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我是在同情你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5:41本章字数:2095字

    他来回踱步了几圈,算是让自己冷静了下来。

    “先不说这个了。”商子衿赶紧岔开了话题,看着狄青羽,“关于那欧阳修洛意欲求和的事情,你是怎么看的?”

    “你觉得你那二哥是会答应的人么?”狄青羽反问,“他既然在你父皇面前夸下海口,要拿下欧阳修洛的人头,怎么可能会因为简单的万两黄金就放过欧阳修洛呢。”

    “再说了,我觉得你在担心欧阳修洛之前,不如好好担心下你的性命。”狄青羽一针见血,直接指出了商子衿即将面临的危机。

    “我的性命?”商子衿一愣,有些没反应过来,“我有何性命之忧?”

    “如果你那二哥钱想要,欧阳修洛的命也想要的话。你的命就悬了。”狄青羽微微叹了口气,“你想啊,二皇子完全可以先拿了钱,暂时休战。然后在偶然间拜访阳城的时候,发现自己亲爱的‘弟弟’因为欧阳修洛‘重伤不治’,于是乎,他这冲冠一怒,为弟报仇。”

    “你说,这样岂不是既没有违反诺言得了钱,也能够杀了欧阳修洛再挣下个友爱兄弟的好名声?不亏啊。”狄青羽有些嘲笑的看着商子衿,“就是可怜了你,要死一死了。”

    死一死,说的倒是轻巧,可是真的做起来,发生在自己身上呢?

    狄青羽这话一出,商子衿直接沉默下去了。

    商子衿沉默,倒是没想到狄青羽早就看清了这一切,还把一切都给他说得明明白白了。

    “若是八殿下不信,大可安心等着,看看那二皇子什么时候会大张旗鼓的造访府上了。”狄青羽眯了眯眼睛,“不过,真是可怜。”

    商子衿本来还有些佩服狄青羽,甚至对她有些刮目相看的,但是狄青羽这一句,真是可怜瞬间让他的佩服变成了无语。

    他看着狄青羽,嘴唇蠕动了下,还是没能够说出个三四五来。

    这狄青羽这个人真的是有魔力一般,即便是前边在对她有什么佩服或者其他复杂的情绪,总是可以三言两语间,轻易给推翻了原来的印象。

    “我看着你,竟然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了。”商子衿叹了口气,倒是没有像之前那样直接转身就走了,他认真的看着狄青羽,发自内心的建议,“我觉得你可以在某些事情上边,有些话少说。”

    “少说?”狄青羽满脸无辜,“我说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么?句句都是我的肺腑之言啊,你难道没有感觉到,我是真的在同情你么?”

    我需要你的同情么?!商子衿气了个倒仰,差点没被狄青羽给气死:“就是这种话,你以后给我少说。”

    “哦,”狄青羽不在意的撇撇嘴,没再看商子衿,显然是没把商子衿的这话放在心里。

    “喂!狄青羽!”商子衿气急,想要去拉狄青羽。

    狄青羽身形一晃,直接离开了商子衿的手的范围,她皱皱眉:“我先走了,话和你说完了,等二皇子找你,你再来找我吧,记得我的婢女。”

    说完,也不等商子衿反应,直接离开了。这几次会面都是狄青羽看着商子衿离开的背影,那可不成,礼尚往来,自己也要给商子衿留个背影好好看看。

    商子衿看着狄青羽的背影,莫名有些想笑,但是还是忍住了。

    商子衿再来找狄青羽的时候,据上次的不欢而散并没有过多久。

    “这是萱草。”商子衿冷冰冰的指了指站在他身后低着头的一个背着药箱,一身青色布裙的女子,“是一名医女。阳城里边大部分的夫人都是找她看病的。”

    “那我要是要了她,岂不是阳城这边就没个可以给女人看病的了?”狄青羽皱皱眉,觉得这样似乎不太好。

    “你月事是准备来一年的么?”商子衿嘴唇一扯,嘲讽的笑了一声,“既然说是照顾你几日而已,不急于一时。再说了,她为那些夫人们看的,可不是急症。”

    “……”狄青羽第一次被商子衿将军了,还是在这种私事上边,她瞪了商子衿一眼,对着低着头的萱草笑笑,“是萱草对吧?”

    “嗯,我是萱草。”萱草抬头看了狄青羽一眼,又低下了头,仿佛地上有些什么花似的。就是不肯抬头看着狄青羽说话。

    狄青羽倒是对萱草的长相略略有些惊讶,这人长得真显小。

    这萱草的长相是那种看不出年纪的,但是狄青羽就是知道这人年纪估计不小了。

    得有……二十了吧?狄青羽有些犹豫。

    不同于狄青羽的高眉深目,轮廓明显。这萱草显然是南方人,眉目线条很是柔和。

    可是这里是阳城,地处北方。这萱草的来头,还真是有些让人捉摸不透了。

    “你看我干什么?”萱草突然抬头看了狄青羽一眼,又低下头。

    狄青羽一愣,显然是碰见一个直接和她说这样的话的人。

    “萱草可不是什么婢女,她在阳城有最大的药铺。”商子衿不紧不慢的解释,“听闻你上次落水至今不足两月,还是要注意些比较好。”

    狄青羽眸色一深,对着商子衿点点头,算是承了这男人的情了。

    商子衿笑笑,对萱草温声道:“你的房间我已经让下人安排好了,你直接住过去就是了。”

    “哦。”萱草点点头,转身就走。

    狄青羽对于萱草的直来直去搞得有些愣神,她看着萱草的背影很快消失在转角,终于有些惊奇的收回视线,看向商子衿:“这一位,真是,真是难以形容啊。”

    “嗯,”商子衿点点头,“这萱草是我前些年在边关巡路的时候偶然遇见的。我救了她一命,后来她也救了我一命,我便把她带回来了。”

    “就没发生什么?”狄青羽笑笑,突然有些八卦。

    “谁说男女之间就一定会发生什么的?”商子衿看了眼狄青羽,“你话本看多了?”

    “……”今天的商子衿的战斗力算是大增,毒舌程度也强了不少。

    狄青羽再次语塞,说不出话来。

    “我这次来,是为了和你说说关于我二哥的事情。”商子衿倒是没有再乘胜追击,而是正色道,说起今天他过来的原因了。

    “嗯?你那二哥来了?”狄青羽回神,也认真起来了,“何时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