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因为你有钱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5:40本章字数:2162字

    狄青羽眼神高傲,看着商子衿,透露出身居高位的自矜来。

    商子衿微微一愣,随即眼中划过一丝赞赏来。

    这女人果真是有趣,要是寻常的女人被这般调戏的话语说了,要么恼火,要么羞涩。

    可偏偏这狄青羽什么情绪都没有,一切的调戏到了她的耳朵里边都变成了所谓的赞美。

    商子衿有些好笑的摇摇头,强打着精神坐了起来:“这话确实不错,说起来郡主什么都不缺,我也比不上我那几位哥哥有胜算,怎么就独独找到我身上?”

    “很简单。”狄青羽也很是坦诚,她环顾四周,随手拉了个板凳,坐到了商子衿面前,能够和商子衿目光平视,也免得他长时间的坐着显得疲惫。

    商子衿见狄青羽这般的表现,面色稍稍有些缓和。

    他点点头,准备洗耳恭听,看看这狄青羽能够说出个什么花来。

    “你有钱。”狄青羽看着商子衿,终于认真的开了口,“你很有钱。”

    有钱?!这是什么鬼?!

    商子衿一僵,本来那适足的笑意硬生生就僵在了脸上,半天没能够缓和过来。

    狄青羽的话还在继续:“你们祁东有些竞争力的皇子们,其实都是半斤八两。选谁或许都一样。但是,你拿下了商道。”

    商道二字一出,商子衿的眼神顿时锐利了起来,他看着狄青羽,脸上阴晴不定,甚至闪过一丝杀意。

    “不用这么看我。”狄青羽微微一笑,继续说道,“你拿下那晟北与祁东最重要的贸易通道,把持了那边的贸易,能够得到的资产自然不少。”

    “祁东皇族家大业大,兴许都没有把和来自于晟北的贸易通道看在眼里。但是我知道,这地方绝对是巨大的资产。”狄青羽看着商子衿,“你应该明白我在说什么吧?”

    其实也不难理解。

    在草原上边很是寻常的皮毛,到了那祁东和晟北的南方,价格就要翻上数十倍。若是好的,就要翻上百倍。

    而祁东和晟北寻常得见的小物品不过制作精巧些,也能够在原价上边翻上百倍。

    商子衿能够不富?狄青羽在这里住了这么些天,就更加笃定自己内心的想法来。

    这商子衿虽然看着显山不露水,但是在这财产上边,肯定是巨富。

    “你说的确实没错,我在商道上边,确实小挣了一笔。”商子衿沉吟片刻,还是点点头,算是同意了狄青羽的说法,“可是这又如何呢?皇位之争,最后无非是谁的权利最多,谁就是老大了。我远离皇都,便是家财万贯,也没有地方使啊。”

    “现在有了。”狄青羽突然伸手,“我既给你之前提了不错的法子,你也采用了,那就劳烦给我黄金百两,当做是报酬。”

    “黄金百两?你倒是不怕到时候带不走。”商子衿也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只是淡淡一笑,看着狄青羽,满眼全是打量。

    “我爱财。”狄青羽很是坦然,“你难道不应该给我么?我之前给你出的主意,算是我乌伊的诚意,可是你的诚意呢?”

    “何必用金钱来衡量呢?”商子衿不依不饶,“我既然许下承诺,自当有报答的一天。”

    “正是因为用金钱来衡量,才显示出它的价值不是么?”狄青羽反问,眼里闪着光。

    商子衿语塞,看着狄青羽微微有些无语。

    按理说知道自己因为商道积累了财富这件事情,商子衿第一个闪现的是杀意。

    这条商道的秘密除了身边的心腹没有一个人知道。或许当时欧阳修洛和自己抱着相同的目的,可是自己棋高一着。

    商道太重要了,商子衿甚至没想到这个狄青羽短短几天就想清楚了。

    甚至很有可能在没来之前,她就想好应该如何了。

    商子衿眼里的复杂兴许他自己都没能够明白。

    他沉吟片刻,点点头:“好,我会让下人把黄金百两送到你房里。”

    “我喜欢金元宝,可别做成金条了。”狄青羽得寸进尺,进一步的提要求。

    听到这个,商子衿倒是笑了起来。左右都是要送了,做成什么样子那都不是什么要紧事。

    商子衿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狄青羽听到这话眼睛一亮,站了起来:“我回去看金子了,改日再来看你。”

    商子衿无语,但是碍于自己肩膀上边的伤势也不敢站起来。

    这个女人是不是本末倒置了?!要是讨好了自己不是能够有更多的金元宝么?!

    商子衿莫名觉得自己好像是个傻子,完完全全给狄青羽牵着鼻子在走了。

    这次狄青羽过来,他竟然什么好处都没有讨到!

    她这次过来,就是为了金子?商子衿心情很是复杂,他看着狄青羽离开方向的走廊,捂着肩膀低低笑了起来。

    那笑声越来越大,那里边是止不住的畅快!

    是夜。

    晟北军营大帐的灯还未熄灭,这样已经持续了很久了。

    苏粟端着特地做的的夜宵,在门前顿了顿,还是走了进去。

    “主子,您一夜未睡,吃些东西缓一缓吧。”苏粟看着正埋头看布阵图的欧阳修洛,眼里闪过一丝担忧。

    “现在是紧要关头,等到此事过后,想睡都就便睡多久。”欧阳修洛头也不抬,轻轻将沙盘上边的人员调动了一番。

    苏粟有些好奇的看了眼那沙盘,有些奇怪的问道:“主子,是要战了么?”

    “……你想战么?”欧阳修洛沉默了下,突然抬头看了苏粟一眼,眯了眯眼,“说来听听?”

    “若是能够不战,那是最好了。”苏粟苦笑了下,放下了手里的托盘,“谁都想过平平安安的日子,谁愿意战火纷飞,妻离子散呢。”

    “是啊。谁愿意打仗呢。”欧阳修洛眼里闪过一丝笑意,看着苏粟,“若是能够兵不血刃,自然是不会选择最坏的打算。”

    “主子的意思是?”苏粟眼带探寻的看了欧阳修洛一眼,有些微讶,“主子可是想好该如何了?”

    “眼下晟北二皇子过来了,他那人有狂勇。若是正面对上,难保会有伤亡。”欧阳修洛今夜不知道是怎么了,竟然出奇的耐心。

    苏粟有些发愣,有些不太明白主子的意思。

    欧阳修洛眼中闪过一丝失望,这苏粟虽然是自己心腹,对他忠心耿耿,但是在共同语言上边,竟然远远不及那狄青羽。

    至少他说些什么,狄青羽会很好的接下去,而不是像苏粟一样,愣愣的不知道应该会说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