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7章彻夜难眠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5:45本章字数:2005字

    狄青羽被沈希仪这话给震得睡不着了。

    云宁城内客栈里边的人也是难以安眠。

    欧阳修洛有些气闷,这狄青羽跑出去,可就再也没回来过了。苏粟在周围打听了一圈,硬是没打听出来这狄青羽究竟是去了哪里。

    只知道这狄青羽出了城,可是出城究竟是往哪里去了,他可就不知道了。

    越是这样,欧阳修洛就越明白,这狄青羽这次估计是气得狠了。

    他现在并不担心狄青羽会不会回来的问题,毕竟乌伊的士兵还在他晟北军营里边,像狄青羽这样有责任心的人,肯定不会白白的把自己的将士给抛弃了。

    他现在担心的是,狄青羽回来之后,会不会彻底生自己的气,担心这大晚上的,狄青羽究竟会过得怎么样,甚至担心,她在路上会不会有什么不测……

    欧阳修洛闭了闭眼,第一次有些后悔自己的做法了。

    要是自己能够稍微考虑下狄青羽的想法,是不是事情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可是现在事情已经做了,大错铸成,只能够求狄青羽回来,他再好好哄哄了。

    欧阳修洛有些苦笑,可是这事情是简单的哄哄就能够解决的么。

    要是真的那么容易就把狄青羽给哄回来,那她就不是狄青羽了。

    苏粟有些不安的看着自己的主子,心里也是微微有些后悔,要是自己当初能够拦住狄青羽一会,说不定这个时候就把狄青羽给找回来了。

    “主子,要不我再出去找找吧?”苏粟看着欧阳修洛,小心翼翼的开口。

    “我同你一道出去。”欧阳修洛沉吟片刻,缓声开了口,“此事我也有错,你不必多懊恼了。”

    听到主子并没有怪自己,苏粟的表情稍稍缓和了些,认真的点点头。

    这边苏粟和欧阳修洛估计是准备为了找狄青羽彻夜未眠了。

    那边的谢阳和秦岑显然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这人怎么就丢了呢!”秦岑背着手,在谢阳面前走来走去,眼里满是苦恼。

    这大清早的笑笑就哭哭啼啼的过来说是小姐丢了。

    那沈希仪又不是像笑笑还会点武艺,这大喇喇的跑出去,能够有活头那都是上天垂帘。

    本以为经过上次的事情之后,沈希仪会有些长进的。但是真是没想到,现在竟然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谢阳面色泛冷,心里显然是没能够平静到哪里去。

    他虽然不喜沈希仪但是好歹是一道长大的,沈希仪这么丢了,他自然也很是担心。

    “笑笑在说谎。”谢阳深吸一口气,看向秦岑,“她在拖延是将。”

    “什么!?”秦岑脚步一顿,表情有些惊讶,“她竟然说谎?!”

    “嗯。”谢阳眼神泛冷,眼里闪过一道杀意,“这奴才留不得。”

    “可是说不定只有笑笑知道这沈希仪去了哪里了。”秦岑迟疑了片刻,知道现在谢阳算是动了杀心了。

    “我自然是不会杀她。现在云宁城宵禁了,我也出去不得。”谢阳叹了口气,即便是内心焦灼,但是现在也是没有个门道。

    “只能够希望沈希仪走到一半突然后悔回来了。”谢阳闭了闭眼,但是心里也知道这个可能性几乎为零。

    “我去找笑笑。”秦岑终于忍不住,还是想要去找笑笑。

    “她不会说的,要是说了,她也没个活路了。”谢阳眼神泛冷,“我们现在,只能够等了。”

    等?说的轻巧,等到什么时候呢。

    是等到笑笑终于松开说出沈希仪的去向,还是等到沈希仪回心转意,老实回来?

    秦岑叹了口气,心里也开始担心起,沈希仪的事情来了。

    今日,这客栈里边的人,估计是没能够睡个好觉了。

    狄青羽这边显然也是够呛。

    沈希仪说完惊人之语之后,就静静的看着狄青羽,等着狄青羽的反应呢。

    一时间山洞里边,只有柴火然后噼里啪啦的声音。

    狄青羽被沈希仪的话真的吓得一懵,半天没能够反应过来。

    当,当小妾?

    狄青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看着沈希仪,眼里满是打量。

    “我知道你不信我。”沈希仪苦笑一声,柔顺的垂下了眼睛,“我知道,之前的事情,对于你来说,我肯定给你留下了不安于室的印象。”

    “……呵呵呵呵。”狄青羽尴尬的笑了一声,撇开脸,不敢去看沈希仪,“我可以为你保守秘密的,没人会知道我们俩个共处一室的事情,也没有人会知道你今天在林子里边发生的事情的。”

    “你是女人对不对?”沈希仪看着狄青羽,语气很是笃定。

    “……怎么会。”狄青羽下意识的就要反驳,她猛地扭过头,看着沈希仪,到嘴边的话最后还是咽了下去,她叹了口气,“你知道了?”

    “你身上很香,腰很软。”沈希仪笑笑,“我不会拆穿你的,也不会拿这个事情当做要挟你的筹码。”

    “但是你或许需要一位妾侍证明你是男人的身份。”沈希仪微微一叹,“即便是你能够帮我隐瞒,我在外边待了一夜的事情也做不得假,便是回去了,我也嫁不了什么好人了。”

    “谢阳说他会把所有的罪责都揽到他自己的身上。”沈希仪凄然一笑,“可是退了婚的女人,便是没有错误,别人也会多想了。我那姨娘岂会放过我?我回了家,要么嫁给老男人当做续弦。要么就是嫁个穷汉。无论哪一个,我都不想要。”

    沈希仪对于自己的未来如此的清楚,越是清楚,这就让沈希仪越是抗拒回家这件事情。

    狄青羽哑然,垂下眼睛,没敢看沈希仪的眼睛。

    “我不会说去当你的妻子,只求狄公子给我一个栖身的场所。待日后狄公子恢复身份,送我到安全的地方,等我了此残生,我就心满意足了。”沈希仪眨眨眼,算是把自己的眼泪给逼了回去。

    “我……”狄青羽语塞,半天没能够说出话来。

    她皱皱眉,重重的叹了口气:“你让我想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