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7章大张旗鼓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5:43本章字数:2005字

    第二天,八皇子府门前。

    内城虽然人烟稀少,但是今日的人却超乎寻常的多。

    五皇子这日子选得好,正好是朝堂每月的休沐日,五皇子这一动,基本上各家都得了消息,有些早已迫不及待的跑到那八皇子府附近守着了,为的就是能够第一时间看见这动向。

    五皇子在朝内行走,手里不可能没有一些人,今日为了做这个,算是把可以暴露出来的人都暴露了。

    那些围观的官员们看见站在五皇子身后的熟面孔,不由得有些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五皇子的人啊。

    五皇子这一动,各位兄弟们自然不可能不动。但是他们没有五皇子这动手来得名正言顺,也只能够暗暗派了人,看看商子轩这具体的发展动向。

    这一大早,八皇子府门前就集结了不少的卫士。

    听说那后门里边也有不少呢,力求绝对不会让一个人跑掉。

    这人虽多,但是大家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或者说,没有一个人敢先发出声音来。

    昌宁和商子衿正坐在不远处的马车里边,撩开了帘子,直直对着那禁闭的八皇子府大门。

    “八哥哥,你就放心吧,五哥哥一定会帮你把那家讨厌的人赶出去的!”昌宁皱了皱鼻子,慎重的捏捏商子衿的手,贴心的给他盖上了被子。

    莫名觉得特别热可是不得不装作虚弱的商子衿:“……昌宁有心了。”

    “对了,”昌宁转了转眼珠子,终于有些不太好意思的开口,“那个,那个洛大夫呢?”

    欧阳修洛?商子衿眉头一皱,心情有些不爽快。

    好你个欧阳修洛,把狄青羽拐出去不说,现在还把昌宁迷得五迷三道的。

    现在昌宁这样子显然是对他真的着迷了。

    商子衿装作虚弱的咳了两声,面上带出一丝“疑惑”:“你找洛大夫干什么?他老人家现在正在五哥那里帮着五哥调养身体呢。”

    “老,老人家?”昌宁一怔,脸上有些发木,“什么叫做老人家,八哥哥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说别人是老人家呢?”

    “洛大夫都五十了,还不是老人家?”商子衿眼里含笑,不动声色的在昌宁面前给欧阳修洛上眼钉子,“昌宁你这个样子,我会以为你喜欢上了洛大夫哦。”

    “怎,怎么会!”昌宁脸一红,心里的那点旖思彻底没了。她瘪了瘪嘴,突然觉得有些委屈,“不会了。”

    “嗯,不会就好。”商子衿对于自己话语的效果感到很是满意,也不管昌宁这边纠结的心思了,他抬起头,继续看向外边。

    在商子衿的马车不远处,也有一辆马车,里边正坐着欧阳修洛和狄青羽等人。

    “你怎么不下去?”狄青羽有些嫌弃的看了欧阳修洛一眼,伸手毫不客气的拿过一边的糕点,不太高兴的啃了一口。

    比起专心致志的看着八皇子府大门的薛絮儿和燕儿。

    萱草和狄青羽就纯属是来看热闹的。没有任何心理负担不说,还有些心情关心其他的事情起来了。

    萱草看了眼脸上挂着笑的欧阳修洛,心里又默默给他记上了一笔。

    她倒是觉着,这欧阳修洛狄青羽和商子衿三人的戏码可比现在要发生的事情精彩的多。

    八皇子府内陈长青等人浑然不知外边竟然有不少人等着他们出来呢。

    门房打着哈欠打开了大门,正准备离开呢,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他猛地转身,看向外边的人,整个人都不好了!

    门房张了张嘴巴,突然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一般,猛地转身,连滚带爬的进了门内。

    商子轩眼神复杂,他现在到了即便是自己不愿意做,但是也已经赶鸭子上架,不得不做的地步了。

    且不说明面上究竟有多少人看着,就说私下里,在那边上围观的就有不少指不定是自己兄弟派过来的人。

    可是……商子轩看了眼在那边静静停放的马车,直直的就和商子衿对上了眼睛。

    商子衿对着他微微一笑,眼里甚至有一丝期盼。

    商子轩心紧了紧叹了口气,眼下,真的是必须要做了。

    且说那门房跑了进去,那绝对是惊起里边的一阵骚动啊。

    陈长利还在小妾的床上呢,听到这话哪里还坐得住,直接翻身就爬了下去。

    人还没走出院子,陈长利的夫人就带着几个媳妇哭哭啼啼的扑了过来:“老爷啊!外边站了那么多人,这可怎么办啊!”

    “他敢!”陈长利简直是气急败坏了:“我是他的舅舅,他要是真的敢,真的敢这样,我就进宫告御状!”

    说是这么说,可是陈长利心里总是有些隐隐的不安。

    正在这个时候,陈长青也匆匆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哭哭啼啼的夫人和少爷们。

    一时间,陈家的二十多口人,瞬间全部聚集在了一起,心里满是不安的看着陈长利和陈长青,希望能够让这俩人出个什么主意来。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还没有等众人反应过来,一大批士兵突然冲了进来。

    “你们要干什么!?”

    “啊!”

    “救命!”

    “放开我!”

    一大堆的大呼小叫声接连响起,陈长利直接被两个士兵扭住了肩膀。

    “放开我!”陈长利一阵怒吼。

    贺年腰里扶着剑走了过来,看见陈长利冷笑一声:“陈老爷,现在还不束手就擒!?”

    “贺年!?”陈长利眼里满是震惊,怎么会是五皇子的人!?

    如果是五皇子,他们应该要说什么?!

    贺年根本不再给陈长利俩人说话的机会,手猛地一挥:“都给我带出去!”

    “是!”士兵们手脚麻利的拉住了陈家众人,说着拉着就往外边走去。

    里边的喧闹和皇子府门外的安静形成了惊人的对比。

    大家都没有开口说话,听着里边的喧闹声越来越近了。

    “啊!”一连串的人,直接被摔到外边。

    大家全部顺着看了过去。

    “出来了。”薛絮儿紧紧的拉着帘子眼里闪过一丝惊人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