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8章宴无好宴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5:43本章字数:2113字

    商子衿很快就从皇后那边脱身回了昭华宫。

    他和皇上那么就不见,确实没什么好说的。

    天家血缘亲情淡薄,没死就没有什么大的牵扯了,再说了,前边商子衿重伤遇刺差点没死的时候也不见皇帝出宫来看一面,现在来说什么父慈子孝,未免也太假了些。

    商子衿眯了眯眼,轿子就停了下来。

    “八皇子殿下,昭华宫到了。”外边公公十分恭敬的声音响了起来。

    商子衿顿了顿,终于撩开帘子,看向外边。

    远处就是东宫,现在他在这昭华宫门口,还能够隐隐约约的看见点东宫的屋檐。

    梁清和狄青羽听到商子衿回来的消息,很快就出来了。

    比他们出来更快的,是章源。

    “八皇子殿下,奴婢是章源,是帮您看着这昭华宫的总管太监。”章源笑容谄媚,直接贴了上去。

    “章源?”商子衿笑了声,“原来章公公到这里来了。”

    狄青羽听到这话,不由得有些好奇的看向章源,难不成这里边还有什么原来的牵扯不成?

    章源脸上的笑容不变:“皇子殿下这是说的哪里的话,我到哪里做事,自然是上边是说了算,现在能够碰见,自然是我俩的缘分。”

    “和本皇子扯缘分,你是在捧高你自己,还是在贬低我?”商子衿背着手俯身看着福身的章源,“本皇子心情好,今日不与你计较,但是你可记住了,原来的帐,我们可是要好好算算的。”

    章源脸上一僵,噗通一下,直接给跪了下去。

    商子衿见到这番,也没说什么,直接越过章源进去了。

    狄青羽好奇的跟着商子衿,等到都看不见章源的人影了,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这里边难不成还有什么渊源不成?”

    她下意识的看看梁清,梁清也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是十年才跟着皇子的,商子衿在宫里的事情,他可一点都不知道啊。

    “章源原来是伺候我母亲的公公。”商子衿神色淡淡,一边打量这殿里的景象,一边漫不经心的开口。

    “哦?伺候得不精心?”狄青羽眼睛一亮,“苛待你了?虐待你了?短了你的吃的?中饱私囊?”

    现在狄青羽算是完全把自己和前世割裂开了,反而能够更加清醒的去看待前世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

    原来欧阳修洛登基之后,她算是在后宫里边被叶心瑶好好的磋磨了一顿,说起后宫奴才的把戏,她可是说得头头是道啊。

    商子衿好奇的看了狄青羽一眼,倒是觉得有些意思了:“你这说得好像在你身上发生过似的,难不成你在乌伊也被这么对待?”

    “乌伊才没有公公呢。”狄青羽皱皱眉,显然对于太监这个职业觉得意外的不适应,“我乌伊每一个男儿都是堂堂正正的战士,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她吞吞吐吐,实在是不好把那句话说出来。

    “被阉了。”商子衿好心的补充完,“那没办法,这皇宫里边除了侍卫和皇帝有那玩意,现在多了个我了。”

    “闭嘴!”狄青羽脸一红,“你这话适合跟我说么!?”

    商子衿一怔,突然记起了狄青羽的身份,脸上也闪过一丝红晕。

    说真的,每日看着狄青羽男装打扮,他倒是差点忘记了,这狄青羽也是个女孩子了。

    还是个长得很好看的女孩子。

    商子衿看着狄青羽,一时间没回神。

    狄青羽倒是没有注意到商子衿的打量,她现在脸上有一丝羞红,全是商子衿之前的话给惹的。

    不过狄青羽倒是很快就恢复过来,看着商子衿这愣神的样子,眉头不禁皱了皱,她伸手在商子衿面前挥了挥:“醒醒,你还没告诉我之前有什么事情呢。”

    商子衿下意识的抓住了狄青羽的手腕,听到这话,不禁笑了起来:“有这么好奇?”

    “肉麻兮兮的。”狄青羽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她猛地睁开商子衿抓着的手,眼神有些诡异,“笑得这么奇怪干什么?知己知彼,我至少要知道这章源和你有什么过节,免得日后我要是和章源有什么牵扯了,白白惹了你不高兴。”

    “不是什么大事。逢高踩低,欺上瞒下,这都是人的通病,这皇宫里边的奴才,都是这样的做派。”商子衿长长舒了一口气,倒是没有隐瞒,“章源这人爱财,也好钻营,你且远着他。”

    “哦。”狄青羽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商子衿话音未落,外边又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八皇子殿下,端妃娘娘特地在御花园设了宴,请您好好过去聚聚呢。”外边突然跑进来一个上了些年纪的太监来。

    端妃?

    商子衿微微一愣,这女人倒是来得快啊。

    这前脚他刚从皇后那边出来,后边这端妃的请帖就上赶着上来了。

    这一出出的,实在是太巧了些吧?

    “端妃娘娘有心了。”商子衿淡淡一笑,站了起来,“除了我,还有谁?”

    “自然还有五皇子殿下,”那太监语气很是恭敬,脸上满脸堆笑,“五皇子和您关系很是不错,端妃娘娘怕您生分了,特地找五皇子过来和您一道的。”

    “呵……”商子衿淡淡一笑,对着那太监点点头,“知道了,我待会就过去。”

    狄青羽眨眨眼,这敢情是鸿门宴?

    “宴无好宴,但是不得不去啊。”商子衿根本不顾下边还跪着端妃那边的太监呢,直接开口说道。

    那太监脸上一僵,头更低了些,仿佛要把自己的存在感彻底弄低一些。

    狄青羽倒是有些好奇那个端妃究竟是个什么样子了。她看看商子衿,又看看那个太监,期期艾艾的开口:“我,我也去吧。”

    “你?”商子衿好笑的睨了眼狄青羽,沉吟片刻还是点点头,“你跟着我吧。”

    狄青羽微微有些惊讶,显然是没想到商子衿会答应得这么爽快。

    “怎么?不想去?”商子衿挑挑眉,“既然如此,那我就走了?”

    “别别别!”狄青羽有些急,赶紧跳了过来,拉住了商子衿的袖子。

    太监有些惊讶的看着狄青羽和商子衿的动作,倒是没想到这商子衿会和这个所谓下人关系这么好。

    商子衿淡淡的看了眼太监,让他的头低下去了。

    “走吧。”商子衿深吸一口气,大步朝着外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