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5章 不留痕迹的关心

    更新时间:2018-08-09 17:56:32本章字数:3016字

    “我不喜欢吃来路不明的。”裴修南拿过了她的鸡汤,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许西安说你最近有些营养不良,把这份吃了吧,别浪费。”

    “我……”林芷瞳想要拒绝。

    裴修南又冷冷地说道,“你看看你的样子,我可不想你出去被说成是我们裴家虐待下人。”

    “下人?”林芷瞳心中不禁嘲笑道,林芷瞳啊你还在抱有什么期望,这个男人早就没有那么喜欢你了,现在你在他的眼中就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下人。

    “怎么?不是你说的在我的病好之前要照顾我的,不然你想要用哪种身份,我的未婚妻?”男子语气中有浓浓的嘲笑。

    林芷瞳觉得此事自己的心就像是被放在火上烤一般,脸变得红了起来,眼眶也渐渐地红了。

    她不愿意让裴修南看见自己这一副狼狈的样子,想着还是离得远一点的好。

    裴修南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慢慢地说道,“拿了这鸡汤喝完。”

    她拿起碗一饮而尽,味道出乎意外的好喝,想来自己的是绝对比不上的,林芷瞳想着楚茜是断然不会下厨的,所以是请了大厨把,那她不是赚了?

    她见男子不再搭理自己,苦着一张脸就走了出去。

    等到看着女子的背影消失在了门口,裴修南放下了手中的杂志,脸上的神色意味难辨。

    他就是想要看到她难受地样子,来让她受到惩罚,让这个女人也尝尝痛苦的自己,知晓他多次被抛弃的痛苦。

    但是看着她眉间的隐忍的难受,他竟然这么的不忍心。

    手中拿着碗,此时温度正好,他拿了勺子不断地搅拌,望着那浓郁的汤汁不断旋转着。他仿佛能够看见女子在厨房忙活的样子。

    她那么聒噪的性子,此时倒是可是安静下来炫耀自己的厨艺,但是为什么,她的性子总让人难以摸得清楚?

    越想越是烦躁,裴修南将手中的鸡汤一饮而尽,然后朝着门口喊道,“小王。”

    小佣人打开门走了进来,看见了一边空着的碗,心中不由地为林芷瞳感到开心,“少爷,林小姐她从早上就开始炖鸡汤了,可不容易了。”

    “你去买些药膏给她。”裴修南看着不远处的窗户说道。

    “药膏?”小佣人有些不解。

    “烫伤的。”他刚刚看见了女子那葱白的手指上有些红,想来是烧的时候伤到了。

    “好的,少爷。”小佣人领了命令走了出去,顺便开心地带走了裴修南喝完的鸡汤的碗。

    她买了药膏放在了林芷瞳的手上,“林小姐,你啊别看我们少爷好像很冷漠的样子,但是心思比谁都要细腻。”

    接过那药膏,触感冰凉,林芷瞳苦笑了一声,裴修南或许从前胡对自己好,恨不得把所有的一切都给她。

    但是她知道如今男子有多么的恨自己,他恨不得自己时刻都处在地狱,这个男人已经将她看做了一个佣人,是用来报复的,又怎么会对她过于关心。

    “林小姐,你在想什么呢?”小佣人以为林芷瞳砸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会开心,但是林芷瞳僵着一张脸,好像不是很开心的样子。

    “我在想什么时候修南的病好了,我也该离开了,我们纠缠太久,是时候分开了,这样对我们都好。”

    “林小姐,你在说什么傻话呢?少爷她喜欢你,你当然是要做少奶奶的。”小佣人坐在了她的身边。甜甜地说道。

    林芷瞳摇了摇头,“不是修南喜欢我,我们就能在一起,小王,你知道吗?我们之间已经有了要多的隔阂,他如今死离歌的总裁,而我不过是他公司的一名员工。”

    “我什么都没有,他娶我是会遭非议的。”林芷瞳说道这里,眼神飘到了远方,“我们在一起太痛苦了。还是分开好,分手还能留着一份念想。”

    她不知道自己是在和小佣人说,还是在劝自己,只是在不经意间一滴泪水滑落。

    她拿手臂将它拭擦掉,转而有些不好意思地对着小佣人说道,“今天不知道怎么了,竟然和你说了这么多,你不要在意。”

    “林小姐,你不嫌弃我的身份,愿意和我说话,我不知道有都开心呢,我在这里也没有一个说话的人。”

    小佣人有些感叹,“林小姐,你是一个好人,我们少爷又那么喜欢你,你要是是我们的少奶奶就好了。”

    她可不喜欢楚茜那样的人来当她的少奶奶。

    “好了,我们不说这些了,我现在要做的就是遵守自己的承若,照顾好裴修南,等到他的病好了,我会和他讲清楚一切。”

    到那时也是她离开的时候了。

    林芷瞳不知道为什么,每每提到离开那两个字的时候,她的心中总是那么的酸涩。

    裴修南发现这几天林芷瞳十分的听话,每天起床就来照看自己,只是神色无悲无喜,让他看着十分的难受。

    这种若即若离的感觉就要折磨死他了,终于他忍不住在女子靠近的时候抓住了她的手臂,“林芷瞳,你的样子很熟练啊。是照顾了多少个男人?”

    林芷瞳抬起头眼眶有些红了,而裴修南的心中却有着报复性的快感,他就是不愿意见到一个假人一样的林芷瞳。

    这会让他有种错觉,她会随时离开自己的身边。

    而他绝对不会允许这件事情发生。

    “裴修南,你到底要怎么样?”忍耐了太久,林芷瞳终于忍不住想要爆发。

    她一直尝试着忍耐,看着楚茜进出裴家,她不说什么,当然她也没有资格说什么裴修南只是将她当做裴家的佣人。

    可是现在男子竟然用这样的话来刺激自己,他就觉得她这么卑贱吗?

    “想要怎样,是你自己说要照顾我的,怎么这样就受不了了?”

    “裴修南,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和你到这个地步,我以为我们之间还会有感情,但是你现在把我当做什么了?”

    “我告诉你,我林家虽然现在家境败落,我孤身一人,可是这做人基本的尊严还是有的,裴修南你要这么伤害我,我如你的愿,我走。”

    林芷瞳越说越是觉得伤心,但是就是憋着,没有让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掉下来,此时此刻,她心中想着绝对不能让裴修南看不起自己。

    她什么都没有了,可是如今,这个她深爱的男人竟然要将自己仅有的尊严给夺走,他到底将她当做了什么?

    裴修南没有想到女子的反应竟然会那么大,他皱了皱眉头,看着她故作坚强的神色,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但是此时此刻他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一想到面前的女子屡次离开自己,他的心就像是被最爱的人背叛了一样的难受。

    “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裴修南冷哼一声,“乔韫,宋子渊,还有谁,你要不要一并告诉我?”

    “你怎么可以这么侮辱我?”林芷瞳瞪大了眼睛,那泪光闪闪的瞳孔中写满了不可置信,“你可以误会我一声不吭地就离开,你也可以怨我没有为你考虑,但是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

    林芷瞳颤抖着身子,要不是此时靠在床沿,她觉得自己早就已经支撑不住了,她此时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眼泪。

    那晶莹剔透的泪珠顺着女子的眼眶滑落,掉在了地上,她早已坚持不住,在这里不过就是自取其辱,她为什么要这么傻?

    “我早就警告过你,不要再离开我,你会付出代价的,你为什么就是不听?”裴修南发现了女子想要离开,迅速抓住了她的手臂,禁锢住她的身在,在她的耳边说道。

    “你觉得你现在还有机会逃离我的身边吗?我告诉你这一辈子都不可能,你要用你的这一辈子来偿还!”

    男子此时的样子很是疯狂,他那漆黑的眸子看着女子,肘板红色的血丝显得有些可怕,林芷瞳在那一闪啊竟然停止了挣扎。

    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男人啊?她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们竟然会变成这样,变成仇人一样的存在。

    “裴修南,你别让我恨你,”过了良久,林芷瞳缓缓说道。

    “恨?”裴修南像是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笑得身子都控制不住地抖动起来,“你以为在你对我做出了这些事以后,我还会害怕你的很吗.”

    他的身子逐渐靠近女子,声音冷酷,“林芷瞳,你不会还以为我会像从前一样爱着你?”裴修南语气中的嘲笑就像是一把刀子刺进自己的那柔软的心中。

    林芷瞳捂着自己的胸口,觉得好疼好疼,她以前怎么不知道原来喜欢也会这么地疼,她觉得自己快要死了,男子的脸就在咫尺。

    可是她看的很是模糊,视野完全被泪水阻挡,但是她依旧可以看到男子的眼神,那不带有一丝感情的眼神,其中甚至带了几丝的恨意。

    让她浑身打了一个哆嗦,她错了,原来是她错了,虽然知道裴修南不会再喜欢自己,只是没有想到他们之间已经没有了一点的情分。