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若你不是郡主……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5:40本章字数:2025字

    他这一咳,仿佛是一个信号,硬是让狄青羽回过神来。

    狄青羽无辜的叼着手指,看着商子衿,似乎有些不解。

    商子衿看着狄青羽这样,竟然还咬着手指呢,他的耳根一红,猛地转过脸去:“引战一事,等我二哥过来之后,再行商议,我府上还有事,先去了。”

    说罢,商子衿也不待狄青羽反应,转身落荒而逃。

    狄青羽愣愣的看着商子衿的背影,微微有些无语,这个男人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啊。

    为什么每回话说到一半,就直接跑了?

    这商子衿就有这么忙么?狄青羽有些费解,她摇了摇头,慢慢松开手,耸了耸肩,继续去干别的事情去了。

    她何必去管那么多呢,商子衿再多怪癖,那也是别人的事情,她就不操这个闲心。

    这边狄青羽正准备算计着欧阳修洛呢,欧阳修洛却是有其他的动静。

    “主子,潜入阳城的人打探到最近祁东八皇子府上确实多了不少医生,听说是八皇子受了不轻的内伤。”苏粟神色恭敬,立在欧阳修洛身后,“那皇子府固若金汤,实在是无法安插人手进去。”

    “知道了。”欧阳修洛点点头,眉头一皱,“这伤的人究竟是那商子衿,还是狄青羽呢……”

    他面色有些不虞,显然是在衡量应该如何做了。

    这几日自从穆勒的伤势好转,乌伊的军队又开始有些动静起来了。

    欧阳修洛觉得,自己要是再不做出什么表率来,估计是要压不住了。

    “让穆勒过来。”欧阳修洛沉吟片刻,看向苏粟,“现在的事情不是简单的说战就战的。你让穆勒过来,再行商议。”

    “是!”苏粟一拱手,赶紧下去了。

    欧阳修洛神情淡淡,看着不远处的晟北和祁东的分界图,眼里闪过一丝欲望。

    这次的事情,对于他来说,兴许也是一个机会,不是么?

    明日那祁东二皇子就会到这阳城了。他自从领了兵之后就一刻不停,急匆匆的想要解决了晟北的那个皇子,好让父皇能够更加器重自己。

    这行军的速度自然是不满。

    随着行军渐渐靠近阳城,商子衿的“伤势”也就更加重了起来。

    这几天商子衿的消息算是放出去了。他也不知道往自己脸上抹了什么东西,不仅一脸病容,还时不时的咳嗽几声,看样子伤得极重啊。

    要不是狄青羽知道这男人是装的,在看上去的时候估计也会觉得这人是真的受了重伤。

    商子衿的正房都满是药香了。

    这药香实在是冲人,狄青羽闻着头昏脑涨的,觉得里边估计是掺了些什么东西,让人不想长时间的停留在这里边。

    不然虽然是装得像,难保有人过于关心,故而发现些蛛丝马迹就不好了。

    商子衿又白白晾了狄青羽几日,这几日里边,外边的晟北大军也没有动静,似乎是直接驻扎下来了。

    商子衿显然是下定了主意准备去坑自己的二哥了,连每日例行的巡城都少了。

    这日,狄青羽算是被商子衿再次召见了。

    狄青羽一踏进这房门,就冷笑一声,朗声道:“八皇子殿下,这日理万机的,算是记起了您府上还有我啊。”

    虽说心志坚定,但是等了这么些时间没有个动静,再加上外边的事情传不进来,狄青羽难免心情焦躁。

    虽然知道这是商子衿在考验自己,但是她凭什么要让商子衿考验?

    虽说祁东国力强盛,但是乌伊也不差啊。

    更重要的是,这商子衿未必能够当上那祁东皇帝,而自己呢,作为乌伊唯一的女儿,深受大王宠爱不说,在军队也令人信服。哪里就比商子衿差了?

    甚至,在某些方面,狄青羽比商子衿的身份要更加尊贵些。

    狄青羽也不是个没有脾气的人,虽然说她现在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乌伊,能忍则忍。但是到了某些时刻,狄青羽还真不准备继续忍下去了。

    “郡主怎么会这么说?”商子衿含着笑意,低低咳了几声,脸上虽然挂起了些红晕,但是却是病态的,看上去真的是生了重病的样子。

    “……你这是怎么了?难不成真病了?”狄青羽看着商子衿这个样子,不由得一怔。

    这今日的状况,可是比前几日还要糟糕啊。这样真的可以么?

    “我若不真的做出些什么来,怎么能够骗过我二哥呢。我二哥生性好大喜功,但是他却是个粗中有细的。平生最为多疑。我们的计划一切的出发点,就是我的重伤。若是我没有重伤,那岂不是功亏一篑?”商子衿勉强坐了起来,慢条斯理的而给狄青羽分析利弊。

    “话虽然有道理,但是你受伤颇重,可还能行动?”狄青羽皱皱眉,生怕因为商子衿的伤势就彻底搁置了。

    “这你放心。”商子衿低低一笑,“我有我的成算,自然不会连累到你。”

    “嗯。”狄青羽目光坦然,看着商子衿,“此次二皇子过来,若是能够解决便是最好的,若是不能,也要削弱他的实力。”

    “这是自然,”商子衿赞许的点点头,看着狄青羽满是欣赏,“若你不是那乌伊郡主,我必当娶你,当我的贤内助。”

    他的话语里边是掩饰不住的欲望,这话反而比什么我喜欢你之类的虚话听起来更加诚恳些。

    看得出来,商子衿是真的很欣赏狄青羽的。

    狄青羽听到这话,微微有些愣神,一时间竟是没有反应过来。

    她见过不少乌伊族人之间的婚礼与求婚,婚姻结合,可以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也可以是两人情投意合喜结连理。

    但是没有一个会是像商子衿这么说的。

    因为利益而结合,因为自己的能力从而发自真心的欣赏。

    远比,远比当初那欧阳修洛情意绵绵的话语要动人得多。

    狄青羽摇摇头,甩去脑子里边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认真的看着商子衿:“那我更要感谢我这个乌伊郡主的身份了,它能够让我平等的站在你的面前。而不是被你强娶,成为所谓的贤内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