是担忧,“这些日子以来,您的赶路已经让伤势加剧了。通讯官今日或许已经到了勤政殿,将消息给皇上了。您……”

    “不行,我必须亲自见父皇。”欧阳修洛一脸坚持咬牙站了起来,“此事非同小可,父皇必须发兵,不然我对乌伊那边没有交代。”

    “我此次出来,并没有带多少人手。现在我身边全是乌伊的部队。若是父皇不愿出兵,难保乌伊那边会激愤之下对我不测。”欧阳修洛暗自沉吟,“商子衿掳走的是乌伊郡主,此时若不能妥善解决,难保乌伊部落发难。到那个时候,我晟北就危险了。”

    苏粟悚然一惊,显然是想到了这事情若是没有解决好会面临的结局。

    若是皇帝真的对这事置之不理,他们主仆就没几天活头。

    “可是殿下,您的伤……”苏粟面色担忧,看着欧阳修洛,“还能够坚持么。”

    欧阳修洛虽然没有受到什么外伤,但是还是受了不轻的内伤。基本上很难再运功了。最近这段时间基本和废人没什么区别了。

    “那穆勒可是好了些。”欧阳修洛沉吟片刻,看向苏粟,“他那肩上的毒可是解了?”

    “万幸是那位郡主及时为穆勒吸了大部分的毒血出来了,现在正在慢慢恢复。”苏粟眼中闪过一丝敬佩,语气恭敬的说道,“那位穆勒将军已经能够走动了,正吵着要见你。”

    “去和穆勒说,若是能够忍住,和我连夜赶往我晟北皇都!”欧阳修洛深吸一口气,算是下了决心。

    “是!”苏粟虽然担心,但是也知道自己主子的意愿不可违逆,恭敬的福了个身,迅速退了下去找穆勒去了。

    欧阳修洛慢慢摸了摸自己耳朵,不知道想到了些什么,心里微微一动:“狄丘……”

    两日后,夜。

    虽然已是深夜,但是皇帝的寝宫确是灯火通明。

    皇帝身着明黄色寝服,显然是刚刚从床上起来,没来得及收拾就过来了。

    他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欧阳修洛,眯了眯眼睛:“洛儿,不是说你重伤么?我看你这样子,似乎还好得很啊。”

    “劳父皇忧心了。”欧阳修洛跪在地上,神色恭敬,“不过是一些小伤,身边的随从难免小题大做了些。也为了混淆我身边乌伊军队的视线,只能装作重伤。也姑且算是缓兵之计及,希望能够留下时间好好思量这个问题。”

    “嗯。”皇帝神色稍缓,似乎对于欧阳修洛这样的回答很是满意。

    但是他却没有再说话了,仿佛在等着欧阳修洛主动说起一般。

    欧阳修洛沉默了下,咬咬牙,终于重重磕了一个头:“父皇,此事对于洛儿无异于奇耻大辱!恳请父皇能够借兵给儿子,让儿子好好一雪前耻。”

    “……大丈夫能屈能伸,这只是一件小事。”皇帝面色深沉,不置可否。

    要不是欧阳修洛知道皇帝已经让叶猛召集兵马,就要认为皇帝是不准备帮助他了。

    欧阳修洛明白,他说的话还不足以说服皇帝,皇帝对于他这次的失败,无疑是很不满的。即便是出兵,也不会以一雪前耻的名义。

    欧阳修洛脸色沉了沉,深吸一口气:“父皇,这次商子衿敢在我们晟北家门口偷袭儿子,显然是不把我晟北放在眼里。”

    “我晟北虽然国力不比祁东强盛,但是也不是任人欺辱的角色。”欧阳修洛脸上满是沉痛,“儿子受辱也就罢了,但是儿子代表的不仅仅是自己,还有我晟北国威!”

    “况且,”欧阳修洛沉吟片刻,仿佛下定决定一般,猛地抬起头看向皇帝,“我此次到访乌伊,正是与乌伊达成了初步协议!”

    “乌伊有意与我晟北共商大策,共同敌对祁东,谁料商子衿竟然绑走了那乌伊大王的义子!”欧阳修洛脸上满是正义凛然,“那义子狄丘在乌伊军队里边很是得人心,若是我们晟北找不回狄丘,难保,难保……”

    “难保乌伊对我们不满,从而和祁东联手是么。”皇帝从善如流的把欧阳修洛没有说完的话接了下去。

    “是的!”欧阳修洛满脸“急切”,仿佛真的很担心一般,“那狄丘是个人才,乌孙现在的继承人狄言向来冲动,对狄丘多有倚重。此次狄丘出来,就遭遇如此险事,若是做得不好狄言难保对我晟北发难!”

    “你说的这个狄丘,竟是如此重要?”皇帝有些微讶,倒是正色起来。

    “儿子何曾骗过父皇?”欧阳修洛苦笑,眼里满满的全是对皇帝的孺慕,“父皇,我是您的儿子,我不会说谎的。”

    “此去若是能够救出狄丘,必然能够得到狄丘的感谢。”欧阳修洛脸色严肃,“得狄丘者得乌伊!”

    皇帝看到欧阳修洛这个样子,微微有些怔然。

    这倒是,欧阳修洛向来聪颖,交到他手上的事情也是一丝不苟的做好。

    他其他的儿子为了顾及太子的颜面,做事难免都会有纰漏。可是欧阳修洛就不一样,也是因为如此,他和太子向来不睦。

    太子敌视欧阳修洛,可是皇帝却觉得欧阳修洛堪当贤王。

    皇帝当初派他出去,也是为了让这两个孩子的矛盾能够稍稍缓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