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5章 开始焦虑

    更新时间:2018-08-09 17:56:31本章字数:3055字

    看见女子走不再过问,而是走进乐住院部乔韫的心中终于松口气,今天公司已经请了警察过来,要是林芷瞳去了,那一定会被抓走。

    他不希望这个善良纯真的女子被抓走,所以才想到这个计划。

    林芷瞳见到了爷爷,还是以前的样子,睿智又慈爱,见到他来,老爷子也是很吃惊的样子。

    “芷瞳,怎么这么早就就来看我了?”

    “爷爷,我……”林芷瞳一出声才发现自己根本控制不了哽咽的哭声。

    她咳嗽了几声,撒娇地说道,“爷爷,你不是和若雅说你想要见我吗?我也很想你啊,现在看你了你开不开心?”

    老爷子皱起了眉头,脸上满是疑惑,“若雅?若雅没有来看过我啊?你这一大清早的是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我叫医生来给你看看。”

    领听到老头子这么说,林芷瞳感到自己的心有些慌张,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仿佛预感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她再也忍不住,站了起来,着急地说道,“爷爷,你真是,现在都开不起玩笑了,我就是来逗逗你的,我去上班了,你记得要照顾好自己,还有你孙女这几天升职了,有很多事要忙,就不能常常来看你了,记得想我。”

    说完她就飞快地跑了出去,拿起手机,拨通了唐若雅的电话,然后对方一直无人接听。

    她一口气跑到了公司,大家见到她却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和她打招呼。

    “林小姐。”

    “裴总呢?他在哪里。”林芷瞳抓住了一个人着急地问道。

    “在办公室啊。”

    还没有等那个人说完,林芷瞳就飞快地跑了上去,直到看见裴修南就端坐在沙发上,这才松了一口气。

    “芷瞳,你来了?”裴修南的声音有些沙哑。

    “事情……事情解决了?为什么没有看见那些人,还有刚刚你的电话为什么打不通。”她的心中有好多好多的疑问,但是在看见裴修南的那一刻,心中觉得无比的安心。

    裴修南看着她,眼神中有少有的为难。

    “芷瞳,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林芷瞳的心中有不好的预感。

    “今天早上唐若雅跑到公司和我们说文件是她偷得,所有的事情都是她做的,所以她……被抓走了。”

    脑袋轰的一下,林芷瞳觉得眼前发白,双腿无力,就要倒了下去,就在这一刻裴修南迅速托住了她的身子。

    “芷瞳,你不要着急,我们可以想办法的。”

    “怎么会这样,这根本和若雅没有任何的关系,她是为了我才承认的,我昨天晚上就不应该回去,不应该让她起疑心,怎么会这样。”

    她挣脱开了裴修南的手臂,“不行,就算我进去,也绝对不能让若雅背着黑锅。”

    就在她要开门的那一刻,裴修南又抓住了她的手臂,“芷瞳,你冷静一下,唐若雅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既然她支开了你,自然是不愿意你为她做傻事,就算你现在去了警察局也没有办法了。”

    “无论有没有办法,我都要去见她。”女子的眼中是那么的坚定,挣扎着要甩开他的手。

    裴修南两眼通红,抓住女子的手狠狠没有放开,“芷瞳,我今天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拿不出证据,我就辞去这总裁的位置,跟你走。”

    只是他也没有想到今早上唐若雅竟然会想出这办法,他也是出于私心应了下来,眼下啃着女子这般反应,他的心中也像是针扎一般的难受。

    听见裴修南大声说话,林芷瞳在瞬间安静下来,她的身子仿佛被抽取了所有的力气,慢慢地瘫在了男子的怀抱之中,剩下的只有小声的啜泣。

    这种深深的无力感再次涌上她的心头,她现在不止只有自己,还有裴修南,她知道要是她再这么胡闹下去,一定会让他感到为难,甚至让裴修南失去一切。

    蹲下身子,裴修南轻轻为她拭去脸上的泪水,小声地安抚,“芷瞳,我知道你担心唐儒雅,恨不得进去的人是你,但是事已至此……”

    “这件事还在调查之中,我会派人照顾好她,觉不让她受苦,我也会尽快查清楚这一切,抓住真正的凶手,还她一个清白。”

    “对,我要振作起来,若雅在里面一定不好受。我要去查请真相,越快越好,我们走。”

    她催促着裴修南,一刻都停不下来,裴修南只能顺着她,任凭她拉着自己的手,漫无目的地走着。

    “你看我桌子上有资料,你给我整理出来,这个很重要。”

    “好,我马上就去。”仿佛找到了一个慰藉点,林芷瞳投入了工作之中,终于显得没有那么焦躁。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到了探监的时候,林芷瞳依旧没有一点的眉目。

    她变得越发的着急,晚上的时候她细细的想过,她还是林家大小姐的时候为人就听和善的,根本就没有什么仇家。

    林家虽然有的罪过一些人,但是要报仇也不会隔得这么久,更何况如今林家已经没落,报复她有什么好处。

    还有一个可能性就是她自己。

    她看了看身边的裴修南,就是他和自己求婚以后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照片事件,紧接着就是这文件被偷。

    她被栽赃陷害,无非就是有人不想见到她和裴修南在一起。

    这个人能力更大,胆敢在裴修南的眼皮子底下动手,胆子更是不小,那么会是谁呢?

    苦思冥想中,林芷瞳的眼中闪过一双眼睛,那一双带着愤怒,嫉妒以及充满报复的眼睛。

    “楚茜?”她的口中喃喃地喊出这个名字。

    对,这件事很有可能就事这个女人做的,她有动机,林芷瞳记得她很喜欢裴修南,甚至因为她找了自己很多次的麻烦。

    糟糕,她怎么就忘了她呢,按照他那充满报复心的性情,这件事十有八九就是她派人做的。

    “到了。”裴修南见女子在自己的思绪中,叫醒了她。

    “走,我们去看若雅。”

    林芷瞳飞快地下了车,裴修南依旧双眉紧皱,这几天他看着心爱的女子日渐消瘦,整日地不睡觉,心中十分不好受。

    刚刚他听见了林芷瞳口中的名字,他也猜测过是楚茜做的,所以派人盯着她,只是这个女人做事想来滴水不漏,他连续盯了几日,还是没有任何的动静。

    “若雅,若雅,让你受苦了。”当林芷瞳看着缓缓走出来的唐若雅时,不禁哭出了声。

    “哭什么啊,我又没有少胳膊少腿。”唐若雅安慰着好友,“我们说话的时间不多,你快别哭了。”

    “你怎么这么傻,这件事不是你做的,你承认做什么?”林芷瞳生气地说道。

    “芷瞳,你还有你的爷爷呢,要是他知道你进来这里,心中会多难过啊,他只有你一个亲人了,你要照顾好他,我你就放心好了,裴修南托人照顾我,我在里面除了不能自由走动,其他都挺好的。”

    林芷瞳见好友面色红润,精神不错,这才放下心来,停止了哭泣。

    “对不起,若雅,这些天我还是没有查出来凶手是谁,我……”

    “我相信你可以的。”唐若雅打断了林芷瞳的话,“芷瞳,我相信你和裴修南可以把我救出去,而且来这里是我心甘情愿,你千万不要愧疚。”

    怎么能够不愧疚,林芷瞳嘴上虽然没有说,但是心中早已将自己责骂了千遍百遍。

    她以前觉得自己无所不能,可是现在,看着被诬陷的好友就在自己的身边,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芷瞳,我们该走了。”裴修南看了看时间说道。

    然后转向唐若雅,“唐小姐,委屈你再待一阵子,等事情解决了,我们一起接你出去。”

    “好,芷瞳就麻烦你了,看她又瘦了那么多,爷爷该心疼了。”

    见好友在这个时候还在担心自己,林芷瞳只觉得心中一酸,她不愿意唐若雅见到自己这幅模样让他担心,于是赶忙跑了出去。

    等看见裴修南走了出来,她垂着脑袋说道,“修南,我想要一个人走过去,静一静,你先回公司吧。”

    “好。”裴修南看了看她那苍白的脸色,答应下来。

    “还有,我这几天不想去公司了,你放我几天假。”

    “好。”听着林芷瞳那苍白无力的话,裴修南只觉得自己的心走仿佛有千万只蚂蚁在挠,他忍着自己的情绪,将女子的围巾围好,然后抱住了她。

    仿佛这样能够汲取到更多的温暖。

    他想说对不起,要是不是和自己在一起就不会让她遇到那么多的事情,要不是他没有能力,就不应该让她伤心难过。

    那些答应她的事情,他一件都没有做到。

    “芷瞳,好好休息,剩下的事交给我,无论如何我都会将唐若雅解出来。”

    “恩。”林芷瞳点点头。

    她没有一点责备男子的意思,只是心中感到有些酸涩。

    “修南,我尽力了,但是我们注定没有未来,无论你说我懦弱还是没用,我都要放弃你了,因为我不能让我身边的人再受到伤害,我拥有的东西已经越来越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