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章落井下石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5:41本章字数:2204字

    祁东皇宫。

    祁东皇帝春熙帝年届五十,保养却是极好。他在这位置上边一坐二十多年,能让祁东丝毫不落下风,稳站三国之首的位置,不得不说,这确实是一个合格的君王。

    没错,只是合格的君王。

    是夜,御书房的灯照常亮起,春熙帝自七年前便鲜少到后宫走动了。

    年轻的时候,希望子嗣繁盛,这临到老了,反而越发对于权力渴望起来了。所以他对于自己儿子的斗来斗去从来都是冷眼旁观不发一言。

    只要不死不残,他向来不会插手。这使得春熙帝在自己众多儿子眼中更加高深莫测起来了。

    可是谁知道,这一切不过是因为他把所有的儿子都当做了谋夺自己的权利与地位的危险的对象呢。

    不过这御书房,今天却由于一封信,变得不同了起来。

    “皇上,八皇子那边来了急报。”春熙帝还在批阅奏章呢,身边的高岩公公突然凑了过来,低低说了一声。

    “……子衿?”皇帝的笔微微一顿,还是放下了。

    他抬起头,看着高岩,神色有些怔忪:“子衿?他给我传了信?这孩子……”

    自七年前这孩子被排挤到那阳城去了之后,可是再也没给他私下传信回来了。

    除了每个月例行公事的奏报,春熙帝真的很少接到这商子衿的私信了。

    俗话说的好,久别胜新婚,这离得远了,春熙帝那不多的情分倒是多了些许。

    尤其是对于这个被“排挤”走的八儿子,他既有些恨其不争,但是又多了些稀薄的亲情来。

    “子衿那信,可是说了什么?”春熙帝沉吟片刻,还是问了出来。

    “都在信上了,已经让人检查并且重新誊抄一遍了,没有夹杂着别的东西,不过是寻常的信纸。”高岩从怀里拿出那封信,不过这显然是新的信件,至于旧的,早就被销毁了。

    这春熙帝是真的惜命,寻常物件都进不了他的身。

    “嗯,”春熙帝满意的点点头,伸手拿过那信纸,展开稍微看了看,倒是有些意外的挑挑眉。

    只见这信上详细叙述了商子衿从那欧阳修洛手里劫过一个名义上称作是什么晟北商人的人,可是实际上商子衿经过调查,却发现大有来头。

    甚至欧阳修洛的此次犯境,竟然也是为了这人而来。

    商子衿觉得事不宜迟,赶紧向春熙帝奏报,希望能够得到些父亲的建议。

    这新里边言辞恳切,情深意长,处处充满着孺慕之情,甚至在字里行间总是透露这一种懵懂。

    春熙帝意外的挑挑眉,倒是没想到自己的这个儿子在边关那么多年,竟然还是不改赤子之心啊。

    别管是装的还是真的,对于这个远在边关的孩子,春熙帝不介意把自己不多的慈父之情用在他身上。

    “那个商人狄丘,究竟是何人?还能够拿黄金万两来换?”春熙帝嘀咕了一声,突然声音一肃,“我那个傻二儿子,指不定会为那黄金心动了吧?”

    高岩不敢开口,低下头,任由春熙帝在上边嘀咕。

    到了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错,那倒不如什么都不说,任由春熙帝自己定主意就好。

    “去拟旨,最近风调雨顺,我希望儿子们都能够团聚一回。”春熙帝叹了口气,开了口。

    “二皇子还在那边关,可是要召回来?”高岩倒是多问了一句。

    “与晟北的对阵,自然是大事,我还等着他给我带那首级回来呢,不差这一回。”春熙帝淡淡一笑,浑然不在意那商子言的动静。

    高岩低声应是,慢慢退了下去,吩咐人去拟旨去了。

    春熙帝低头看着那放在案前的信,眼里闪过一丝愉悦与算计,他重新把信拿了起来,又继续读了起来。

    显然,这封信算是让他的心情好了不少。

    不过这个心情还没好多少,就被紧接着传回来的,商子言被晟北皇子生擒,领军伤亡无数的消息。

    登时春熙帝震怒,朝堂瞬间翻了天。

    所以说,这商子衿的时间也真是巧,若是他这信传回来的时候,商子言被擒的消息在他之前到了,兴许春熙帝看到此,会觉得这商子衿一点骨肉亲情都不顾,既然自己的哥哥被抓住了,为何不拿那狄丘去换自己的哥哥。

    可是商子衿提前跟自己报备了,春熙帝现在只会觉得这商子言未免太过无用了些,竟是连一个小小的晟北皇子都招架不住。还直接被生擒了。

    这简直是在丢他祁东的脸!

    “父皇,当初二哥既然夸下了海口,此番若是我们急急去救,反而不美。”三皇子突然站了出来,跪倒在地,“我相信二哥,必能否极泰来,扭转困局!”

    三皇子的话一出,堂上登时静了下来。

    三皇子这话虽然说得冠冕堂皇,但是里边的意思却很是阴损。无非是,不去救那二皇子罢了。

    或者说,救是肯定的,但是绝对不会让商子言好过。

    最简单的方法自然是大军压境,以多压少,直接逼着那欧阳修洛把商子言交出来。

    可是这样也未免太简单了些,也难保欧阳修洛鱼死网破,商子言的性命也是难保。

    三皇子最喜欢的事情,能够把这商子言多留在这晟北那边折磨一日,便是一日。

    这商子言此番被擒,算是就此与皇位无缘了。这一无缘,剩下的人对于积极营救商子言倒是没那么热烈了。

    商子言为人自大,交好的兄弟没一个,得罪的兄弟绝对不少。

    眼下这出来的三皇子对于商子言的怨愤最大,概因自己从小一道长大的伴读给商子言直接杀了。

    关键是杀了,二皇子还极为炫耀的数次提到此事,这让把自己的伴读当做知己的三皇子,差点都忍不住了。

    往年还忌惮着二皇子,但是眼下商子言一朝遭了难,三皇子踩得最是凶残。

    对于三皇子的开口,其实大家都是有些惊讶的。

    今上成年的这几位皇子中,这三皇子是最和皇位没关系的,早早就领了礼部的差事,对于皇位万事不管,只顾潜心造书。故而在皇子之中的人缘算是极好的了。

    但是万万没想到,这商子言被擒,第一个落井下石的竟然就是这个三皇子了。

    “子轩……”春熙帝无奈的看了眼三皇子,倒是微微一叹,没说什么,看样子竟然算是默认了三皇子的提议了。

    他这儿子之间的事情向来瞒不了他这个做父亲的。

    三皇子沉默了下,还是没起来,只是跪着看着自己的父皇。

    三皇子目光倔强,似乎不听到父皇确凿的消息,是不准备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