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4章叶猛的怀疑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5:44本章字数:2222字

    “你照顾好你自己。”商子衿眼神里边有什么在涌动,他看着狄青羽,似乎要说出什么狄青羽不愿意听到的话来了。

    狄青羽闭了闭眼,赶紧打断了商子衿接下来的话:“好了,不用再说了,意思到了就可以了。”

    再说下去,狄青羽就要听到些自己不愿意听的东西了。

    她也不是傻子,难道真的什么感觉都没有么。可是她还真不想和商子衿有除了合作以外的其他的联系了。

    不过是简单的合作,她就要又是服毒又是发誓的。要是真的有什么进一步的关系,狄青羽莫名有种自己会死无葬身之地的感觉

    商子衿有些气闷,这狄青羽未免有些太不解风情了些吧?

    不过狄青羽都这么说了,他要再说下去,狄青羽估计也不会耐烦听就是了。

    狄青羽抬脚,率先转身离开了。

    她这刚服了毒,还是回去好好躺着吧。

    这厢,狄青羽算是解决了一件大事,那边欧阳修洛倒是给狄青羽解决了另外一件她的后顾之忧。

    就是关于薛絮儿的。

    这要是狄青羽走之前,薛絮儿的事情还没处理好,还别说,狄青羽肯定会惦记的。

    为了让狄青羽走得干脆且放心,欧阳修洛还真得把这关于薛絮儿的事情好好处理了。

    他看着院里乌压压的人,叹了口气,对着薛絮儿微微一笑:“今日来见你的人不少啊,你只记住一点,陈家那俩个既然已经关进了牢门,你身上的事情就和他们没有多大的干系了。想回去青灯古佛那是你的事情,想继续好好嫁个人也是你的事情。”

    “我看着里边也有不少是冲着你过来的。”欧阳修洛看了眼眼神有些闪烁的几个人,“虽然说是冲着你的脸过来的,委实肤浅了些,但是这人对于美色的喜爱向来是长久的,只要你的脸是个好的,他便能喜欢你一辈子。”

    欧阳修洛这话难免有些离经叛道,薛絮儿听着有些傻,除了呆滞的看着欧阳修洛一时半会还真有些反应不过来。

    薛絮儿张张嘴,却半天说不出什么话来。这个洛大夫……未免也太能够说了点了……

    “当然了,我自然是希望絮儿小姐能够平安喜乐,顺顺利利了。”欧阳修洛不甚有诚意的补充了一句。

    边上看戏的萱草淡淡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继续去看自己的医书去了。

    这欧阳修洛忽悠人起来算是一把好手了。任何歪理到了他嘴里都能变成十分有道理的事情了。

    只是不知道这样的欧阳修洛什么时候能够吃吃瘪呢?

    萱草眯了眯眼,脑子里边突然闪过狄青羽的脸来。

    狄青羽啊……萱草倒是觉得有趣了,这看上去商子衿和欧阳修洛好像都对这狄青羽有些意思。

    这狄青羽究竟对谁好些呢?

    看上去欧阳修洛的胜算好像高一些,可是实际上呢?

    估计狄青羽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身边还有两个对她有意思的人吧……

    哪怕是欧阳修洛自己,估计都没有这种意识吧?

    至于要不要好心提醒这件事情,萱草觉得自己安心看戏就好,把事情捅破了,可就没什么好戏可以看了。

    萱草的想法只是发生在一瞬间,还没等她想好呢,那边薛絮儿就下定了决心,站了起来,准备出去了。

    欧阳修洛见薛絮儿准备出去了,也没再有什么兴致。

    坐到另外一边去盘算他接下来的事情去了。

    如果他想得没错的话,应该再过不久,狄青羽就会和自己走了。

    能够走当然再好不过。总留在皇都估计什么都做不成了。

    而且还总是要看商子衿的脸,说真的,欧阳修洛真觉得有些不太爽快。

    说一千道一万,这边事情能够好的解决的话当然好。只是不知道,这晟北军营里边的状况究竟是如何了……

    晟北军营。

    好不容易被自家主子想想的苏粟现在真不太好。

    前些日子他还在担心的叶猛给杀过来了,虽然说只是带了点亲兵过来的,但是苏粟这心里还是担心得很啊。

    担心什么呢,这叶猛一来,就开始问欧阳修洛的下落了。

    欧阳修洛俘虏了祁东二皇子,还是以少胜多办下的这事情。

    不说晟北有多少人看着了,就说这周边小国也在盯着欧阳修洛的动向呢。

    前些个不是说那祁东皇帝也没特别急着要自己的儿子回去,故而晟北皇帝也装聋作哑了,就任由欧阳修洛继续把这二皇子扣着。

    可是时间久了,欧阳修洛他爹突然回过味来了,觉得有些后怕了。

    这祁东不声不响的,什么动静都没有反而让人会多想。

    等了这么这天,皇帝除了上次的信之后,竟然再也没得到消息心里难免惴惴,这次就特地让自己的心腹叶猛过来打听消息了。

    其实这事情解释起来,还真是这皇帝想多了。

    商子衿那一回去就遇刺了,再加上薛絮儿那成年旧事一下子给翻了出来。现在皇都的事情全部都堆在一起了,皇帝哪有那么多闲工夫去管天天被揍的二皇子啊。

    反正左右晟北不敢杀他就是了,既然能够活命,他还真没什么好担心的。

    但是晟北皇帝不知道啊,叶猛就更加不知道这件事情了。

    叶猛这次过来,虽说是为了公事,但是心里还是带着股怨气。

    叶猛骁勇善战,在晟北不说是战神,但是也算是个十分有威望的将军了。

    当初领兵出来剿匪,虽说是辅佐,但是叶猛自认为自己应该是起决定性作用的。

    可是万万没想到这欧阳修洛一出京城,便直接支开了叶猛。

    便是生擒了那祁东二皇子,也和他叶猛没有任何关系。

    这让叶猛无疑有些受挫。对于欧阳修洛也更加防备起来。

    “殿下去周边巡视去了?”叶猛危险的眯了眯眼,看着面色平静的苏粟,脸上表情有些不太好。

    “那是当然,现在边关虽然暂时平静,但是山雨欲来风满楼,还是要多加防范比较好。”苏粟一板一眼的开口,“叶将军想来应该明白殿下的担心吧?”

    “真是长了一张好嘴。”叶猛并没有信,冷冷一笑,“如此说来,我这次过来,反倒是打扰到皇子殿下了?”

    “我可没有说这个话。”苏粟笑了起来,“段看您是怎么想的了。”

    “……”叶猛沉默了会,看着苏粟冷冷一笑,“苏侍卫能言善辩,我还真说不赢你。”

    苏粟没说话,继续笑着看着叶猛。

    叶猛沉吟片刻,话锋一转:“二皇子何在?我要见见那二皇子。”

    “二皇子岂是你能够见的?”穆勒的响亮的声音破空而来,只见他猛地拉开了帘子,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