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竟然这么快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5:41本章字数:2157字

    晟北军营。

    “报,潜伏在阳城周围的穆勒将军来信了,说是那二皇子的兵马现在被堵在城门外,没能够进去。”传讯官疾步走进大帐,对着欧阳修洛说道。

    “是么?”欧阳修洛正在和手下幕僚商议事情呢,听到这话微微一怔,点了点头,“想来也是,以商子衿的心计,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简简单单的把人放进去。”

    若是太轻易进去的,反而会惹人怀疑不是么。

    “皇子殿下,现在应该如何?”传讯官还等着消息呢,“穆勒将军说,现在已经等得够久的了,不若趁这个时候杀了那些人,将此事栽赃到那八皇子头上。”

    “让那兄弟俩内讧是么?”欧阳修洛微微一笑,敲了敲桌子,沉吟片刻,点点头,“倒也不失为一个好方法。你去同穆勒说,若是一个时辰后,还没进去的话,便动手解决了吧。”

    一个时辰后,差不多也到了日落的时候了。

    夜黑风高,杀人放火。自己不做点什么,都觉得对不住这么好的时机呢。

    商子衿想要矜持矜持,他欧阳修洛偏偏要逼着他动起来!

    欧阳修洛眼里闪过一丝坚决,站了起来:“传令下去!三军待发,大家吃一餐好的!让那祁东看看,我晟北男儿,也不是什么孬种!”

    “是!”众人齐声应是,声音里边满是兴奋。

    欧阳修洛这连日在边关的剿匪也不是没有用处,除了得了大笔的钱财之外,也将将士们的兴奋感调动起来了。

    毕竟那些匪徒不也是那祁东的人么。

    这些剿匪,不仅让晟北人对祁东人存在的某些畏惧与忌惮弄没了。

    在数次剿匪之后,对于将士们来说,或许祁东也没有那么厉害。

    虽然说大军单单去对付那所谓的匪盗来说,未免有些大材小用,但是对于欧阳修洛来说,这值得。

    晟北的国力较之祁东来说,并没有弱到哪里去。

    他那个父皇韬光养晦久了,连曾经的那点野心也养没了。

    那祁东在三国之首的位置坐了那么久,总得换换了!

    欧阳修洛眼里闪过一丝欲望与野心,看向下边的幕僚:“我相信你们,你们也不要辜负我的期望。待穆勒得手,通知苏粟,发兵堵住那二皇子回朝的路!”

    “是!”众人眼里闪动着野心,满是对于即将大战的期盼与欢欣!

    一个时辰后。

    穆勒听着通讯官的话,眼里闪着嗜血的欲望。

    他是草原上边的狼,即便是到了这陌生的地方,本性也不会改的。

    穆勒确实愿意勉强听从欧阳修洛的话,但是你见过哪匹狼会驯服的?

    可是他偏偏必须要忍住,因为欧阳修洛现在做的一切一切都是为了救狄青羽!

    但是现在,欧阳修洛告诉自己不必忍了?!

    他总得让人流流血,让自己血液在沸腾起来。

    “呜——”穆勒站了起来,对着自己身后的亲信点点头,打了个呼哨,往不远处杜康那方向靠了过去。

    要不怎么说,杜康今天难逃一死呢。

    他先是不想看到那守卫的脸,故而便离那城门远了些,想等到那两个时辰之后再过去。

    再加上杜康早知道这晟北统领和自己的主子早就达成了协议,根本不会打起来。故而对于自己的背后也一点防备也没有。

    杜康跟在自家主子身边,那眼界不如商子言不说,反而比商子言更加自大些。

    “杜大人,咱们这次进了那阳城,是不是就此飞黄腾达了?”杜康身边一个侍卫讨好的把自己随身带着的酒递到了杜康面前。

    杜康高傲的看了这人一眼,哼哼了几声,接过酒,没再说什么。

    飞黄腾达是肯定的,但是就是要看看,究竟是谁了。

    和他来的这么多人,除了自己,到最后估计一个都活不了。

    毕竟这次杀的可不是什么普通人,事后肯定要神不知鬼不觉。

    杜康眼里闪过一丝嘲笑,能够活下来的,只有自己。

    突然!前边还在和杜康笑着的人,突然瞪大眼睛,直接倒地了!

    怎么回事!

    “噗嗤——”这是刀剑刺入皮肉的声音。

    杜康手上还拿着酒呢,突然觉得脸上一热,那人的血直接洒在了他的脸上!

    杜康的酒直接掉落在了地上,他的手正准备去拿腰间的佩剑呢,突然觉得手心一凉。

    他愣愣低下头,正巧看见自己的手滚落在自己的脚间。

    自己的手?杜康下意识的去看自己的手,却发现自己的右手早已经不在了,手腕正不断喷涌着热血。

    “谁……呼……”杜康哼哧哼哧的喘气,身体却不由自主的软倒在地。

    穆勒缓缓的从阴影里边走了出来,看着软倒在地的杜康,眼里闪过一丝不屑:“也不过如此。”

    枉他还做了这么多的准备,原以为是什么高手呢,现在也不过如此,连自己一刀都躲不过。

    穆勒站到了杜康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杜康:“这酒,你还是去地下喝吧!”

    他手里还滴着血的刀随意挑起了那掉在地上的酒袋,直接甩在了杜康的脸上!

    “统领!那边听到动静了!”穆勒的手下跑了过来,“我们该走了。”

    “麻烦!”穆勒低啐了一声,转身消失在阴影之中。

    人是杀了,自己心里也是爽快了。可是这种一点都不光明正大!

    “知道了。”穆勒看看还睁着眼睛,却已经失去了生命的杜康,突然低低一笑,弯身从他怀里掏出了药瓶,“刚才就看见你一直在摸自己怀里,我看看这究竟是什么好东西!”

    “统领!”穆勒的手下一直在催。

    “知道了,知道了!”穆勒不耐烦的摆摆手,终于转身大步离开了。

    穆勒一走,那火堆还在继续燃烧,可是原本应该还活着的火堆的主人们,早就失去了生机。

    “死了!?”商子衿猛地站了起来,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就死了!?”

    他这正襟危坐,连身上的伤都裹好了,这就死了!?

    “是。”底下的人想到那死的惨状,呼吸有些不稳,“虽是一刀致命,但是那地方很是血腥……”

    那人算是目击者了,想到那火堆边上一个个全部瞪大了眼睛,满脸难以置信的人们,不由得闭了闭眼睛。

    平心而论,真的是死得太惨了些。

    “死了,竟然死了……”商子衿闭了闭眼,突然觉得脑袋有些痛了。

    他就知道这欧阳修洛不会坐以待毙!

    只是没想到,这动手会来得这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