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8章危机四伏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5:42本章字数:2234字

    晟北军营。

    “只有我能够救商子衿?”欧阳修洛看着沉默的站在案前的梁清,手里随意的捏着那块满是血的布帛,眼里满是趣味,“那狄丘,真的是这么说的?”

    还真是好笑了,这狄青羽究竟是哪里来的把握,就这么笃定自己一定会去救商子衿?

    欧阳修洛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他这为了把狄青羽救出来,不说下了血本,但是绝对是下了大气力的。

    但是结果倒好,这女人就跟着商子衿溜达到了祁东皇都去了?

    而且还想要自己救商子衿?究竟是有多大的自信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啊。

    欧阳修洛嗤笑一声,随手将那布帛扔到了案前:“你主子在皇都遇刺,他的那些哥哥更加可疑。早不早晚不晚的,偏偏他一到皇都就遇刺了,都说祁东皇族斗争严重,现在看来果真是如此啊。”

    “主子的毒,是晟北特有的毒。”梁清垂下眼,继续按着狄青羽吩咐的说道,“现在谁都知道是主子绑了您要的狄丘,难保您因为久攻不下,就此起了杀机。再说了,您本就绑了二皇子,祁东早就对此不满。现在若是爆出主子身上的毒也出自晟北,您说……”

    梁清话没说完,但是话语里边的威胁意味倒是浓重得很。

    “哈哈哈哈哈哈!”欧阳修洛认真的听完这一席话,突然爆发出一阵畅快的笑声,“说得好,说得好!”

    梁清不语,任由欧阳修洛笑完。

    欧阳修洛笑了半天,摇头感叹:“这话,是那狄丘叫你说的吧?”

    梁清沉默了下,还是点点头。

    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她果然是个人才。不得不说,确实有些打动我了。”欧阳修洛长叹一声,“看来,我真的要拼命救回你那八皇子了。”

    梁清一怔,猛地抬起头,看向欧阳修洛了:“您,您答应了!?”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若是还不答应,那就是把我晟北往死路上边带了。”欧阳修洛微微叹了口气,站了起来,“我可以救他,只是有一个条件。”

    “任何有碍于祁东的,我都不会答应。”梁清眼神有些犹疑,但是坚决的开了口。

    “放心,不会要求那么多。”欧阳修洛负手而立,“我便是要狮子大开口,也是要对着你那主子。”

    “……”梁清莫名有些心塞,欧阳修洛这意思,救是救了,救了之后,主子肯定会被咬下一大块肉来?

    “救他可以,我要亲自去你祁东皇都。”欧阳修洛根本不给梁清反应的时间,直接说了出来。

    “……哈?”梁清半天才明白欧阳修洛的意思,脸上满是意想不到,“什么?”

    “我要,去祁东皇都。”欧阳修洛微微一笑,眼里闪动着梁清看不懂的光,“听闻祁东皇都有大气象,我慕名已久,心神往之,现在正好是个机会。”

    三日后,昌宁公主府。

    此时距离梁清动身去找欧阳修洛已经足有六日的时间了,若是脚程快的话,约莫今日或者是明日就能够得到消息了。

    好在萱草那边倒是来得极快,飞鸽传书回去的。

    三天前,狄青羽这边算是接到了快马加鞭赶过来的萱草。

    萱草确实有些本事,人一来,算是把商子衿不断恶化的伤势给稳住了。

    萱草说了,要是自己再晚来六个时辰,这商子衿的血就彻底流干了。

    不过那晟北的毒果真是好生霸道,即便是萱草,也没有太多的把握能够让商子衿彻底醒过来。

    现在,无非是吊命而已。

    唯一的希望,大概就是放在欧阳修洛那边了。

    狄青羽除了担心,还真没法做出其他的事情来,杀人她倒是在行,但是救人就算了。

    狄青羽只能勉强让自己冷静一些,努力让自己去想清楚,这事情的前因后果,以及这商子衿当时究竟是怎么回事。

    昌宁倒是日日过来,每回看一次商子衿昏迷不醒的样子都要红一次眼睛。

    皇宫也被惊动了,毕竟是皇后最疼爱的女儿和春熙帝好久没见到的儿子遇刺了。

    皇帝和皇后也分别派了人过来查看商子衿的伤势,连带御医也下来不少。

    在养伤的五皇子也遣了贺年过来看看商子衿的情况。

    不过除了御医和皇帝派来的人,狄青羽一个都没让他们进去看商子衿过。

    开玩笑,商子衿这个样子离死人就差一口气了。

    要是真里边真有心怀不轨的,随便给商子衿身上再添个伤口,他就直接挂了好么。

    对于御医呢,狄青羽之前还指望过有些本事的。

    不过可惜没有一个比萱草的本事强的,甚至有些连商子衿这是中毒了都没看出来。到最后商子衿身边的还是只有萱草一个人。

    “若是迟迟不醒,他还能活几天?”狄青羽站在窗前,回头看着正在给商子衿施针的萱草,眉头迟迟不能够松开。

    这商子衿算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下去。

    日日灌汤药,只能够进流食,怎么可能不瘦呢。

    “……还有两天。”萱草的手顿了顿,还是稳稳的扎了下去,“那药不仅让他的伤口不能够止血,内里也在溃败,若是没有解药,甚至解药来得太迟,也挽救不了了。”

    “还只能够活两天啊。”狄青羽叹息着开了口,好像是在开玩笑,又好像认真的开口,“若是真救不活,不若我俩逃跑吧?”

    萱草扭过头认真的看了狄青羽半天,想了想,摇了摇头:“跑不出去。”

    不是不想跑,是跑不出去。看样子萱草估计也想过如果救不活,该如何逃跑的事情。

    “商子衿,你这脑子里边究竟在想什么?”狄青羽嘀咕一声,“你就这么肯定我一定可以救你?”

    连她自己都没有那么大的把握,现在已经开始想着退路了。这男人究竟是从哪里来的这么大的把握?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估计这场刺杀都在他的算计之中了。

    连自己的生命都可以拿来算计的男人,狄青羽觉得以后还是要改变下对商子衿的态度了。

    正在这个时候,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了起来,渐渐朝着这边近了。

    狄青羽一愣,下意识的抬头看向门。

    “吱——”门猛地从外边被推开了,梁清风尘仆仆的脸露了出来。

    回来了?

    狄青羽一怔,正要开口呢,后边欧阳修洛的脸就露了出来。

    欧阳修洛!?狄青羽瞳孔一缩,整个人有些不太好,这个男人怎么过来了?!

    相较于梁清的灰头土脸,欧阳修洛的精神状态极好,整个人脸上都恨不得在发光似的。

    他不紧不慢的走了进来,看向阔别数月之久的狄青羽,微微一笑:“狄丘,好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