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9章弋阳皇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5:44本章字数:2044字

    “你看什么?”狄青羽没好气的看了欧阳修洛一眼,“我脸上有菜,可以下饭吃?”

    这欧阳修洛是怎么了?从早上开始就一直看着自己不说,还偶尔露出些若有所思的笑容,看上去很是渗人啊。

    “没什么。”欧阳修洛收回视线,微微一笑,“今日的你,显得意外的俊朗。”

    “……呵呵。”对于身为女子的她来说,俊朗两个字,可不算是什么夸奖的话。狄青羽翻了个白眼,继续吃饭去了。

    这云宁城的菜以河鲜为主,其特色就是在船上吃饭。今日欧阳修洛倒是找了个会做一手好菜的船娘,狄青羽吃得心情是真不错。

    就是边上的人碍眼了点。

    狄青羽看了眼欧阳修洛,不耐烦的又夹了口菜放进嘴里。

    这鱼肉酸酸甜甜的,确实很是开胃,更重要的是,确实很是新鲜。

    “这云宁城边上便是学子们最爱过去的林子。倒是可以去看看。”欧阳修洛看着狄青羽的动作,微微一笑,语气很是温和。

    “读书人?”狄青羽听到这话就不太喜欢,“去看什么读书人?文绉绉的,腻得慌。”

    她是最不喜欢读书人那做派了。几句话可以解决的事情,一定要连篇累牍的说一大堆。

    听得累不说,要是写下来,那可真是又费纸又费墨。

    是,她知道乌伊需要知识,也需要能够教书的人,但是知道是一回事,真的愿意去和读书人打交道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我看你的字习得不错。”欧阳修洛放下了筷子,倒是微微一挑眉,“都说君子端方,字如其人,你那字看上去端端正正的,确实很是有意思。”

    “你直说写得不太好就是了。”狄青羽冷笑一声,毫不客气的把鱼鳃处最好的一块肉给吃了,“字写得看清楚就是了,什么灵动飘逸,什么颇有风骨,认都要认半天。”

    “……说的确实有些道理。”欧阳修洛眼神微微闪了闪,这狄青羽偏偏拿他最喜欢的字体举例,这要是不是针对,那欧阳修洛就是傻子了,可是偏偏欧阳修洛还得顺着狄青羽的话说下去,“字写出来就是为了记录的,美感什么的,确实只是附庸。”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狄青羽也不稀得理他,继续去认真吃饭去了。

    欧阳修洛定定的看了她半晌,突然摇头一笑,也去吃饭去了。

    船外是水声和苏粟与船娘的交谈声。

    欧阳修洛和狄青羽没说话,却觉得意外的美好。

    船穿行在云宁城的水道之中,一炷香后,便到了欧阳修洛所说的林子。

    狄青羽和欧阳修洛吃完饭就出来了。

    自从上次狄青羽被摇晃的船吓到之后,今日倒是好了不少。

    狄青羽负手站在船尾,看着周围的景色,落英缤纷,光看景的话,确实不错。

    狄青羽在看周围的景,欧阳修洛却在看狄青羽,他的手上下意识的摩擦着那枚玉扣,眼里微微有些失神。

    自从有了这枚玉扣之后,欧阳修洛就养成了摸它的习惯了。

    可是,欧阳修洛总是觉得不够,即便是狄青羽就在自己的身边,还是觉得不够。

    仿佛要彻底拥有这个女人,才会觉得满足一般。

    可是这样的话,真的能够和狄青羽说么?狄青羽现在这个性子,可是和自己梦中的那个女人不一样啊。

    即便如此,欧阳修洛还是知道,这都是狄青羽。无论哪个,都似乎有些乱了自己的心了。

    欧阳修洛皱皱眉,很是随意的换了个姿势,伸手撩了下水,心情突然有些不太好了起来。

    狄青羽可没注意到欧阳修洛的不对劲,她看看周围的景物,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那些读书人们会这么喜欢来这里了。

    只是……

    狄青羽皱皱眉,低下头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欧阳修洛,语气微微有些诧异:“为什么感觉没有声音?”

    除了船划过的水声,既没有虫鸣,也没有鸟叫,这感觉,有些诡异啊。

    欧阳修洛显然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状况,他微微一挑眉,人倒是坐直了些。

    确实没有虫鸣鸟叫,但是人声倒是渐渐响了起来。

    “最近这些日子,弋阳国皇子过来了。”苏粟从船头钻了过来,低声说道,“听说里边的鸟都给赶走了,大概是怕淋到了人头上。”

    “简直是无理取闹。”狄青羽听到这话有些不悦,“那么多的鸟,把它们赶了,去哪里住?这林子里边可不是住人的地方。”

    不过是来个皇子,就生生坏了一个地方的景么?

    乌伊最是注重这人与动物的和谐,自然是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乌伊的地界了。万万没想到在这个云宁城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那七皇子是国主最小的孩子,几个哥哥都十分宠爱他,他又与皇位无缘,最爱做些游山玩水的事情,不过是赶鸟的小事罢了。”苏粟显然早就有所准备,真的是十分迅速的就把事情给说了出来。

    “游山玩水?”狄青羽冷笑一声,“这是游的哪门子山,玩得哪门子水?不若回去看看画就是了,这出门要是给树枝绊倒了,难不成还砍树?”

    狄青羽这嘴毒,说得话也在理,欧阳修洛看着狄青羽,笑着摇摇头,并没有开口说些什么。

    “说得好!”岸边突然爆发一阵掌声,突然有人站了出来,语气里边满是激赏,“你说的就是我想的!”

    谁?

    狄青羽一怔,下意识的就朝那边的方向看去。

    只见一人手里还拿着扇子呢,就在那边鼓着掌,眼里满是兴奋,仿佛遇见知音一般。

    秦岑看着狄青羽,意外的觉得这人果真是合眼缘啊!

    虽然是不知道这人究竟是从哪里来的,但是这并不影响他想要结交的心情!

    “小生秦岑,这不知公子姓甚名谁?”秦岑摇着扇子,显得意外的风流潇洒,仿佛这样就能够吸引狄青羽一般。

    狄青羽皱皱眉,这究竟是从哪里跑出来的人?

    莫名其妙的接别人的话就算了,还一脸嘚瑟的样子,真是想揍一顿!

    狄青羽冷哼一声,扭过头,不再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