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8章薛絮儿的选择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5:44本章字数:2156字

    狄青羽和欧阳修洛一夜未归,等事情奏报到昌宁公主那里的时候,昌宁是真的超级担心啊。

    她可是答应八哥哥要好好照顾狄先生的啊,结果在自己的眼皮子下边丢了狄先生不说,洛大夫也不见了。

    昌宁真的是特别担心会发生些什么事情啊!

    可是担心归担心,事情已经是这样了,除了派人去找,还真没有其他的法子。

    商子衿面色不虞的站在窗前,表情实在是不算是好。

    这他一进宫,狄青羽就和欧阳修洛玩一夜未归的戏码了,他这要是真让狄青羽跟着欧阳修洛回去了,还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呢?

    同床共枕?

    狄青羽究竟知道不知道自己是个女人啊。

    欧阳修洛或许还能够理解成,他根本就不知道狄青羽是女人,所以无论做什么,都可以好好解释得通。

    可是狄青羽呢?

    狄青羽自己是怎么想的?难道就不知道避讳一些么?天知道商子衿看见狄青羽和欧阳修洛拉拉扯扯的时候,究竟是有想过去狠狠的拉开欧阳修洛。

    想到原来的一出出,商子衿觉得自己心里就跟泡着雪水似的。

    萱草奇怪的看了商子衿一眼,冷静开口:“应该是去找薛小姐了,出去的时候是宵禁,眼下一时半会,确实回不来。”

    “你怎么不早说?”商子衿有些幽怨的看了萱草一眼,大步出去了。

    “你又没有问,我说什么?况且两个人出去也有照应。”萱草眯了眯眼,不紧不慢的跟了上去,“没什么好说的,不是么。”

    哪里没什么好说的啊!

    昌宁心里舒了一口气,也赶紧跟了上去。她得看到安安全全的狄先生和洛大夫了,才能够放心呢。

    “昌宁就不用跟着了,我待会就回来。”商子衿看了眼昌宁,叹了口气,摆了摆手,“我去把狄丘和洛大夫给带回来。”

    “哦……”昌宁点点头,还是识趣的住了脚。没再往前走了。

    萱草和商子衿很快就到了慈安观,还真是凑巧,正好碰上了带着欧阳修洛进了慈安观的狄青羽。

    “你们究竟是去哪里了?”商子衿看着躺在床上满脸苍白的欧阳修洛,心里有些愉快的同时,又微微有些无语。

    “是我冲动了。”狄青羽表情很是坦然,“他不放心我一个人出来,特地跟着我过来的,可是谁料路上有落石,他从山上滚了下去,磕到头了。”

    狄青羽说得轻描淡写,但是昨晚的那个场景还是很触目惊心的。

    欧阳修洛一个大男人,狄青羽的身量明显比他小很多,这女人究竟是怎么把他从下边捞上来,还给带到慈安观里边来的。

    商子衿狐疑的看了狄青羽一眼,视线在触到狄青羽的手的时候顿了顿,猛地伸手,一把拉起了狄青羽的手:“你的手是怎么搞的?”

    “有些树枝刺到了。”狄青羽手缩了回去,显然是不想让商子衿捏着,“不说这个了,你让萱草看着欧阳修洛吧,他砸到了脑袋一直说晕,我出去找薛小姐了。”

    商子衿听到这话气不打一处来:“这叫做没事?别以为你把语气放轻松我就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给我把手上的伤包扎好了,不然哪里也不准去!”

    “……哦。”狄青羽定定的看了商子衿半晌,见他的表情不容置疑,不由得撇撇嘴,没再说什么,耸耸肩,走到萱草边上,大喇喇的把手递给了萱草,“萱草麻烦你了。”

    萱草危险的眯了眯眼,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个伤口,最后还是叹了口气,把药重重的按在了伤口上边。

    “嘶——”狄青羽吃痛,但是还是努力忍住了,她捂住自己的伤口,随意拿过纱布缠了几道,在商子衿面前晃晃,“好了吧?我出去了。”

    “你!”商子衿瞪了狄青羽一眼,但是狄青羽早就蹿了出去,哪里去管商子衿的脸色如何了。

    “打扰一下,我要和你说说欧阳修洛的伤。”商子衿正准备出去呢,萱草平板的声音却响了起来,直接让商子衿把脚步给停住了。

    “怎么了?”商子衿一怔,猛地回过头。

    “他……”

    “洛大夫还好吧?”薛絮儿看着过来的狄青羽,眼里有些担忧,“大晚上的你跑出来干什么?也没有个照应的人。”

    “这不是想要来看看你嘛。”狄青羽叹了口气,认真的看着薛絮儿,“絮儿小姐,为什么又要回来呢?不是还有很多的选择么?”

    “……这是最适合的。”薛絮儿沉默了下,还是笑了起来,眼里有些释然,“我在慈安观十年,已经习惯了。我确实对于原来的事情有过不甘,有过怨愤。但是眼下那陈家的人有八皇子帮助我,我觉得外边就没什么好记挂的了。”

    “家人呢?”狄青羽眼神有些涌动,“看得出来,薛大人一家,还是很喜欢你的啊。”

    “我哥哥因为我一直没有成亲。如果我回去了,我应该如何去和我未来的嫂子相处呢?”薛絮儿淡淡一笑,“没有哪个女人会喜欢我的,尤其是有我这样的小姑子。我就是我薛家的污点,即便是洗清了,污点依旧存在。”

    “絮儿小姐……”狄青羽听到这话,心里突然划过一道疼痛。

    薛絮儿这样实在是太过于让她心疼了,可是关键是自己还不能够做出什么来,让薛絮儿的心情能够好一些。

    “你也不必心疼我,我知道你这次来,是想问个为什么。可是人世间的事情,哪里有那么多的为什么啊。”薛絮儿笑了起来,想了想,还是伸手缓缓的拍拍狄青羽的肩,“落侍卫,凡事不要刨根问底。”

    “狄丘,凡事不要刨根问底。”此时薛絮儿的形象和昨晚的欧阳修洛瞬间重合起来了。

    狄青羽有些失落的垂下眼,自己真的就不能够问么?

    刨根问底是坏在哪里了?

    “好了,不要想太多。”薛絮儿见狄青羽表情失落,反而有些不忍心起来了。

    她重重的叹了口气,岔开了话题:“我在这里很好的,庵堂苦寒,但是经过这件事情之后,想来会对我好一些。我钻研佛道,亦能找到些乐趣的。”

    “可是,这样一点都不开心。”狄青羽喃喃道。

    “哪里有那么多开心的事情啊。”薛絮儿失笑,“洛侍卫实在是过于天真了些。”

    天真么……

    狄青羽抬起头,看着笑容温和的薛絮儿,突然有些不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