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0章如此恶毒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5:43本章字数:2046字

    薛絮儿的出现,简直就像是在一片平静的湖面上投下的一枚石子一般,大家都一片哗然。

    薛絮儿,竟然是薛絮儿!

    她不是已经进了慈安观了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大家不由得议论纷纷,而五皇子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铁青了起来。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无论是突然出现的秦越和薛朗,还是这个已经出家了的薛絮儿,这一出出都好像是计划好的一般,让商子轩几乎是难以招架。

    这仿佛是一个早就为自己设好的局一般!

    电光火石间,商子轩仿佛明白了什么,猛地抬头向着商子衿看去!

    商子衿正站在一边,跟着扶着他的昌宁说着什么呢。但是仿佛感受到商子轩的视线样子,抬起头来,直接看向了商子轩。

    两个人隔着人视线交流。

    商子衿神色坦然,甚至还有心情对着商子轩笑笑。

    可是商子轩心里却因为商子衿的笑容瞬间掀起惊涛骇浪!

    难道,真的如他所想么!?

    商子衿笑了声,低下了头,继续看向昌宁:“待会无论说什么,昌宁乖乖站在八哥身边好不好?”

    “好,好……”昌宁表情也有些不安,她也不是傻子,现在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她总有种事情有些不会受到控制的感觉。

    “八哥哥,五哥哥对我很好的。”昌宁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抬起头,看着商子衿说出这番话来。

    “五哥哥仁善,他也对我很好,”商子衿不置可否,伸手摸摸昌宁的脑袋,“你只要知道,我们都是你的哥哥就好了。”

    这边兄妹俩的动静并不大,大家的注意力还是在薛絮儿身上。

    薛絮儿此番过来,倒也没有特地卖惨穿那什么灰扑扑的袍子什么的。

    她身上穿着昨日刚购置的衣物,一身烟青色的裙子,头发用发带随意绑了起来,脸上不着粉黛,却没有任何岁月的痕迹。

    秦越看着薛絮儿,不由得有些恍然。

    他是有多久没有看到薛絮儿了?可是薛絮儿的样子,好像有种他从来没有离开过的感觉。

    “絮儿……”秦越张张嘴,正要走过去呢,突然一把刀直接拦在了他的面前。

    狄青羽毫不留情的抽出刀来,直接指着秦越,仿佛只要他再进一步,这刀就绝对会刺到他的身上一般。

    “来,你告诉我,为什么,你会说出那样的话来。究竟是谁,给了你那么大的信心?”薛絮儿完全对于周遭的一切置若罔闻,她看着陈长利,眼里满是认真。

    仿佛,真的只是要问一个答案一般。

    她本来不想出来的,可是这是她的事情,她不想再和秦越以及薛家扯上干系了。

    陈长利怔怔的看着薛絮儿,仿佛又回想起了那天的事情一般。

    他是没见过这样烈性的女人,当初在那房间里边,她为了让自己不被轻薄,要不是他和陈长青拦得及时,指不定就血溅五步了!

    哪怕是后来他们俩个被皇帝判了阉掉。

    这个女人可是声不做气不响的在边上看了全程!

    太,太可怕了。

    陈长利闭了闭眼,想要低下头去不看这个薛絮儿,可是事与愿违,狄青羽拿刀鞘抬起了他的头,硬是不让他动一下。

    “问了问题就要回答,这个道理,不应该让我再教你吧?”薛絮儿神色平静,“究竟是谁,告诉你们的,能够让你们有那么大的把握?”

    “不说?”薛絮儿淡淡一笑,“不说的话,那我一个个的数,数到谁,你点头就是了。”

    商子轩心里一惊,猛地看向薛絮儿,这女人究竟是想要干什么!?

    如果真的从她嘴里出来个人,便是没有问题,也要惹上一身麻烦了。

    “薛,净尘师太!”商子轩沉吟片刻,快步走到薛絮儿身边,沉声道,“您既入了慈安观,这俗世一事,便于您毫无关系了。”

    “尘缘未尽,如何出世?”薛絮儿道了声佛号,恭敬的行了个礼,也没等商子轩开口,直接问了起来,“是那户部尚书柳尚书府家的二小姐?”

    “是那兵部侍郎陈大人的三小姐?”

    “是国子监祭酒王大人的大小姐?”

    “还是……”

    “够了!”商子轩听得心惊胆战,这薛絮儿说的每一个女人,现在的丈夫都是自己身边的人!

    说到底,就是五皇子党!这薛絮儿居心何在?

    “和五皇子有什么关系?”薛絮儿这次是下了狠心了,她淡淡看了五皇子一眼,“我所说的,不过是我曾经的那些挚友罢了!”

    薛絮儿把“挚友”二字咬得极重,这让边上的看客不禁一默。

    也有几位正巧是她所说的几位小姐府上出来的,心里不免心焦,赶紧转身回去禀报情况去了。

    “你,你,简直是无礼,若是从你口中说出来,那些人没有罪,也要担出些罪了!你这事又如何算?”商子轩简直是气急,看着薛絮儿,表情实在是算不上好。

    “若是无罪,我青灯古佛,给这几位念一辈子的经,算是积福了。”薛絮儿扯了扯嘴角,露出个不甚礼貌的笑,继续看向陈长利,见他头又低下去了,冷哼一声,扭头看向一边看呆了的陈长青,“你哥哥不说,那便你说吧。”

    陈长青这猛地被点到名字,悚然一惊,张张嘴,一时间也说不出什么来。

    “且说说,我说的这几位,里边可是有你知道的?”薛絮儿眼神一寒,突然对着五皇子一笑,“还是说,有另外的大人物?”

    “比如说,那皇宫内,端阳宫的,端妃娘娘。”薛絮儿一字一顿的把这个称谓给说了出来。

    “……”

    “……”

    边上的人现在恨不得自己的耳朵聋了!薛絮儿现在是真有胆子啊!直接把端妃给扯上了!

    “薛絮儿!”商子轩现在是暴怒了!那是他的母妃好不好!

    “……是,正是,端妃娘娘。”一直低着头没抬头的陈长利突然开了口,他抬起头,看向大惊的商子轩,眼里闪过一丝决心,“正是那端妃娘娘告诉我,若是能够强了薛絮儿,我便是薛大人府上的女婿,荣华富贵享之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