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0章庙小欺生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5:43本章字数:2123字

    薛大人还是没能够赶上薛絮儿的马车。

    这马车虽然看着破破烂烂,但是奈何它的马好啊,欧阳修洛暗搓搓的给这马车把马换了,为的就是日后若是狄青羽有事要下山,直接骑了马便能够走了。

    这阴差阳错的,倒是让狄青羽四人顺利离开了。

    薛朗看着那在群山掩映间的慈安观,恨恨的把马鞭扔了。

    气死他了!离妹妹这么近,还是没能够看上一眼!

    薛朗心里总是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仿佛自己要是不做什么,那么薛絮儿说不定真的就没了!

    秦越在薛朗身后,一点也没看到薛朗的气急败坏,他怔怔的看着那座山,感觉自己的心剧烈的跳了几下。

    刚才那车上,是絮儿……

    可是絮儿,是不愿意见自己么?

    絮儿……

    秦越闭了闭眼,终于喘了口气,调转马头,扬长而去。

    薛大人叹了口气,看着秦越疾驰而去的背影,再看看满脸愁苦的薛朗,心情实在是不算好啊。

    为什么这世上的事情都要这样呢。

    慈安观。

    慈安观来不了男客,但是好在薛絮儿所在的静房很是偏僻,如果狄青羽注意些,倒是不容易被发现。

    狄青羽下了马,环顾四周,莫名觉得有些心酸。

    这地方大虽然大,但是总是透露着一种萧条来。

    “边上还有两件侧房,平常夫人若是来的会会偶尔住住,只能够委屈两位了。”燕儿表情有些歉意,“这庵堂苦寒,可能吃得要苦一些。”

    “没事。”狄青羽深吸一口气,摇了摇头,“我来这里也不是来享受的,最近是特殊时期。”

    “小姐有些不舒服,先去休息了。”燕儿笑了笑,脸上也有些忧色,“什么事情等到明日再说吧。”

    “可是有什么不适?不若让萱草去看看?”狄青羽有些关心的看着燕儿。

    “不过是心病罢了。”燕儿叹了口气,摇摇头,“前边还有些事情,若是错了时间,便没有吃的了,我先去前边了。”

    说完,燕儿便匆匆离去了。

    狄青羽皱皱眉,觉得有些什么不对劲,可是一时间也想不出来。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药箱直接放在她面前的桌子上边。

    狄青羽愣愣抬头,就看见萱草冷着脸坐在了她面前。

    “把手伸出来。”萱草叹了口气,示意狄青羽把手伸出来。

    “哦。”狄青羽老实的把两只手都伸了出来,刚才她拉缰绳拉得急,手上被绳子勒出好深的印子,甚至有些地方都开始破皮了起来。

    萱草皱皱眉,直接从药箱里边拿出药粉,洒在了狄青羽的手上。

    “嘶——”狄青羽吃痛,缩了缩手,感觉一阵剧痛。

    “现在知道痛了?”萱草冷冷一笑,抓着狄青羽的手不让她离开,“早干什么去了?便是那马蹄踩下去了又如何,有我在,只要还有一口气,我自然帮你把她给救回来。”

    “这不是,这不是事出突然嘛。”狄青羽笑了笑,倒也不以为意,“我也有错。”

    “你的命比那女人金贵。”萱草拿过一边的纱布,细细给狄青羽绑住了,“虽说不能视人命为蝼蚁,但是作为上位者,自己的命要比其他人来得金贵得多。”

    萱草的话看似冷酷无情,但是确实也是现实。

    狄青羽堂堂乌伊郡主,便是比起昌宁公主那身份也是不遑多让的,何苦要受这个苦呢。

    “人还是要心怀怜悯的。”狄青羽眨眨眼,收回了自己被包扎好的手,“我也不是全然是个滥好人。不过现在情况敏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萱草看了狄青羽一眼,冷哼一声,倒是没再说什么。

    反正双方都有错,只是那女人没伤到,反而把狄青羽伤到了,萱草这心里难免有些不太爽快。

    不过好在自己把脉的时候给女人暗暗下了点药,让她晚上难以安眠几日,算是把心里的那些不痛快去了些。

    “那薛絮儿的脉象有些问题。”萱草倒是开始说起其他的话题来了,“想来是这十年受了些苦,身体有些损耗,虽然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日积月累,不是病也拖成病了。”

    “那就赶紧治!钱不是问题!商子衿多得是钱!”狄青羽眼睛都没眨,直接把商子衿给卖出去了,“薛小姐受了这么多苦,肯定要好好补偿!”

    “呵呵。”萱草莫名有些同情商子衿了。

    这狄青羽对着不过见了不到四个时辰的薛絮儿就这么亲热,商子衿好歹和她相处了小两个月,结果到了病危的时候就想着跑路了。

    也不知道应该说狄青羽是有情有义还是没心没肺。

    狄青羽看着萱草的表情,疑惑的皱了皱鼻子,正要开口呢,就见到燕儿脸色十分不好的拎着食盒走了进来。

    “这是怎么了?”狄青羽有些关心的问道。

    “……没有什么大事。只是去得晚了,菜都凉了。”燕儿勉强一笑,仿佛这件事情也不是什么大事一般,“我这里也有炉子,待会热一热便是了。只是苦了两位了。”

    “无事。”狄青羽摇摇头,不过心里也是暗暗同情。

    这慈安观虽说是要清修,但是好歹是妃子们经常过来的地方,香油钱肯定是不少的,结果倒好,连个热的饭菜都没有么。

    这是哪里来的道理,说到底,不过是欺负薛絮儿和燕儿主仆二人罢了。

    萱草说的内里亏损,倒是也能够理解。

    萱草看着燕儿一样样拿出那些残羹冷炙,不由得皱皱眉,突然伸手拿筷子挟起一筷子青菜来。

    狄青羽一怔,萱草这么饿了?直接吃冷的?

    “有毒。”萱草见燕儿和狄青羽愣愣的看着自己,倒是直接说了出口。

    “什么!?”燕儿一惊,浑身一颤,手上的食盒直接没拿住,掉在了地上。

    里边的菜和馒头都滚了出来,掉了一地。

    可是燕儿一点都没有注意这些,她看着萱草,眼里顿时染上一阵急切来:“什么毒?怎么会有毒?是有人要害小姐!?”

    萱草放下了筷子,看着洒了一地的饭菜:“事实摆在这里了,不是很明显么。”

    难怪她会觉得薛絮儿的脉象有些问题,还以为是庵堂苦寒,没想到是菜出了问题。

    这些菜,一吃十年,即便每次的毒的分量都很少,但是长此以往下去,那积累的量,也是不可小觑了。

    这个薛絮儿,真是可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