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2章谁与争锋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5:43本章字数:2213字

    八皇子府的一场大火烧了一天一夜,除了个框架,里边的东西全没了。

    里边无论曾经有多少金银珠宝,多少绫罗绸缎,全部没了。

    陈家兄弟毕竟是农户出身,便是有了钱也不愿往银庄里边藏,全部放在了府内。

    这把火一烧,无论曾经多少白花花的银两,现在全部化成了银水,融到其他的渣子里边去,找也找不出来了。

    商子轩早就因为实在是过于暴怒,直接回去了。

    剩下的看热闹的见商子轩走了,也赶紧回去通禀家里的主人去了。

    商子衿把昌宁先劝回去了,一个人在那皇子府门前,一直等到大火烧完了,天色渐明才缓过神。

    薛絮儿在梁清的护送下,直接回了公主府,看也没看秦越和薛朗。

    狄青羽和欧阳修洛倒是留下了,坐在马车内,看着外边站着的商子衿,心里又是心思百转。

    “这把火一烧,无论里边有什么证据,都没了。”狄青羽深吸一口气,表情有些复杂。

    那陈长利曾经生活在正堂,还是里边陈家人把这皇子府当做自己家的证据,全部没了。

    证据一没,商子衿也就没了被人说的把柄。

    不得不说,这事情做得还是不错的。

    “这是你早就想好的?”狄青羽睨了一眼边上正在饮茶的欧阳修洛,眯了眯眼,眼神有些复杂。

    欧阳修洛失笑,摇了摇头,放下了手里的茶盏:“一半一半罢了。商子衿也不是傻子,既然找了秦越回来,今日肯定会有这么一出。”

    “把薛絮儿故意激出来,让大家伙看看这薛絮儿。若非商子衿能说,陈长利也不会那么指认端妃是罪魁祸首。”欧阳修洛悠然一叹。

    “说到底,我不过是算计了前边,能够做到哪一步,还是要看看商子衿自己。”欧阳修洛眼神闪了闪,“他确实做到了。”

    狄青羽沉默了下,欧阳修洛在前边算计了人心,预测了可能要发生的事情。商子衿果断作出了行动,按着欧阳修洛的想法把事情做到了最好。

    这俩个人……

    不过是短短几天,合作起来就能够有这样的效果。狄青羽脸色有些发沉,若是俩人合伙对付乌伊。

    乌伊能够有还手之力么?

    狄青羽背后的寒毛都要竖起来了。可是下一秒欧阳修洛的手就搭在了她的手上。

    狄青羽的手一暖,手里被塞进一杯茶来。

    “你放心,若是无你,我和商子衿也不会合作,”欧阳修洛声音淡淡,但是莫名让狄青羽安下心来,“你的乌伊,我自然不会去懂。”

    狄青羽抬头看了欧阳修洛一眼,缓缓端起杯子,喝了一口。

    茶温正好,很暖。

    皇宫,御书房。

    “子衿当真把他那皇子府给烧了?”春熙帝看着高岩,眼里的神色莫名。

    “八皇子是个烈性子的,皇子府里边给人这么动过,自然是也不愿意继续去做了。这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大抵是这样的说法。”高岩笑眯眯的说着,给春熙帝倒了杯茶,“只是和五皇子殿下想来是闹了些不愉快了。”

    “子轩给端妃养成那笑面虎的性子,确实需要人去治治了。”春熙帝也不恼,端起茶饮了一口,“也罢,此事也算是个教训。”

    春熙帝怎么可能不知道今日发生的事情啊,可是直到现在都没有动静,自然是有自己的成算了。

    “子衿的府邸不住也罢,改日给他再拨款建上一座便是了。”春熙帝沉吟片刻,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一般,突然笑了起来,“便让子衿住进来吧。”

    高岩一惊,猛地抬起头来,半天都没能够反应过来。

    自最小的皇子公主都成年之后,这皇宫可是五六年没再住进皇子们了!

    现在春熙帝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这意思是……

    春熙帝也看见高岩眼里的惊疑不定了,可是他并不准备给一个奴才去答疑解惑。

    他哼了一声,放下了手里的茶盏:“怎么?是有疑虑?”

    “不。”高岩噗通一下跪了下去,觉得自己真的是大意了。

    也是傻了,皇上的事情怎么可以去质疑呢。

    高岩暗暗心惊,语气更加恭敬了些:“皇上的吩咐,奴才怎敢有疑虑呢,只是此事应该选个什么日子给说出去呢?”

    “明日早朝。”春熙帝淡淡一笑,放下手里的茶盏,“我近些年脾气虽好,但是也不是能够任人揉捏的性子!我还没老呢!”

    高岩低着头,没再说话。

    今日的早朝,因为春熙帝的话和商子衿那皇子府的一场大火,变得意外的肃杀起来了。

    商子轩面色有些憔悴,一点都没有平常如沐春风的样子。

    昨日薛絮儿的出现,无疑是一场惊雷,让朝堂上边的人心里又多了些别的东西。

    十年,十年前的青年才俊,又有多少成了如今朝堂的中流砥柱。

    薛絮儿昨日所说的那些府内的小姐们,昨日晚上可是没少被自家的相公厉声问话。

    哪怕是没有说出来的人,只要是和薛絮儿关系走近了些的,晚上也少不了那么一出。

    怎么可能不问呢,薛絮儿当年是多少青年心里记挂的那一位啊。

    自从当年出了那事之后,薛絮儿出家,也不知有多少少年午夜梦回,泪沾满襟。

    这些个娶了薛絮儿当年好友的,也不知道有多少是因为真情,有多少是因为至少能够和薛絮儿扯上点联系才娶的夫人。

    昨日事情一出,五皇子身边的所谓党派算是有些离了心了。

    想到种种,商子轩的心情能够好才怪了。

    薛大人今日的心情也不算好,看到是看到自家的女儿了,那还不如没看到的。

    自己的女儿没有依靠薛家,依旧能够过得算是不错,凭着自己也能够讨回公道。

    这让他这个做爹爹的,总觉得特别没有底气。

    薛大人上了朝,便是有些想要过来说上几句的,但是因为薛大人的脸色,也实在是开不了那个口啊。

    薛朗打着呵欠过来了,他在那昌宁公主府前和秦越僵持了一晚上,回府换了身朝服就过来了,困死了不说,心情也实在不算是好。

    “小薛大人。”一个人拦住了薛朗,表情有些急切,“絮儿小姐……”

    他那话还没出口呢,就被秦越冷冰冰的眼神给打断了。

    秦越站到了薛朗身边,眼神一扫,边上想要过来搭话的人顿时失了心思。

    这秦越算是刀口舔血过来的,现在这视线,可谓是称得上凌厉了。

    薛朗皱皱眉,正欲不快的说些什么呢。

    不远处传来了阵阵骚动,只见商子衿一身皇子打扮,慢吞吞的踏进了朝堂。

    他商子衿,终究是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