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5章我要见他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5:42本章字数:2141字

    昌宁最近总觉得自己有一种天然的责任感!原来总是被别人宠着的昌宁,现在也有了要宠的人了。

    没错,就是商子衿。

    她的八哥哥脸色苍白,躺在床上看着比其他的哥哥都要瘦小好多,肯定是因为缺乏亲人的照顾。

    父皇要照顾他自己,那些哥哥们都有母妃和自己的皇子妃的照顾。

    那就只有八哥哥了,昌宁觉得八哥哥需要自己的照顾!

    昌宁总记得自己把这话学给母后听的时候,母后那个大笑的样子。

    肯定是觉得自己说的孩子气了!昌宁很是不爽,觉得一定要给母后做个样子看看!

    她昌宁,也是个能够照顾别人的好姑娘!

    眼下,就是她表现的时候了!

    “絮儿姑姑,絮儿姑姑。”昌宁满脸堆笑的看着薛絮儿,看上去很是狗腿,“就住在昌宁这里吧!我和八哥哥都可欢迎你了!”

    她算是软磨硬泡从六哥那里知道了些往事,也知道了原来小时候那么好看,她最喜欢的絮儿姑姑是因为那八哥哥那个俩个讨人嫌的舅舅才会到冷清清的慈安观里边住着去的!

    昌宁一听这话就受不了了,恨不得直接就跑去把住在八哥哥皇子府的陈家人全部赶走!

    可是因为八哥哥母亲的遗愿,她又不能够动那些人!看着八哥哥那忧郁的样子,昌宁很是难过。

    既然那边动不得,昌宁就希望薛絮儿能够和商子衿的关系不说冰释前嫌,但是至少不要让薛家再为难八哥哥了。

    八哥哥也可怜啊,还得白白为自己的两个不省事的舅舅背锅。

    昌宁的这一系列举动,是她自己主动的么?

    确实是。

    那么这里边有欧阳修洛的手笔么?也的确有,欧阳修洛让狄青羽在每次昌宁过来的时候,总是会面有难色长吁短叹的说些什么。

    昌宁一看狄青羽这样,自然会忍不住的问,甚至还会贿赂狄青羽几回。这几天狄青羽就从昌宁那里挣了不少银子。

    欧阳修洛一估算,觉得跑路费是有了的。

    再说了,这里边也不止欧阳修路一个人动手。薛絮儿那边,也有动作,要不然怎么会莫名其妙就跑到昌宁的公主府上边来呢。

    不过眼下昌宁自己觉得责任重大,笑得跟个傻白甜似的。俩边的人自然是乐得装作看不见了。

    “公主有所不知。净尘既与前尘斩断因果,便不能够与这俗世再有牵扯了。”薛絮儿见着昌宁这样子,眼神稍稍柔和了些,“我与公主说完之后,便要回去了。”

    “啊……”昌宁眼里闪过一丝失望,但是没有办法,只好呐呐的点点头,“那,那您要不要见见八哥哥?”

    站在薛絮儿身后的丫鬟眼里闪过一丝惊慌,自己的小姐对于男人本就排斥,怎么会去见啊!

    可是这又是公主,丫鬟咬咬牙,正准备说呢。

    薛絮儿点点头,很是温和的一笑:“好,我可以见见八皇子殿下!”

    “好!”昌宁眼睛一亮,仿佛怕薛絮儿反悔一般,拉着薛絮儿的手就要往外边跑。

    薛絮儿看着昌宁的背影,眼神闪了闪,最后还是归于沉寂。

    昌宁和薛絮儿到的时候,商子衿正在看着狄青羽练剑。

    狄青羽练的是祁东人寻常强身健体时最经常温习的剑法。

    今日的天气很好,微微还有一阵风吹过。狄青羽的剑法并不是特别熟练,但是她很认真,看上去有着她自己独特的风韵来了。

    薛絮儿神色怔忪,仿佛透过狄青羽看到了什么回忆一般,站在了原地。

    想当初,她也是那样看着秦越练剑的,她看着秦越的剑法一日日纯熟,看着秦越从稚嫩的少年变成了成熟的青年模样。

    薛絮儿眨眨眼,突然笑了起来,那笑容里边有些释然,也有些感慨。

    说来也是好笑,她竟然忘记秦越是什么样子的了。

    昌宁兴奋的看着狄青羽在舞剑,倒是忘记了薛絮儿这边的异状。还是狄青羽注意到这边的视线,挽了个剑花看了过来。

    在看过来之后,不由得一怔。

    这来的人穿着一身尼姑的灰袍子,按理说应该是很是朴素才是,但是因为她的脸,硬是称的艳光四射来。

    真的有些好看的人,长相是可以跨越时间的。

    薛絮儿见狄青羽看了过来,虽然戴着面具看不分明,但是看那样子,倒是一个俊朗的少年郎啊。

    她低低道了声佛号,双手合十,低头行了一礼。

    狄青羽神色怔忪,咬咬唇,算是让自己回过神来,她对着昌宁微微抱了一拳,对着薛絮儿也双手合十回了一礼。

    行完之后,狄青羽看向商子衿,对着他点点头,倒是绕到后边去了。

    这狄青羽人刚刚到转角,就被欧阳修洛拉住了手,直接到了墙根处。

    “你干什么?”狄青羽恼火的挣了挣自己的手,觉得这男人是不是脑子有点问题啊,为什么总是喜欢对自己拉拉扯扯的?

    “很美对吧。”欧阳修洛倒是识趣的放开了拉着狄青羽的手,看向正缓缓走向商子衿的薛絮儿,“红颜薄命,这话果真是说得不错。”

    “真可怜。”狄青羽眼里闪过一丝惆怅。

    原来只是觉得这不过是个故事,能够听听就罢了。但是现在见到了薛絮儿本人,狄青羽的心反而就不能够平静了。

    这么美的人,应该是要琴瑟和鸣,幸福美满的。真的就要到那个庵堂里边了此残生么?

    “薛絮儿的性子,应该是不愿意你去可怜的吧。”欧阳修洛看着狄青羽的面具,终于有些不满,伸手取下了面具,露出狄青羽的脸来。

    狄青羽对此倒是没有发觉,她捂着自己的胸口,眼角都垂了下来,仿佛真的很是难过一般:“为什么要这么对她呢?她没有做错事情啊。”

    狄青羽的表情很是难过,仿佛真的被薛絮儿触动了一般,看上去难过极了。

    欧阳修洛眼神波动了一瞬,伸手突然抚过狄青羽的眼角。

    他做完之后,倒是觉得自己好像是在犯傻一般,为什么要这样呢,好像是怕狄青羽会流泪一般。

    欧阳修洛失笑,摇了摇头,揉了揉狄青羽的脑袋:“有这个功夫,不若好好想想怎么教训那些不识相的人。”

    “没错!要去教训那些不识相的人!”狄青羽的眼神一闪,仿佛突然振奋了一般,“欺负这么漂亮的人,简直是不可饶恕!”

    “……”是不是哪里有些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