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4章看热闹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5:43本章字数:2141字

    “去看热闹?”狄青羽看着这信,微微有些无语。

    她抬头看着梁清,皱了皱眉:“欧阳修洛就说了这四个字?”

    看什么热闹先不说,就说去哪里看热闹啊,这皇都这么大,他总得告诉自己一个地吧?

    狄青羽张张嘴,正准备直接拒绝呢,梁清就不紧不慢的开口说道:“洛大夫说了,不看就后悔了,肯定是十年内最大的热闹了。”

    狄青羽哑了嘴,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了。

    这梁清说的,还真把她的好奇心给勾起来了。

    “洛大夫还说了,最好是请薛小姐一道过去,他给准备了最好的位置,绝对是尽收眼底,一览无余。”梁清表情微微有些奇怪,似乎有些想要憋笑一般。

    “尽收眼底,一览无余?”狄青羽表情诡异的重复道,突然觉得脑子有些不太好使了起来。

    “是的,若是无事,小人先走了,主子那边还有些事情。”梁清拱了拱手,转身就走。

    狄青羽张了张嘴,准备说什么呢,但是想了想,还是没说出来,看着梁清离开了。

    狄青羽疑惑的将这信收回怀里,耸了耸肩,先回去了。

    回到薛絮儿的院子的时候,薛絮儿正在和萱草下棋,还别说,这萱草虽然是大夫但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大夫。

    不过狄青羽知道这萱草对于自己没有恶意,自然也不会去刨根问底追寻萱草的过去啊。

    每个人都有秘密,她也有自己的秘密,在要求别人说出秘密的时候,自己也要毫无保留才是。

    萱草见到狄青羽回来,对着狄青羽点点头,又继续将注意力放在棋局上边去了。

    最近这俩天算是薛絮儿过得最为开心的日子了。

    庵堂苦寒,除了经书,她没有别的书能够看,即便是薛夫人带了她爱的书过来了,她也全部烧了,什么都没有留下。

    燕儿虽然忠心,但是有些事情确实不太擅长,就比如说下棋。

    她算是有种棋逢对手的感觉了。

    “阿丘回来了。”薛絮儿也很喜欢这个叫做洛丘的小伙子,虽然戴着面具,但是总是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她的羞涩。

    总是喜欢偷偷摸摸的看自己,被自己抓到后,总是会十分的不好意思的扭过头,好像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

    薛絮儿觉得自己平淡如水的生活突然变得鲜活起来了。

    是的,鲜活,她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这两个字了,这样的话,即便是日后她生活重新一潭死水,她也觉得很不错了。

    至少她还有可以值得纪念的回忆了。

    “嗯。”狄青羽看着薛絮儿看着自己,脸又莫名红了起来,幸好面具挡住了自己的脸,只有红通通的耳尖透露出自己内心的不平静,“皇子殿下有事传过来了。”

    “是何事?”薛絮儿努力不让自己去看狄青羽的耳朵,语气很是温和,“是需要你回去了么?”

    “不,我的任务是守着薛小姐。”狄青羽努力让自己的语气严肃起来,仿佛严肃就会很有说服力一般。

    “呵呵。”萱草似笑非笑的瞥了狄青羽一眼,眼里满是了然。

    别以外她不知道这狄青羽究竟是怎么过来的,还不是看着薛絮儿长得好看,就眼巴巴的跟了过来么。

    八皇子确实派了人保护薛絮儿,不过全部隐藏在暗处呢。让狄青羽去保护薛絮儿?虽然有些小聪明,脑子也转得挺快,可是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是有限的啊。

    “别笑!”狄青羽羞恼的看了萱草一眼,算是让自己平静下来,她认真的看着薛絮儿:“殿下说,有个热闹,一定要邀请您去看看。”

    “热闹?”薛絮儿微微一怔,拈着棋子的手松开了,棋子掉进了棋盒,发出吧嗒一声响,“什么热闹?”

    “不知道。”狄青羽理直气壮的回道,“若是知道了,那就不是惊喜了,总之,是十年难得一遇的热闹。”

    十年?

    薛絮儿被这个词有些打动了,说起来,自己当年的那一场闹剧,也算是十年难得一遇的热闹呢……

    她的眼神微微有些触动,想了想,还是点点头:“好。”

    “既是去看热闹,薛小姐就不能够这么穿了。”萱草一板一眼的开口,“我们去逛街好了。”

    “咦?”狄青羽一怔,看向萱草。

    萱草完全忽视了狄青羽的眼神,自顾自的开口:“薛小姐的衣服只有那灰色的袍子,穿着多打眼啊。既是看热闹,人肯定都不少呢。”

    “便是去逛街,我也只有这袍子。”薛絮儿倒也没什么觉得难过的。

    这时间久了,原来喜欢的绫罗绸缎,什么珍宝,倒也算是俗物了。她现在穿着麻布,也觉得平常。

    “我,我有。”燕儿突然哼哧了几下,吞吞吐吐的说道。

    “你有?你有什么?”薛絮儿有些好笑,看着燕儿,“你难不成还有什么瞒着我?”

    “我,我留了小姐当年最喜欢的衣服,没,没烧!”燕儿脸红了红,呐呐低下了头,“小姐最喜欢那件裙子了,我觉得小姐烧了会难过的,多少,多少是个念想。”

    “最喜欢的裙子么?”薛絮儿微微一怔,似乎有些想不起来一般,“我最喜欢的,是个什么样子的?”

    燕儿眼里有些难过,但是听到薛絮儿这话,还是噔噔噔的跑回房,拿出个盒子来。

    这盒子看出些年岁来了,不过上边显然是经常有人擦拭,倒是保养得极好。

    薛絮儿看着燕儿手里的盒子,突然心颤了颤,还是伸手接过了盒子。

    “主子,这是您最喜欢的。”燕儿脸上满是骄傲,“我每年都偷偷在帮您好好看着呢。”

    “啪——”盒子被打开了。

    狄青羽好奇的凑了过去,萱草也抬起眼来,看向那条裙子。

    俩个人眼里都流露出一抹惊艳来。

    有些东西,它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过时,而是越发显示出曾经的风姿来。

    这条裙子就是的,或许不是现在时兴的样式,但是单单的看着这抹艳色,就可以想见曾经穿着这条裙子的薛絮儿,是何等的风姿错约。

    这是一条石榴红色的裙子,上边有很细的金线绣着花纹,看着不显眼,但是若是走动间,应当是极有风采的。

    甚至都没有展开,只是安静的放在这个盒子里边,都觉得美不胜收。

    薛絮儿颤抖着的手摸了摸这裙子,紧紧闭住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