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1章 许西安的出现

    更新时间:2018-08-09 17:56:32本章字数:2987字

    “快,快给他看一看,他怎么了?”见到有人来,林芷瞳飞快地站了起来,因为蹲得太久,此时站了起来,突然的眩晕涌上了上来,踉跄了几步。

    那医生模样清爽,看起来十分的年轻,但是身上自带老成的气质,让人自然而然地去相信他。

    只是眼下林芷瞳也清楚地明白自己也只有相信他一个选择。

    那人看了她一眼,说道,“小姐你看起来精神不太好,注意休息。”

    “我没事,你快看看修南。”林芷瞳着急地推着他,说道。

    那小佣人见她着急地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于是将她拉到了一边轻声说道,“林小姐,这位是许家的大少爷,他们家的医术都很厉害的,他现在也很有名,而且少爷最近一直都是他在照顾你放心好了。”

    “许西安?”林芷瞳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脑海中冒出了这么名字。

    小佣人点了点头,林芷瞳知道这个人,他们家一直以医药世家著称,但是从他的爷爷辈开始就自己开诊所,说是不愿意掺和医院里面那些龌龊的事情,但是因为有自己的独家秘术,也算是混的风生水起,在这一片是大有名气。

    他们小时候有一起玩过,只是后来许西安被他爷爷送去了国外,他们就再也没有联系过。没有想到他现在回来了,看起来和裴修南的关系也不错。

    只要有他在,裴修南应该不会出什么大事。

    此时她算是得了一个机会,要事离开的话,相比裴修南也没有力气来阻止她。可是是离开还是留下。她此时的脚下仿佛有了浆糊,竟然动不了半步。

    “芷瞳,芷瞳……”

    仿佛是受到了某种感应,裴修南虽然依旧处于昏迷之中,却大声地召唤起来,他的声音洪亮却带着丝丝的不安,仿佛知道林芷瞳虽是都要离开一般。小佣人为难地看着她,也是在害怕她突然间的离开。

    “他经常这样?”刚刚听小佣人说着这许家的少爷不是第一次来了,难道她不在的这段时间,裴修南经常生病。

    但是也没有理由,裴修南的身体她知道,就像是铁打的一般,很少有生病的时候,还是她经常会有小感冒总是会被嘲笑。

    “对啊,林小姐你不知道,你走了以后,少爷就像是疯了一样地找你,还大发脾气,这几天他心情变得更加地不好,每天都喝的醉昏昏的。不吃东西,也决绝吃任何的药。”

    “因为太累了。有好几次都晕了过去,许医生说了,少爷要是想要这条命就不能一直酗酒抽烟,可是少爷根本就不听他的。还是这么做,他这明摆着不要命了。”

    林芷瞳呀了一声,看着小佣人,“他为难你了吧?”

    小佣人赶忙摇了摇头,“少爷没有为难我,更何况这是我的责任,林小姐你这次回来了就不要走了好不好,我跟在少爷这么久,都没有见过他这么在乎一个人。”

    “还是小孩子性情。”林芷瞳突然变得很是暴躁,裴修南,你的手段越来越不行了,现在是在用自己的生命健康来威胁我吗?

    “好了。”许西安走了出来,神色很是疲惫,他看着林芷瞳眉毛微微挑了起来。

    “林芷瞳?”

    林芷瞳点了点头,伸出手去,“好久不见。”

    许西安露出了洁白的牙齿,也伸出手去,“芷瞳大小姐,我就知道你们两个冤家会在一起,但是现在你们这什么情况?”

    他回来的时候已经不见了林芷瞳的身影,当然也没有敢问裴修南,但是现在林芷瞳竟然出现了,他还是有点惊讶。

    林芷瞳不知道如何解释,只问道,“裴修南他怎么样了?怎么会突然晕过去?”

    男子的形象在她的心中一直都很高大,今天出现这样的状况这的是把她给吓到了。

    “是他要折磨自己。”说道这许西安泛起了职业病,身上那谦和的感觉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责备。

    “我早就劝过他胃出了这么大的毛病,就要好好休养,怎么能刚动完手术就喝酒抽烟,这不是和自己过不去吗?”

    他越说越激动,却没有发现林芷瞳呆呆地站在那里,“你说什么,手术?”

    “对啊,你不知道?他前几天不知道怎么了就喝醉了,结果胃穿孔都有生命危险了,幸好那天我看见了,送他去了医院,要不然……”

    “真不知道修南的心里怎么想的,这么糟蹋自己的身子。”

    “修南……”女子眼中的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样地流了下来,她趴在了床前,低声地抽噎着。

    “诶……你也别太担心,有我在呢,他还死不了,你……”

    “许医生。”小佣人将他拉了出啦。

    “你干嘛?”许西安有些二丈摸不着头脑。

    小佣人看了看里面的两个人笑着说道,“你不是一直都在问少爷的病因吗?你看里面就是了,现在林小姐回来了,少爷就不会再生气了。”

    “因为芷瞳?”许西安笑了起来,这个冷漠的男人看不出来竟然动情动的这么深,因为一个女人伤情到这个地步?

    只是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他一直都觉得裴修南总是太压抑自己,喜欢一个你未必不是一件好事,说不定还能改改他那臭臭的脾气。

    凉凉的月光顺着窗台铺在了地板上,林芷瞳擦了擦泪眼,心中隐隐作痛。

    直到现在她才有机会好好看看躺在床上的男子,她一直以为他恨着她,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要折磨头。

    可是他折磨的却是自己,双手抚摸上了那熟悉的眉眼,紧皱的眉头,此时紧闭着的眼睛,不会露出那骇人的神色,还有那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

    可能是因为疼痛,男子的眉毛皱的更紧了,他那苍白的脸色,还有若有若无的胡渣子,一看就是很久没有打理自己了。

    眼中又有一滴泪珠无声地滑落,正好打在了男子的嘴唇边上,顺着他嘴边的纹路一路向下。

    “修南,你怎么这么傻,我走了,喜欢你的女子多的是,你为什么要这么的执着,我已经伤害了你一次,为什么你还要再伤害自己,为了我不值得,你知道吗?我迟早是要离开的。”

    “修南,原谅我的胆小,是我先选择的放手,因为我坚持不下去,我是个胆小鬼……”女子抽噎着,躺在床上的男子嘴角动了动,林芷瞳以为他是要醒了,赶忙将眼泪擦干。

    只是男子的眼睛迟迟没有睁开,她送了一口气,心中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失望。

    夜晚有凉风吹过,她害怕男子会着凉,急忙起身要去关窗户。

    只是还没有起来,手就迅速被男子抓住了,“不要走,林芷瞳你不许走!”

    林芷瞳吓了一大跳,看着床上的男子,却发现他依旧紧闭着眼睛,只是仿佛做了噩梦,脑门开始有汗渍,她的心突然间就变得柔软。

    慢慢蹲下了身子,她看着他那英俊的侧脸,虽然眼泪挂在脸上,却笑了,只是语气还带着些许的责备,“你这个男人,怎么在梦中还是那么的霸道。”

    说完她自己先忍不住笑了,“是啊,认识你这么久,你什么时候没有那么霸道过。”

    男子没有应承她,林芷瞳小声地说道,“现在有些凉,我去把窗户关上,你松开我的手好不好?”

    过了半晌男子没有丝毫的动静,林芷瞳动了动,试图将自己的手解脱出来,可是男子却反而抓的更紧了。

    脸上露出了无奈的神色,林芷瞳只能认栽,这梦中的裴修南力气依旧这么大,可是她不敢动静太大,要是此刻再次伤了他,那她的良心就再也过意不去了。

    摸了摸男子的脸庞,触感是那么的细腻,她的心中不由得感叹,也没见裴修南平日里擦什么东西,怎么保养的这么好。

    她此时只有一只手,但是摸起来丝毫不含糊。反倒是上了瘾,还有男子的头发也是那么的顺滑,都可以去拍广告了。

    她正玩得不亦乐乎,男子突然睁开了眼睛,仿佛是黑夜中的那一道光,林芷瞳吓得动都不敢动,就这么对着他的眼睛。

    “你……你醒了?”

    “你好吵。”

    “我……好吵?”林芷瞳自言自语,只是再次看着男子的时候,他再一次闭上了眼睛,任凭她叫喊爷们没有一丝的回应。

    “裴修南,你要睡觉也别忘了把我的手放开啊,这样我怎么睡觉?”她哀嚎。

    看了看外面,房间的等都熄灭了,那小佣人应该也去睡觉了,她心中绝望了,想要起身,但是看着男子的眉头又要皱起来,只能放弃。

    一阵一阵的倦意涌了上来,她这几天本担心的事情太多也没有睡好,此时也趴在男子的身上沉沉睡了过去。

    一轮大大的月亮经过窗前,将金黄色的光辉尽数洒金,照在了男子和女子依偎的身上,尽是那样的柔和,那般的美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