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6章 林芷瞳的报复

    更新时间:2018-08-09 17:56:32本章字数:3112字

    眼光细细碎碎地洒进来,穿过已经掉的没有几片叶子的大树木,照在院子里。

    林芷瞳搬了一把小板凳坐在了上面,然后捧着平板开始打游戏。

    她已经这么和外界隔离情况很久了,这里没有虽然有钟,但是她一个人不用去干什么,人也是空落落的,十分的难受。

    可是她也知道这一切都是需要自己承担的代价。

    她既然已经决定离开,就要走的彻底,绝对不能在这节骨眼上被裴修南发现。

    但是她此时又十分地想念自己的爷爷,想念外面的一切,她甚至想念公司旁边的那一家小摊。

    她记得上一次去买油条的时候,和一个大叔唠嗑,他说他的老婆要生了,最近不卖早点了,也不知道这些日子过去了,他的老婆生的是男孩还是女孩。

    而乔韫来的时候经常会给她带一些杂志,让她解闷可是她反而觉得刚无聊了,这样的好日子,她本来应该出去好好走走的。

    可是如今却是半只脚都卖不出去,她觉得自己就好像是修仙小说里面被结界包围的女神仙,她出不去,别人也根本就找不到她。

    “乔韫,你说我什么时候能出去啊,我待得都快发霉了。”终于在有一天乔韫又来例行吃饭的时候,林芷瞳趴在了桌子上,两眼无神的问道。

    看着她奄奄一息地模样,乔韫有些心软,但是还是坚定了神色,“裴修南还没死心,外面有很多在找你的人,你要是出去,一定会被发现的。”

    林芷瞳叹了一口气,裴修南的脾气她还不清楚,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眼下她不在他的身边,自然是没有人能够劝阻的了他。

    这么想着心中突然地有些伤感,为什么她要这么了解那个男人,为什么自己要为了他而难过。

    乔韫将她的眼色尽收眼底,却以为她是因为不能出去待得无聊所以才会这样,于是放下了碗筷镇郑重地说道,“芷瞳,你再等一等,等到这风头过去了,我就把你和你的爷爷送到别处去。”

    “哎,这怎么好麻烦你啊,裴修南总不能这么一直大费周章地找我,他总有放弃的一天,到时候我就自由了。”

    林芷瞳故作轻松地说道,可是她越说越没有底气,就连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于是干脆趴倒在了桌子上。

    望着她那颓废的样子,乔韫伸出手去,想要摸一摸她的额头,正在这时林芷瞳突然抬起头来,看着他。

    乔韫的手顿时停留在了半空中,尴尬地伸也不是拿回来也不是。

    他装作若无其事地在女子的头上一抓,然后弹了弹,笑着说道,“都多大的人了,饭都能吃到头上去。”

    “什么?怎么会啊。”林芷瞳往自己的头上摸了摸,却什么都没有,刚刚的气氛有些奇怪,只是她现在满腹心事也不愿意去细究。

    想了想,在乔韫要离开的时候,她还是说道,“乔韫,谢谢你这些天的照顾,这……我,我以后有机会一定会报答你。”

    这几日乔韫来的很勤快,他本就是个博学多才的男人,所以和林芷瞳谈天也很投机,所以在不知不觉中林芷瞳已经将他当做了自己的好朋友。

    所以说话什么的也随便了很多,但是今天女子的语气又变得如此地梳理,乔韫的心中顿时充满了挫败感。

    他回头看着女子,放在手把上的手也缩了回来,愣了很久,这才缓缓转身,看着林芷瞳,朝着她一步一步地走了过去。

    林芷瞳看着眼前的男子,心中有不好的预感,她虽然说一直有些神经大条,但是也不至于什么都不懂。

    那乔韫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难道就因为是将自己看做了他的妹妹,他们非亲非故的这理由也太过牵强。

    且不说他将这里给自己暂时居住,还常常陪自己解闷,这些都已经超出正常好友的范围了。

    一步一步地走进女子,乔韫可以清楚地看出来女子眼中的惶恐以及害怕,她的嘴唇微微张着,像是要说些什么话。

    他突然停了下来笑着说道,“你这么紧张做这么?难道害怕我吃了你?”

    林芷瞳这才回过神来,将刚刚的话咽到了肚子里,“我就是觉得你对我太好了我还不了。”她一向都是个爱憎分明的人,面对乔韫的人情,她为难了。

    “芷瞳,是我要好好谢谢你,我对我的妹妹一直心存愧疚,对你好,其实是将你当做了她。希望自己可以通过对你好来弥补一点,我……”

    运来是这样,林芷瞳望着乔韫脸上的为难,也为自己的小心思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人家只是单纯地将她当做自己的妹妹,可是她却想歪了。

    “我也是够幸运的,居然可以在这种时候遇到你,谢谢你。”林芷瞳搓着手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无论如何,乔韫都给了自己最大的帮助。这份恩情她永远都会记在心中。

    乔韫见她已经释怀,眼中也露出了温柔的光芒,“都说了把你看做是我的妹妹,哪有妹妹和哥哥这么见外的,你要是总是这样,我到是要生气了。”

    说着他就装作要生气的样子,林芷瞳少有看着他如此滑稽搞笑的样子,终于是笑了出来,“那我以后就叫你乔韫哥哥好了。”

    听着女子那软软地叫自己的名字,乔韫只觉得自己的心慢了一拍,紧接着甜蜜的滋味装的满满的,耳边回荡的都是女子的声音。

    他觉得自己的心中是从未有过的满足。

    林芷瞳也放下了心结,既然乔韫将她当做自己的妹妹,那她也一定会将他当做自己的亲哥哥,她本来亲人就少,多一份亲情也是多一份依赖。

    如此想着心中就变得更加地释然了。

    这几天她虽然没有裴修南的骚扰,林芷瞳觉得自己的小日子过得除了有点无聊之外其他的也挺好。

    只是在这几天晚上她翻来覆去睡不着,总会梦见以前的事情,她趴在裴修南的胸口大哭,他们跪在父母的坟前,一言不发。

    睁开眼,她打开了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枚戒指。

    那戒指在银白色的月光下闪现出迷人的光泽,林芷瞳两眼望着它,渐渐地有些呆了。

    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她明知道既然离开了裴修南不能将这枚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带走,可是她依旧带着它逃跑了。

    眼下这戒指形成了某一部分的记忆,在她的脑海中不断地回旋,翻转。

    她猛地倒在了床上,“嗷,林芷瞳,你就是个贪便宜的小人,这戒指其实就值一点点的小钱,看你现在被折磨成了什么样?”

    她觉得只要这戒指在自己身边的一刻,她就摆脱不了是裴修南女人的命运。

    “不行,我不能再看见它。”仿佛是下了某种决心,林芷瞳将戒指紧紧攥在了手中。

    第二天醒来之时,林芷瞳看着手上有些钝痛,原来是一晚上都抓的戒指太紧,以至于她的手心被刻出来了和那戒指本身一样额花纹。

    她苦笑了一声,立马起床,然后就像是昨晚上相好的那般,写了一张字条,告诉乔韫,她出去办点事,不用着急。

    写完她就拿着那枚戒指,小心翼翼地走了出去,走到门口时,她能听见自己的心在不断地抖动着,林芷瞳心中有种感觉。

    那就是一旦她走出了这间房门,她就暴露了,仿佛是许久没有见到外面的阳光,金灿灿的阳光照在她的身上暖暖的,很是舒适。

    “我只是出来将戒指给典当了,应该不会出什么大事,都这么多天过去了,裴修南也该消停了,只要她小心一点绝对不会被发现。”

    就这么心里安慰着自己,林芷瞳就朝着外面走了出去,只是因为那天来这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留意周围的情况,她也不知道这儿在哪。

    于是只能讲自己当做一个外地人去询问情况,这一问她还真是吓了一大跳,原来乔韫的这住处已经接近城市边缘,而离歌在市中心。

    那乔韫每天从离歌到他家那得有多远啊,可是他怕自己无聊还坚持每天来看自己,心中突然升起了一丝愧疚感。

    她决定以后还是不要让乔韫经常来看自己了,纵然他将自己当做他的妹妹,然而在自己的心中还是过意不去。

    不过当务之急,还是要去找一个妥当的地方,将自己的戒指当了,顺便去看看爷爷。

    她记得爷爷住院的附近有一家金店,正好可以过去。

    一路上都是人,再加上赶上一个早高峰,林芷瞳就更加地放心了,这么多人,裴修南难道还有神通把自己给抓起来。

    像是达成了某一目的,女子两边的嘴唇弯了起来。

    “老板,你看看这戒指值多少钱?”林芷瞳拿出了手中的戒指问道。

    一个老头儿抬头看了看林芷瞳手中的戒指,楞了一下,立马扶了扶眼镜,走到了林芷瞳的身边,看着她手中那小巧的戒指。

    望着他那转变的态度,林芷瞳的心中忍不住得意,她就知道裴修南不会小气,从他手中拿出来的戒指一定价格不菲。

    要是在以往,她肯定会很有闲情逸致地和老板谈谈价格,可是如今情况紧急,她随时都有被发现的危险。

    于是当机立断说道,“你出个价钱,我觉得合适就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