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章各怀心思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5:41本章字数:2016字

    不过萱草说完这话之后,倒是深深的看了狄青羽一眼,没再说什么,转身就走。

    “萱草!”狄青羽有些急,“你把我松开啊!”

    “你站着好好想想吧,我觉得你看着我就生气。”萱草轻松的耸耸肩,端着药翩然而去,那背影看上去很是潇洒。

    但是在狄青羽眼里就意外的可恨起来了!

    把她放开好么!这么傻站着,别人怎么看自己?狄青羽脸涨得通红,迟迟不能够冷静下来。

    不过由于她真的这个位置实在是过于偏僻,这一时半会的,还没个下人过来。

    狄青羽站了好一会,突然冷静了下来,真的开始认真思考起刚才萱草所说的问题来了。

    说来也是奇怪,还正如萱草所说,可能她真的把大部分关于争执的错误都扯到了别人的身上,而不是扪心自问,问问自己究竟是怎么想的。

    自己,究竟是怎么想的呢?

    狄青羽苦笑一声,这个问题,还真的不得不面对了。

    其实自从重生以来,她总是在不断的否认自己,否认过去的一切,感觉自己一切尽在掌握,别人必须要适应自己这样的改变。

    狄青羽也许真的被重生给蒙蔽了自己的眼睛了,从来没有从过去的事情中脱离出来,总是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看着万事万物。

    这也许是穆勒为什么会感觉十分的委屈和陌生的原因了吧。

    没有什么事情是理所应当的,狄青羽微微一僵,突然有些明悟。

    自己,或许真的做错了……

    “你在这里站着干什么?”还没等狄青羽彻底明白过来呢,商子衿神情古怪的出现了。

    他看着狄青羽这个诡异的姿势,本来应该很是恼火的表情瞬间变得好了不少。

    狄青羽愣了愣,看着商子衿,莫名有些心虚。

    她低下头,没敢看商子衿的脸。

    其实商子衿也有些尴尬啊,前边还在生闷气呢,这会又突然主动开口了。要是狄青羽不接话的话,还真的有种没话找话的感觉了。

    狄青羽垂着眼,突然闷闷开口:“对不起……”

    这声音十分轻啊,但是毕竟是那三个字啊!商子衿张张嘴,正准备说什么呢,那表情在听到这声对不起之后,瞬间变得古怪起来了。

    狄青羽是在道歉?她竟然是在对自己道歉?

    商子衿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狄青羽猛地一抬头,正准备说什么呢,在看见商子衿的笑容之后,瞬间就收住了嘴,拿着看怪物的眼神看着商子衿。

    咦~这男人笑得好奇怪啊!

    可是商子衿显然是不准备放过这狄青羽了。

    他猛地蹿到了狄青羽面前,看着狄青羽,脸上满是笑意:“你,刚刚,是在和我道歉?”

    晟北皇宫。

    欧阳修洛生擒商子言的消息,真的是瞬间就传了回去。

    下边的人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和欧阳修洛算是一个阵营的自然是欢欣喜悦。

    不是一个阵营的人,自然是满怀忧虑。

    不过在皇帝没有动静之前,下边的人除非是嫌命长了,不然不会主动把这件事情说出来的。

    晟北能够赢过祁东,其实这真的是一件振奋人心的事情啊!

    “哈哈哈哈哈哈!我有一个好儿子!好儿子!”晟北皇帝伏案大笑,那笑声里边满是愉悦,他再次拿起自己案前的奏章,眼里满是愉悦,“生擒祁东皇子,好极好极!”

    杨延智给皇帝倒了杯茶,眼里也是同样的喜悦。

    他在圣上身边这么多年,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圣上如此高兴了。

    晟北被祁东压在上边那么多年,眼下却被自己的好儿子狠狠给打了祁东的脸!

    那祁东二皇子声名在外,听说在军中绝对是一把好手!

    而自己的三儿子呢?

    不得不承认,这祁东的资源肯定要比晟北要稍微好一些的。

    但是!自己的儿子把那二皇子生擒了!

    这生擒要使出来的能力远比那直接杀死好难得多好么。

    这让皇帝怎么可能不开心啊。不仅开心,还特别的骄傲!

    “可是要到明日朝堂说上此事?”杨延智看着皇帝高兴的神色,心里微微一动,低下头,恭敬的开口,“咱们晟北比起祁东也毫不逊色啊!”

    “好……不成,”皇帝正要点头开心的答应呢,突然想到了什么,神情一变,他沉吟片刻,还是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此事还是好好商议,再做决定好了。”

    他看看和那欧阳修洛的奏章摆在一道的来自祁东的信,心里微微有些郁闷。

    他倒是想耀武扬威,甚至想要大宴群臣,这样才能够显示出自己在这件事情上边是如此的开心!

    可是,他不行。

    现在他是一个皇帝,那祁东的措辞虽然相当委婉,但是仍然不掩强硬的意思。

    虽然承认了二皇子被生擒了,但是只肯把这件事情说成是所谓的小打小闹。

    这是哪门子的小打小闹,能够把那商子言的军队直接坑掉一大半的?

    自家儿子究竟带了多少人去了边关,皇帝自己是心里有数的。

    这么难得的以少胜多,竟然被人说成了小打小闹?

    说到底,皇帝自己心里是不服气的。

    但是祁东的国力摆在那里,要是真的不服气,彻底打起来了,他可不觉得自己的儿子都能够像欧阳修洛一样。

    “就……先晾着吧。”皇帝哼哼了一声,直接将那信件甩到了地上。

    他既不想直接承认自己确实怕了那祁东皇帝,但是又舍不得自己儿子那难得的胜利。

    一时间究竟应该如何,皇帝实在是无法取舍,既然无法取舍,那就不管了。

    既然是所谓的“小打小闹”,那么他们这些做家长的,还是不要插手的比较好。

    “……是,”杨延智叹了口气,“好好的事情,现在想想,这心里可真是过不去啊。”

    “谁说不是呢,只能委屈了洛儿了。”皇帝悠然叹了一口气,“就让那三皇子多在我们晟北军营多待些天,好好感受些我们晟北军人的热情好了。”

    杨延智心里有些明白了,他恭敬的点点头,不再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