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3章 善意的谎言

    更新时间:2018-08-09 17:56:32本章字数:3016字

    林芷瞳听着这话别扭,饶有意味地看着他问道,“你什么时候成为了裴修南的狗腿子了,什么都听他的。”

    “那可不是。”听林芷瞳这么说他,许西安一点都没有是生气,反而是笑眯眯地说道,“裴修南对我有大恩,我把他当做大哥是应该的。”

    林芷瞳又忍不住笑出了声,那刚刚他的举动不是要把裴修南给气死了。

    “芷瞳。”突然间,许西安的神色变得很是严肃,好像刚刚那个笑得没心没肺的人不是他一样。

    “怎么了?”林芷瞳也不再同他玩笑,她有种预感许西安将要说的话一定很重要,“是修南的病情吗?难道他已经严重到这个地步了?还有几天?”

    “林芷瞳!”许西安忍不住的的抚额长叹,“我跟你说认真地,修南有我在他的身边,我能长命百岁少不了他的。”

    林芷瞳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个人自恋的可以,“我要和你说的是认真的。”许西安搬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

    林芷瞳也学着他的样子坐着,神色严肃,许西安这才满意地继续往下说,“芷瞳,我从小就知道修南对你不同,但是这些年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他性情大变。”

    “他的性情不是一向都是如此?”林芷瞳忍不住在心中吐槽,总是冷冷的,又不爱说话,让人什么都摸不清楚。

    现在她甚至不能够确定男人是不是还爱着自己,他对自己苛刻的近乎可怕。那种强烈的占有更加让她想要逃避。

    “芷瞳,你们家的事情我也略有耳闻,没有帮上一点忙,我也很抱歉。”

    “都是以前的事情,过去了,不用再提起。”许西安还没有说完,林芷瞳就已经打断了他的话。

    这件事是她这一辈子的痛处,所以不愿意去过多的触碰。

    许西安见她不愿意讲也就没有勉强,而是将手指关节对着桌子,过了半晌才说道,“哎,你也知道修南他现在既然做了这离歌的董事长,就该万事担起责任来。”

    “但是你这几天一言不发就离开,修南他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公司不管了。还这么糟践自己的身子。”

    “我之前也有听过一些传闻,两年前你离开修南,他也这样发疯一样地找你。”

    “你想说什么?”林芷瞳见他明显是有话要说,但是又扯这扯那的,心中本来就很烦躁。

    许西安那手指有规律的敲动瞬间停止,赞许的看着林芷瞳,“你还是和小时候一样的聪明,什么都瞒不过你的眼睛。”

    他见自己的夸赞之词对于林芷瞳没有起到一点的作用,只能放弃,心中想着这两夫妻在一起久了,性子都会变得这么的相似,他还是做人正派一点吧,要是一直这么傻里傻气地。把今后的女朋友传染了可不好。

    许西安心中有些不安,只是想到了一事,眉头一紧,下定了决心说道,“芷瞳,我近来给裴修南查看身子,发现他的身体……”

    “他的身体怎么了?”林芷瞳捏紧了一边的椅子把手,着急地问道。

    “你现在也先别着急,听我把话说完。”许西安将先前想好的说辞说了出来,“你应该知道他以前的身体是很好的,但是现在……有很多的毛病,当然这些跟你讲也讲不清楚,总之就是很糟糕。”

    “我估摸着判断了一下,有很多都是常年积累下来的,也就是从两年前开始算起,群殴问过他身边的人,那个时候他的情绪很不稳定,也经常发生昏迷的症状。”

    “但是他一直好强,也不愿意去医院,所有的人都拧不过他,这病就这么耽搁了下来,而前不久他再次动怒,又没有注意饮食,常常将自己给灌醉,这才导致病情越来越越严重。”

    “什么?”林芷瞳站了起来,拿着杯子的手有些微微颤抖,“刚刚家里的佣人说他的胃还动了手术是不是?”

    这下许西安倒是觉得有些惊讶,但是马上敛了神色,点了点头,“这些裴修南都不愿意让你知道,可是依着他的性子……”

    许西安叹了一口气,“是绝对不会因为这点病痛就有所收敛。”

    “而你,从下我也知道点你的脾气,是断断不会退让的,但是这次我冒着被裴修南砍死的危险来和你说,就是希望你可以看在他为了你受了这么多的病痛折磨分上,让着他点。”

    林芷瞳听完有些心惊,许西安什么时候走的她也不知道,她就这么怔怔地望着裴修南所在的屋子,眼中噙满了泪水。

    门口,小佣人有些担忧的看着许西安,“许翼声,少爷他就是喝多了酒,胃不舒服,那个手术也只是一个小手术,完全没有大碍,可是你……你为什么要这么欺骗林小姐?”

    许西安的嘴边露出一个邪恶的笑容,“我是帮裴修南啊,你看你家少爷,一张扑克脸什么都不喜欢解释,生病了也喜欢强撑着,就是不愿意再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露出自己弱的一面。”

    “林芷瞳呢?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一直想着离开,但是我看得出来,她的心中是有修南的,我何不做件好事,将他们两个啊,凑到一块去。”

    许西安越想越是觉得满意,神色间满是得意,小佣人却有些奇怪地看着他,“许医生,你这样是不是有违医德啊?”

    “你这小丫头怎么说话呢?我这是在帮助他们你知不知道啊?难道我们要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一遍又一遍,那不得把我也给折腾死了?”

    “也是,林小姐她也是一个善良的人,要是她的心中有少爷,就一定不会再离开他,这样少爷高兴了,身体就会大好,他们的误会也能解除。”小佣人想了想觉得许西安说的很有道理。

    “这就是了嘛,我啊就是做好事不留名,就等着将来哪一天裴修南来感激我吧。”

    林芷瞳在外面站了很久,从她的这个角度看过去,能够看见男子的侧脸,此时他正对着一台笔记本,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移动着。

    他的手指修长,长得十分的好看,男子微微低着头,他的额间有几缕调皮的碎发洒落,在阳光下闪现出金黄色的光泽。

    “进来。”

    裴修南说道,只是男子的眼神没有离开电脑屏幕,首页在不停地运动着,林芷瞳倒是有些茫然了,她刚刚听见的是裴修南在叫自己吗?

    “进来。”男子又重重地说道,林芷瞳马上走到了他的跟前,看了看他。

    许西安的医术确实高明,吃了他的药,男子的脸色好了很多,没有昨天那样的苍白,只是他的脸相比于以前瘦了很多,那尖锐的下巴,平添了几分肃杀之气。

    “你是很久没有见我,还是我的脸上长了什么定西?”男子的声音很是冷漠,因为疲惫其中有些沙哑。

    林芷瞳心中的那根弦动了动,脸有些红了,原来是她看着他出了神,这下好了,在男子的面前又犯囧了。

    “我……不是,你叫我过来做什么?”虽然裴修南并没有看着自己,但是林芷瞳却觉得浑身都在他的注视之下。

    “你站在门口看着我,你觉得我还能好好工作吗?”裴修南停下了手中敲击的工作,心中叹了一口气,那许西安肯定和这个傻女人说了什么,要不然她怎么会如此魂不守舍地站在门口。

    让他打一份文件都心绪不宁,好几次都打错了字。

    “啊?”林芷瞳嘟起了嘴唇,原来是这样,她还以为裴修南哪里不舒服呢。

    “那行,我出去。”她转过身子就要走。

    “等一下。”裴修南合上了电脑,今天被这女人搞得他是别想要好好工作了,“许西安是不是和你说了什么?”

    “没有没有。”林芷瞳摇了摇头,“他就让我好好照顾你,说你的身子不太好。”

    “是吗?”男子的嘴里冷哼了一声,许西安,这是在诅咒自己的身子?

    林芷瞳觉得此时站在他的身前有些别扭,偏偏又不知道此时可以说什么,别扭的很,而裴修南却一点都不觉得尴尬,继续看着她。

    “我这次离开是有缘由的,但是我不能和你说……”

    “不用解释。”男子的脸臭臭的,看着林芷瞳那眼神中的温度顿时降了好几度。

    他不想要听自己解释?林芷瞳心中越发地觉得心惊胆战了,“你生病的日子我会照顾好你,算是对你的补偿,只是这件事和别人都没有关系,你千万不要牵连他人。”

    “哼。”裴修南冷哼一声,显然没有认同她的话,林芷瞳觉得有些头疼,她怕自己继续往下说,又刺激了男人,只能咬了咬嘴唇,结束了这个话题。

    她上前摸了摸男子的头,她曾经在书上看到过,动过手术很容易发烧,只是她手上的触感还算正常,于是松了一口气。

    但是在瞬间,她又觉得手有些烫,林芷瞳惊讶地看着男子的脸瞬间爬上了一层红晕,忍不住了想要笑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