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失望至极

    更新时间:2018-08-09 17:56:30本章字数:2037字

    习惯了被搭讪的林芷瞳此时脸上也略过一丝厌烦,她讨厌对她穷追不舍的人。

    林芷瞳微微一笑,“宋先生的好意我心领了,我一会儿还有事情,所以这酒等下次吧。”

    林芷瞳没有想到宋子渊执着异常,他拦住她的去路,“那可否告知林小姐的电话号码,方便日后联系。”

    “不过是过眼云烟罢了,没有必要放在心上。”林芷瞳想走。

    宋子渊还想说什么,余光飘见裴修南一身煞气逼人的朝着这边走来。

    果然这个林芷瞳是他的软肋。

    裴修南快步上前,将林芷瞳护在身后,宣示自己的所有权。

    “宋总。”裴修南眼底嘲讽一闪而过,“宋总应该听说过一句古话,不可强人所难。”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不过是想和这位林小姐交个朋友罢了,何来所难?”宋子渊笑意满满,丝毫没有因为他的话而生气。

    “既然想交朋友,那便留个号码便是。”裴修南冷冷一笑,他看了眼林芷瞳。

    林芷瞳抿唇,这丫的该不会真的想把自己的电话号码给他吧?

    裴修南报了自己的电话,手拽住林芷瞳的手离开。

    林芷瞳听见他报出的号码,怔了一下,随即抿唇偷笑。

    裴修南拽住她来到一间房内,气呼呼的瞪着她,“你还笑?”

    他气愤的掐着腰,“你就不能消停点,有男人搭讪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有魅力了?”

    语气冲的要命。

    林芷瞳不知道他发哪门子疯,“裴修南,请注意你的措辞!”

    裴修南眯紧眼眸瞪着她,“难道我说的不对吗?在酒吧的时候经常碰上这种事情吧。”

    林芷瞳愣愣的看着他,看着他那张冷酷的脸庞,突然感觉陌生了好多。

    他以为自己去酒吧打擂是自愿的吗?

    自从父母离开之后,她需要生活,需要支付昂贵的学费,她需要钱!

    别人怎么说她都无所谓,因为那是别人的眼光,并不是真实的自己,她自己什么样子她心里最清楚。

    但是裴修南不同,他在她的心里永远都是别样的存在,可是她没有想到,她在裴修南的眼里竟然是这么的不堪。

    林芷瞳狠狠的瞪着裴修南,她吸了吸鼻子,勾起一丝轻蔑,“你说错了,在酒吧里,那些男人会给我……”

    裴修南不敢保证自己听着那些话从她的嘴里说出来他会是什么样的心情,他也不敢去听,猛地低下头,将她的话彻底揉进了霸道的吻里。

    他强硬的堵住了她的唇,疯狂的席卷她口腔内的一切。

    林芷瞳被他突然的吻弄的无措,一股浓烈的酒气在她的鼻翼两侧萦绕,这个吻不似上一次那般。

    霸道,凶狠。

    他在惩罚她。

    裴修南不停的撕咬着她的唇,浸染着她的每一寸肌肤,手掌如同带着一股魔力,开始在她的后背蔓延……

    林芷瞳挣扎,可是怎么也挣扎不开。

    她气愤的瞪着裴修南,眼角噙了泪水,顺着脸颊滑落。

    她的双手死死的抵在他的胸前,可是于事无补。

    裴修南不停的在她的唇上辗转,薄凉的唇瓣划过她的脸颊,吻到泪痕,怔了一下,头缓缓抬起。

    他深沉如墨染的眸子看着她又委屈又倔强的小脸,喉结滚动,瞬间没了脾气。

    “你哭了?”

    看着林芷瞳倔强的昂着下巴,她的唇被他吻的有些红肿,衣服被撕扯的露出一片雪白。

    裴修南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行为多么鲁莽,他伸手握住她的肩膀,喉结滚动,抿唇,“那个,我刚刚是一时失控,对不起。”

    林芷瞳唇角勾了勾,似轻蔑,似嘲讽,只是不知道是在嘲讽他还是嘲讽自己。

    她冷冷的看着裴修南,脑海里,闪过自己的父母,想起当年他们的死因,她为自己差点沦陷而感到懊恼。

    “裴修南,你总是这样耍我有意思吗?”声音透着一股悲凉。

    裴修南想解释,可是话到了嘴边却变得那么苍白无力。

    “对不起,对不起,我并不是那个意思。”看着林芷瞳现在失落的样子,他忽然变得束手无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要不,你打我?”裴修南抓起她的手,往自己的身上敲着。

    林芷瞳就像是木偶一样,眼神空洞的看则会他,“裴修南,我真的很恨你!”

    那种恨,从她当年离开那一刻开始,便在她的心中种下了种子,那颗种子,在今天彻底萌发了。

    裴修南看着她眼底的那股决绝,愣了一下,唇张了张,想说点什么,可是到最后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他即懊恼又心疼的看着林芷瞳的背影,想去查封怒却被她一把推开。

    他的唇间还残留着属于她的芬芳,裴修南懊恼的一拳打在了墙壁上,他想解释的,刚刚为什么不解释!

    脑海里闪现出林芷瞳那彻底失望的表情,心口处就像是被人狠狠的揍了一拳。

    林芷瞳离开了,她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身上还穿着晚礼服,吸引了不少路人的目光。

    夜色将整个城市笼罩,街道两旁闪烁五彩斑斓的光,一片祥和,繁华的景象与此时落寞的她形成鲜明的反差。

    有的人想上前询问她是否需要帮助,却被她一口回绝。

    林芷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当她一脸狼狈的站在唐若雅面前时,真的吓了她一跳。

    “芷瞳,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唐若雅一脸心疼的上前,将她扶到沙发上。

    小心翼翼的从林芷瞳的手里拿出高跟鞋,又去拿了毛巾沾水递到她的面前,“先擦擦脸吧。”

    唐若雅上下打量了一下她,看着她的脚上都磨起了泡,微微粗了蹙眉,“发生什么事了?”

    她问。

    满脸的担忧。

    林芷瞳两眼空洞无神,木然的接过她递过来的毛巾,一下一下无力的在自己的脸上擦着。

    内心的悲愤如开了闸的洪水将她彻底湮灭,脑海里不停的闪烁着父母的死因,以及再见裴修南时他的态度。

    心头像是压制着一块大石头一样压的她喘不过气来。

    最终,她抵不过内心的悲愤,哇的一声哭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