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3章她要的自由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5:45本章字数:2097字

    沈希仪猛地听到自己的名字,脸色蓦地一白,瞬间觉得没了力气。

    这是谁认出自己了!?

    她抬头看向那声音发出来的方向,就看见谢阳眼里满是火光的看着自己。

    谢阳!?为什么他会在这里?!

    沈希仪的视线扫过谢阳边上站着的人,浑身一颤。为什么那天和自己吵起来的几位房客也在这里!?

    他们,他们难道是一伙的?

    沈希仪本是端正的坐在溪边,看到谢阳等人,身子一软,差点没撑住,直接给栽进溪里去。

    好在身边也是男装打扮的巧儿眼疾手快的抓住了沈希仪:“主子,稳住!”

    谢公子可还没揭穿主子的身份呢,估计还是给主子留了情面的。巧儿看了谢阳一眼,在扫过谢阳身边的秦岑,眼里闪过一丝倾慕。

    秦岑突然觉得脖间一凉,猛地缩了缩脖子,直接躲到边上站着的苏粟后边去了。

    “沈兄,这几位是来找你的?”谢阳的声音极大,边上的几位读书人不由得好奇的往那边看去。

    这一行五人,三个主子,两个奴才。穿着粗布衣裳的秦岑直接给归到了奴才行列了。

    “几位可是沈公子的朋友?”坐在上首的一位朗声道,“相逢即是有缘,不若一道坐下,玩上几轮这流觞曲水吧。”

    有缘也是孽缘好么。

    这看一眼就知道这沈希仪是个女的,这主办这次曲水流觞的人究竟是什么心思?现在还想邀请他们?

    简直是好笑啊。

    谢阳目光灼灼看着沈希仪,也没走过来:“沈希仪,这就是你想要的?”

    沈希仪的眼睫颤了颤,重重叹了口气,终于颤声开口:“谢阳……”

    谢阳什么时候过来的?难不成自己之前被刁难,也是被安排的?

    “你还知道我是谢阳?”谢阳冷冷一笑,“要是不想我把事情弄僵,给你留几分情面,你最好赶紧过来。”

    沈希仪这么出现,无论是谢家的面子,还是沈家的面子,都给沈希仪的这一出给败坏了!

    “谢阳,你听我说。”沈希仪深吸一口气,她在巧儿的搀扶下终于站了起来,看着谢阳的神色有些闪动,“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

    “你也知道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了?”谢阳站着没动,“不知廉耻!”

    这话一出,不仅是沈希仪,边上的几个读书人也站了起来:“这位公子究竟是怎么说话的?!怎么能够如此诋毁她?”

    “她?”谢阳站了出来,走向沈希仪,“不若这位公子好好说说,究竟是他,还是她?”

    谢阳显然是动了真火了,该给的面子,他也给了。即便是她逃家来了云宁城,谢阳也可以勉强忍让。

    但是,万万没想到,她会以这样的姿态出现在他面前!

    狄青羽和欧阳修洛对视一眼,眼里看出了相同的兴味。

    这对未婚夫妻,看上去可真是和仇人没什么区别啊。

    谢阳的话一出,边上的人倏然一静,半天没开口说话。

    众人神色犹疑的看着沈希仪,又看看谢阳,眼神有些闪动。他们又没有瞎,自然也是看出来这所谓沈公子确实就是女的。

    但是看出来归看出来,说出来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本是男人的宴会上边,有姿色不错的女子,因为倾慕自己的文采特地女扮男装的出现,怎么看,这都是一件值得引为谈资的事情。

    沈希仪这才觉得有些不对劲起来了。

    她看看左边,又看看右边,有些欲言又止:“我,你们……”

    沈希仪的表情有些慌乱,为什么谢阳问出这句话之后,她之前相谈甚欢的那些人都不说话了?

    为什么不替自己说一声,她不是不守妇道!难道,难道和正常的男人一样交流,就有这么不堪吗?

    沈希仪表情凄苦,看着谢阳,眼里满是泪意:“你为什么要这么说我?”

    “那我应该怎么说你?”谢阳大步走了过来,低头看着沈希仪,“不守妇道?鲜廉寡耻?”

    “这读书人说话就是文绉绉的。”狄青羽暗搓搓的戳戳欧阳修洛,“直接动手带回去就是了,为什么要给别人看热闹?”

    “动手就是打女人了,那岂是君子所为?”欧阳修洛给狄青羽挡挡风,看了那边一眼,眯了眯眼,“对于这种人,言语上边的羞辱永远比肉体上边的折磨更能够让他们印象深刻。”

    狄青羽怔了怔,看着沈希仪,半晌没回神:“她现在这样,不都是咎由自取么。”

    “对,就是咎由自取。”欧阳修洛点点头,“看样子,谢阳对于她来到这里并不知情。可是她却做出这样的事情……”

    欧阳修洛的话没说完,但是大家都懂他的意思了。

    秦岑眼里满是同情,他看着正在和沈希仪对峙的谢阳,心里不住的在叹气:“谢阳大概是上辈子造孽了,竟然遇见这样个冤家。”

    巧儿也在发急,小姐这么做,分明是伤了姑爷的心了!那怎么可以!她的小姐,也只有姑爷能够配上的!

    巧儿转了转眼珠子,想要分散注意力,她猛地指向一边站着的狄青羽和欧阳修洛:“好啊!你,你们既然认识谢公子,那肯定就知道我家主子是谁!你们上次那事情,分明是故意的!”

    “我们?”狄青羽指了指自己,有些疑惑,“你是在和我们说话?”

    “不和你们说话,难道是和鬼在说话么?”巧儿见大家的注意力全部看向了另外一边,心里一喜,表情更加嚣张了些,“秦少爷,你最好离这几个人远一些!这人还打女人呢!”

    “我是男人,我怕什么?”秦岑挠了挠脑袋,有些不解的问道。

    “噗——”狄青羽心里刚刚升起来的怒气,全部给秦岑这话给弄没了,简直是太搞笑了好不好,瞧秦岑这话说的。

    “好了!”坐在上首的人脸上也带了些怒火起来了,这好好的宴会,就给这莫名其妙的人给打乱了。

    “这位……小姐。”那做主的人索性也不给沈希仪留面子了,直接毫不留情的点出了她的性别,“请带着你的朋友们离开吧。”

    沈希仪的脸色瞬间苍白起来了。

    “我岂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谢阳冷冷一笑,环顾四周,“今日的事情,我可不会这么简单的了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