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章 默默地保护

    更新时间:2018-08-09 17:56:31本章字数:3293字

    “少爷,林小姐她吃了早饭,现在在房间里面看书。”做出房门的佣人立马打电话给裴修南打电话。

    坐在办公桌上的裴修南皱了皱眉头,“这么听话?”虽然他的心中还是不相信的,他认识林芷瞳这么久,怎么会不知道她心中的那些小心思。

    只是眼下他还有事情要处理,而别是楚茜的,这个女人竟然敢对自己的女人下手,他说什么都不放过。

    更何况按照他对楚茜的了解,没有达到目的决不罢休。而他的这个小女人虽说有些刁蛮跋扈但是心底却很少善良也不会有那些歹毒的心思。

    这么看来,眼下只有将他给关起来才最合适。

    裴修南走到了落地窗帘下,看着外面的风景,微微蹙起了眉头,他想起那日林芷瞳和自己最对的场景。

    心不由自主地沉了下去,“林芷瞳,你竟敢说分手,分手!”他一拳头重重打在了其墙壁上,顿时手关节青了一片,只是他没有半分觉得疼痛。

    反而心中那种慌张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这么多年他读过得算是顺风顺水,还送来没有什么事让他觉得如此的头痛。

    可能就是上天不愿意看到他如此的轻松,所以才派来了林芷瞳这个小丫头,来惩罚自己。

    心中叹了一口气,这几天关着她不去见他,他反而没有了工作的心思,只是他也要让这个女人知道。话不能乱说。

    他和她说过的一字一句都是当真的,分手绝对不可能,他既然已经认定了她是自己的女人,就绝对不会让林芷瞳离开自己的身边,更加不会容忍她的身边有别的男人。

    另一边,林芷瞳正躺在沙发上百般无赖,她原以为裴修南关着她,挫挫他的锐气就好了,可是这都已经三天了,男人除了让那叫做小王的佣人给自己送一日三餐以外,就是让那四个彪形大汉站在门口。

    哦不,现在已经变成了两个,小佣人带了那裴修南的话,说是她还算听话,所以就撤去了那两个人。

    虽然说四个和两个人没有什么分别,看看他们那彪悍的体型,一动不动的样子,是半点都不能通融。

    她根本就没有一点出去的机会。

    “小王,你说你家少爷是不是心理变态,他是不是要等我疯了才会放我出去?”林芷瞳无奈地问答。

    “这个……”小佣人的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她在裴家工作这么久,还没有谁敢如此光明正大的说自家少爷的坏话,这林芷瞳也是一朵奇葩。

    她尴尬地笑了笑,不敢不说,“林小姐,少爷她一定有为难之处,你就不要怪他了。”

    “不行,我觉得我要生病了,头好疼,身子也发麻。”她换了个姿势,皱着眉头,仿佛身体很不舒服的样子。

    小佣人赶忙来到她的身边,“林小姐,你没事吧?”

    她记得裴修南说过,眼前的这个小姐看起来虽然和善,但是鬼点子特别的多,她必须要小心,不能让她给糊弄过去了。

    只是她看得出来这林芷瞳又是少爷的心头上,少爷还未如此对一个女人上心过,如果她真的出了什么事,那按照少爷的性子,绝对会惩罚自己。

    “我……我好像旧病复发了。”林芷瞳边说边在沙发上打滚,“你……”

    “什么?”小佣人走进发现林芷瞳的脸上满是汗水,这才有些着急,“林小姐,你忍一忍,我去叫医生。”

    她刚要出去,就被林芷瞳抓住了手臂,女子抬起头,刚刚还是姣好的面容,此时竟然变得有些青色,看起来有些可怕。

    这小佣人根本没有遇到过这码子事情,当即就变得有些着急,林芷瞳这时候又说话了,只是他的声音虚弱无力。

    “小……小王,你现在去叫医生,等医生来了,我就死了。”

    “死?”小佣人听到这个字顿时吓白了脸色,握着林芷瞳的手也颤抖起来,她不能死,要是林芷瞳死了,那要是少爷知道,一定会责备自己照顾不周,到时候,她不就也死了吗?

    “林小姐,你不会死的,你放心。”

    她一边招呼着外面的人,“你们快点打电话叫医生。”

    林芷瞳摇了摇头,“我告诉你,我这个是顽疾,从小带过来的,只有特殊的药才能治好。”

    “什么药?”小佣人着急地说道,林芷瞳的状况看起来越来越不好了,她的心中也是火急火燎的。

    “这个药是国外产的,这里没有,我的药放在家里了。”

    “你家里在哪里?”小佣人紧接着问道。

    “不对,我应该马上告诉少爷,对,少爷一定会有办法的。”小佣人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马上去拿手机。

    却被林芷瞳一把夺了过来。

    小佣人睁大了眼睛看着林芷瞳,林芷瞳借故装作有气无力地样子将手机滑落,说道,“你现在叫裴修南也没用。”

    “他不知道我有这病,等他来了只会胡乱地发火。”她停了半晌又继续说道,“我这告诉你我家的地址,和这里不是很远,你让人开车送你过去,快点把药拿回来。”

    “可是……可是我们走了,只有你一个人了。”小佣人说道。

    “我都这个样子你,你觉得我还会逃跑?”林芷瞳边说边喘着气,紧接着闭上了眼睛。

    小佣人吓了一大跳,脑子也已经混沌了一片,她眼下只知道只有那药能够救林芷瞳,而只有林芷瞳脱离了危险,她才会没有生命危险。

    思虑过后,她马上叫上了那彪形大汉,迅速离去。

    就在他们离开后,林芷瞳松了一口气,拿了旁边的餐巾纸,拭擦着自己的脸,心中还暗暗得意。

    这些年她的演技见长啊,这小丫头怎么会是自己的对手。

    林芷瞳跳下床,将早就整理好的行李那里出来,左右看看没有,飞快地走了出去。

    “芷瞳。”唐若雅见到好友立马跑了上去。

    “现在不要叙旧,我们先离开。”林芷瞳这才发现乔韫居然也在这里。

    她顾不得去询问,只是回头看了看建筑物停下了脚步,为什么已经做好了离开的准备,等到真正要走的时候,她的心中竟然会有留恋。

    “芷瞳,你……你不会是不舍得吧?”唐若雅在一边问道。

    “走吧。”林芷瞳没有回答而是拉着行李上了车。

    “不舍?不舍又如何?”林芷瞳将头别向了宜一边,看着外面飞速划过的那一排排树木,熟悉的让她眼睛有些酸涩。

    眼前的景色渐渐变得有些迷糊,她努力地控制自己的情绪,在心中安慰自己,“林芷瞳,你别那么不争气,你不是都已经想好了吗?”

    在裴修南身边的日子固然开心,但是你们早已不能回到从前,裴修南没有想明白,是他如今对自己的占有欲太强。

    等都今后他必然会知晓自己不是适合他的那个女人,就算他不喜欢那楚茜,可是无论从哪方面看他都要般配很多。

    只是她在心中想着,裴修南的目光很高,大概也不会和楚茜在一起,她也是放心的。

    思绪要跑歪了,她很是苦恼,也不知道这一次裴修南要如何的闹腾。

    但是这几天她已经准备好了一切,这次她是认真地,甚至比上次的离开还要认真,要说上次有所误会离开,是抱了把他当做仇人的思绪。

    可是这次离开她是以一个成年人的思绪考虑的。

    她的父母都不在了,身边唯一的亲人就是爷爷,还有把她看做是姐妹的唐若雅,她拥有的不多,自己的能力也有限,所以她要保护身边的人必须选择离开。

    “修南,无论如何,这次又是我先离开,只是……我希望你可以明白我的苦衷,再见了,我这辈子最深爱的人,也是唯一爱过的人。”

    闭上了眼睛,在那么一瞬间,她的脑海中浮现出了裴修南冰冷的脸,睁开眼睛她的眼神中有些恐惧。

    正在开车的乔韫一直观察着她的神色,发现有些不对经马上问道,“林小姐,你没事吗?”

    林芷瞳从自己的幻想中回到了现实,苦笑了一声,“没事,只是……乔先生怎么会帮我?”

    她这么一问,乔韫的脸红了红,幸好林芷瞳坐在后面,只能看见他的背,此时唐若雅接过了话,“这个人挺靠谱的,你放心吧。”

    “对了,我记得上次在医院也是你,你……为什么总是帮我?”她这次离开得了乔韫的帮助,要是被裴修南知道了一定会将所有的气读撒在他的身上。

    “林小姐,你放心吧,在公司看到你的第一眼我……我就觉得你和你亲切,我以前有个妹妹和你很像。”

    林芷瞳托着下巴,心中想着,上天是觉得自己过得太惨了,所以这才找人来弥补自己。

    她笑了笑说道,“我说怎么感觉你和若雅好像很熟似的,原来你们一个将我当做妹妹疼爱,一个也将我当做妹妹来帮忙。”

    “对啊,我们也一见如故呢。”唐若雅说道。

    林芷瞳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看了一眼唐若雅,若有所思。

    “林小姐,这几天你就住在这里的公寓,不要出去,等到风头过了,我自然会把你接出去。”乔韫带着林芷瞳带到了一处陌生的地方。

    “不是去美国吗?”林芷瞳说道,她前几天想方设法得到了手机,摆脱唐若雅帮自己买一张机票,她既做好了打算就不再回来的。

    “这样你被找到的风险太大了,要是你此刻就走,裴修南一定可以得到你的消息,找到你也是轻而易举。”乔韫皱着眉头说道。

    林芷瞳想了想,觉得他说的也很是有道理,是她欠缺思考了。

    她刚刚虽说是把那些人支开逃了出来,但是那小佣人如果回来肯定会告诉裴修南自己失踪了。

    到时候裴修南必会大动肝火,发动所有的人来寻找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