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7章先斩后奏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5:43本章字数:2048字

    薛絮儿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快就达成和商子衿的共识。

    商子衿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如此轻易的就许下承诺。

    虽然充斥着这么多没想到,双方对于彼此之间达成的协议还是很满意的。唯一不满意的是,最后出的岔子。

    商子衿看着扭扭捏捏走过来的狄青羽,眼睛都恨不得瞪出眶了。

    这女人究竟在干什么?现在需要她的出现么?

    跟在狄青羽身后晃悠出来的欧阳修洛让商子衿心里不详的预感更加浓了些。

    欧阳修洛对于商子衿的瞪视置若罔闻,开玩笑,他又不是商子衿的奴才,哪里会管商子衿究竟是怎么在瞪自己啊。

    他温和一笑,看着因为自己和狄青羽的过来神情微微有些戒备的薛絮儿,拱了拱手:“薛小姐,我是八皇子府上的大夫,八皇子有心,担心您的身体,故而让我悄悄在边上看着,想能够好生看看您的身体是否有恙。”

    你就睁着眼睛说瞎话吧!

    商子衿表情扭曲了一瞬,却在薛絮儿看过来的瞬间,表情缓和了下来:“这是洛大夫,前些日子我的伤势,就是洛大夫治好的。他确实,有些本事。”

    商子衿说得咬牙切齿,但是薛絮儿却显然没有听出来。

    反而是觉得商子衿意外的贴心,神情也见着见着缓和了下来。她甚至还对着商子衿微微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的感谢。

    薛絮儿不是怕男人,这无非是她扯的一个幌子罢了。理由是,她不想看见自己的父兄们。

    “庵堂苦寒,薛小姐虽然面色不错,但是内里难免有些亏损。”欧阳修洛悠然一叹,又开始睁着眼睛瞎忽悠了。

    “是么?”商子衿心里有些不妙,咬牙切齿的开口。

    “我的弟子萱草精通妇科,不若这些日子陪伴在您左右,好生给您调理。虽然说报仇心切,但是也不可忽视,自己的身体。”欧阳修洛笑容温和,伸手微微推狄青羽,“顺道,我给您派了个侍卫,您此番来了公主府,势必会有一批人注意着您。洛丘性情温和,为人腼腆,武艺高强,会保护好您的。”

    “是。”狄青羽眼睛亮晶晶的看着薛絮儿,虽然戴着面具,但是那样子就跟小狗狗似的。

    薛絮儿下意识的想要拒绝,但是看到狄青羽的那双眼睛,竟然莫名其妙就答应了。

    “……洛大夫,真是好想法。”商子衿简直是无语了,这男人送走了自己的大夫不说,还准备买一送一把狄青羽送过去干什么?

    洛丘,洛丘,为什么不叫商丘!?简直是讨厌!

    商子衿那个话让薛絮儿微微有些迟疑:“是这位洛丘侍卫很重要么?若是很重要的话……”

    “没有,主子身边有梁清。”狄青羽迅速的开口,眼睛都没眨一下。

    说完,狄青羽回头,狠狠瞪了商子衿一眼,谁也别想阻止她去看美人的路!

    商子衿一噎,莫名觉得有些心塞。这女人脑子里边究竟在想什么!?自己连说都不能说了!?

    欧阳修洛笑得一派云淡风轻:“这位洛丘竟然和我同姓,指不定五百年前是本家,我也好生照拂一二。”

    商子衿有些气闷,就看着欧阳修洛和狄青羽一唱一和,硬是让薛絮儿的神情温和了不少不说,到最后竟然开始叫狄青羽阿丘起来了。

    算得上是相谈甚欢,甚至身边那个总是一脸戒备的丫鬟,看着狄青羽的表情也很是温和。

    狄青羽……

    商子衿微微有些郁闷,但是此时的狄青羽哪里去管商子衿郁闷不郁闷啊。

    她现在眼巴巴的看着薛絮儿,甚至感觉有些羞涩:“薛,薛小姐好。”

    狄青羽没说完,自己的脸就红了。欧阳修洛见着狄青羽的耳朵都微微有些红,突然觉得自己的手指有些痒。

    好像去抓着捏一捏啊……

    欧阳修洛轻咳一声,掩饰住自己的尴尬:“既然如此,我便去叫萱草过来吧。”

    商子衿瞪着先斩后奏根本没有半点和自己商量的欧阳修洛整个人都无语了。

    要不要这样啊,这样就没有意思了啊!

    “好的。”薛絮儿看着耳朵有些红,仿佛真的很是羞涩的狄青羽微微一笑,心里突然软了软。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这个孩子有莫名的好感。

    狄青羽结结巴巴的开口,看着薛絮儿:“我,我会好好照顾好薛小姐的!”

    “……”这突然的心塞是怎么回事?商子衿定定的看着狄青羽,冷哼一声,没再说什么。

    欧阳修洛脸上的笑容也微微一僵,仿佛没有预料到狄青羽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脸上的笑容也没有那么的轻松了。

    这个狄青羽是怎么回事?这话说出来会让人误会的好么!

    欧阳修洛突然有些后悔了,他不应该因为狄青羽刚才有些红的眼睛就一时心软答应把她弄到薛絮儿身边去的。

    这个冒冒失失的性子,还是跟在自己身边放心点啊……

    欧阳修洛叹了口气,现在也没办法改口呢,只能赶紧把事情解决,就让狄青羽赶紧回来!

    还是把这女人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最好了。

    薛絮儿见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也不想多留了,随即出言告辞了:“既然如此,我就先回去了,我等着皇子殿下的好消息。”

    “我说过,您叫我子衿便是了。”商子衿愣了愣,算是从心塞中回过神来,正色道。

    薛絮儿定定的看了商子衿半天,终于笑了起来,点了点头:“知道了。子衿。”

    她的话里仿佛有一丝释然,也是满满的对于商子衿的信任。

    一炷香后。

    板着脸的萱草便和狄青羽跟着薛絮儿上了车。

    萱草见到薛絮儿的脸,倒是愣了愣,没再说什么。

    薛絮儿见到萱草,发现这位洛大夫的徒弟似乎有些不爱说话,她礼貌的点点头,也没有说什么。

    狄青羽兴奋的看看薛絮儿,正想张口说什么呢,突然觉得有一道视线落在自己的身上。

    她愣了愣,顺着视线看了过去,就看见萱草正慢慢从她身上移开视线。

    狄青羽身后的鸡皮疙瘩全部起来了。

    我的天啊!她怎么忘记了这里还有个萱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